首页 > 银行 > 理财产品 > 正文

宝能多个理财产品逾期兑付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1-08-13 16:43:55

宝能多个理财产品逾期兑付


继拖欠员工和供应商薪资被上门讨薪后,近日,宝能再次因为多个理财产品逾期兑付成为焦点。

目前宝能延期兑付的几款理财产品,因产品的融资方、管理方、担保方的背后可能都为宝能系公司,企业或许存在自融问题。有法律人士表示,一旦情况属实,宝能有可能会被指控涉嫌非法集资罪。

接连爆雷,让曾经搅乱地产和消费两大领域的宝能集团逐步显现出颓势。

而一度被万科创始人王石称为“野蛮人”,被格力董事长董明珠怒斥为“破坏实业的千古罪人”的宝能集团董事长姚振华,野心不复往日。作为一个典型的潮汕商人,姚振华曾经仅用了十年多的时间,就将宝能发展成一个集合了地产、金融、物流、造车等多产业的商业帝国。据不完全统计,宝能系关联企业达70多家。

现如今,这个帝国正面临危机,债务的口子越撕越大。加之转型造车烧了不少钱,曾经屡次把竞争对手逼入绝境的姚振华,此时自己还能走出危机吗?

欠薪之后,再涉嫌非法集资

一位不愿具名的券商投资者称,自己买了两百万元的“天鑫三号”,到现在都没兑付,“超级烦恼和后怕,现在天天睡不着。”据了解,天盈、天鑫、贵鑫等都属于钜盛华旗下的“员工赢”产品。而钜盛华是宝能系企业,由姚振华个人间接控股80%。作为深圳市宝能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旗下重要的投资控股平台,钜盛华主要从事综合金融、综合现代物流及调味食品等业务,旗下还控股前海人寿和深业物流。

在一个维权沟通群里,像这名券商投资者一样失眠的人还有很多,他们全都投了宝能钜盛华“员工赢”产品,近期纷纷被告知将延期兑付。有些投资者反馈,理财经理说7月份到期的要T+15天才给,但他们不确定这是否只是宝能为暂时缓和矛盾而想出来的说辞。

这些日子,宝能集团总部大楼很热闹,除了之前造车业务讨薪的员工,金融产品的投资者们也开始聚在大楼下进行维权。据不完全统计,7月份逾期的“员工赢”产品包括“天盈1号第六期”、“贵盈1号第八期”、“天鑫1号第九期”系列部分产品,“贵鑫9号”系列产品虽然在8月31日号到期,但有投资者也接到了延期通知。

此外,深圳海润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发行的“宝盈2号私募投资基金”、前海世纪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发行的“宝盈A-001号私募投资基金”、“纯债2号私募投资基金”,以及由民生信托发行的“民生信托·至信651号宝能投资信托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也因宝能未付款而逾期。

不过,相比逾期,宝能目前最严重的问题是被媒体曝出部分产品涉嫌自融。

所谓“自融”是指企业利用具有关联关系的企业为自己或其他关联方进行融资。清流工作室独家调查发现,宝能旗下部分理财产品的融资方、管理方、担保方,可能都为宝能系公司。

近年来随着监管的不断深入,现阶段企业的自融行为也越来越隐蔽,比如通过众多壳公司借款,或是虚构委托方,而且委托人底层资产信息打码严重,实际上资金最终可能流向了平台股东或关联方。

盈科上海律师郭韧告诉AI财经社,一般看一个融资项目是否涉及自融,可以从四个维度判断:一是信托平台是否能控制中间账户或介入资金往来,形成资金池,掌控资金;二是信托平台相应委托人信息、资金用途、底层资产是否明确,是否构成虚构委托项目;三是信托平台是否设立多家关联平台,用于故意违反信托合同的约定,改变资金用途,从而将全部或部分资金转而用于关联方的运营中;四是信托平台是否有相应的关联公司对借款项目进行自担保。

“但落到宝能的具体事件是否构成自融,由于目前还缺乏明晰的法律规定,还是需要银保监会或者经侦部门进行详细调查后定性。”郭韧表示,如果信托公司一开始发布信托的时候,就是正常注入地产项目,本来打算还的,只是因为地产运营失败了(还不上钱),这种情况就不构成集资诈骗,“如果自融行为被官方定性坐实,那么宝能相关的发布信托项目的子公司,至少将面临银保监会的行政处罚,甚至不排除相关的决策、操作人员面临刑事追责的可能性。”

针对媒体反映的问题,AI财经社联系到宝能集团,但截至发稿前并未收到回复。

债务危机下,兄弟分家了

宝能走到今天的境地其实有迹可循,这也再次印证了一句老话:投机者更容易遭到反噬。

玩转资本的姚老板善于搞钱,却不善经营。王石曾评价其爱冒险但缺乏信用,喜欢短债长投,做实业实力不够。就连姚振华的亲弟弟姚建辉也因为和兄长的经营理念不合,在今年初主动“分家”,带走了地产业务。

业内传闻称,在姚振华准备造车的时候,与姚建辉就有过分歧。因为参照过去造车经验、企业发展方向等理念的问题,姚建辉并不认为哥哥如此大手笔的投入能够收获相应的回报,因此当哥哥收购观致汽车股份的时候,弟弟就动了分家的念头。

据了解,姚建辉将其持有的宝能系其他公司股份赠送给姚振华,随后将宝能控股剥离出宝能体系,并更名为莱华控股。宝能控股现有的架构、人员将整体转移到莱华控股。

实际上,地产一直是宝能集团的核心业务,有业内人士表示,宝能地产的实际开发主体是宝能城发,但目前规模还不大。目前宝能城发进入广州、天津、杭州、绍兴、郑州、南京等21个城市,管理面积达4214万平方米。

尽管姚振华曾定下了2021年销售目标破千亿、2022年达到2000亿元、最晚在2022年上市的宏大目标,但现实很残酷,宝能地产在姚振华手中一直不温不火。克而瑞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0年,宝能集团的全口径销售额分别只有66.6亿、84.8亿、109.1亿。

宝能系还有一个和地产业务相关的重要上市平台——宝新置地,其前身是新体育。2019年6月,新体育集团更名为宝新置地,并开始推进以物业投资与发展为核心的向地产多元业态的战略转型。

宝新置地2020年年报显示,截至2020年末,宝新置地在全国拥有12个物业开发项目,涉及总建筑面积465万平方米,总投资规模380亿元。新冠疫情的到来,使房地产市场深受重创,宝新置地亦不能独善其身。报告期内,宝新置地实现收入67.85亿港元,同比下滑30.54%。期内毛利3119万港元,同比下滑98.21%。年内亏损7.90亿港元。归属股东净亏损7.35亿港元,去年同期为归属股东净利润3.55亿港元。截至去年末,公司资产负债率82.77%,同比增长3.5%。

公司将收入下降归因于疫情影响导致物业项目交付规模降低。受此影响,公司毛利率降至0.5%。截至去年末,公司现金及现金等价物6.19亿元,而仅短期借款就达45.62亿元。业务收入的下滑,对于本身就债务压身的宝能系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宝能还能自救吗?

宝能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动荡时刻,姚老板本人的自救动作也展开多时。为了缓解资金压力,宝能系从去年底开始,减持动作不断。

2020年Q4,前海人寿减持了东阿阿胶644.49万股。今年3月19日,华侨城A公告称,股东前海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及一致行动人深圳市钜盛华股份有限公司自公告披露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以集中竞价方式计划减持不超过1.64亿股。这让宝能浮盈近30亿元。

但这对于收入下滑,巨债压身的宝能来说杯水车薪。2021年5月27日至6月3日,宝能系旗下的前海人寿减持了合肥百货1345万股,减持之后,前海人寿不再是合肥百货持股5%的股东。

此外,宝能还通过股权进行质押“补血”。2020年12月至今,钜盛华旗下子公司以质押的南宁百货融资,2021年2月9日前海人寿下属公司通过质押南玻A 1898万股获得融资。

另一方面,姚老板最关心的造车业务,在巨量资金投入之下,产出却不尽人意。有媒体援引长江商报的一份报道,观致汽车2019年销量为2.22万辆。2020年降至1.21万辆,月均仅1000多辆。2021年1-4月累计销量3260台,4月销量仅为806辆,旗下两款车中观致5销量更是归零。即使是依靠宝能旗下自有联动云租车业务的订单也难以扭转业绩下滑的趋势。

最近又有消息称,宝能新能源汽车品牌B.A.O预计今年底上市,且计划于2022年底前将会有近十数款自主研发车型量产上市。预计今年10月,将推出全新高端新能源汽车品牌及首款纯电动SUV,对标主流豪华品牌。而这些自主研发的宝能汽车似乎短期能否实现规模化的产量,未来销量如何皆是未知数。

不久前,宝能欠薪的消息满天飞,其中就涉及汽车板块的员工。8月10日,有媒体报道称,继2021年初裁员之后,自7月22日开始,宝能汽车开启了第二批裁员计划,宝能员工数量将由此骤减。宝能汽车销售部许秋告诉《未来汽车日报》,“汽车板块从年前的23000人左右裁到了现在的8400人左右,且目前仍在以每周裁几百人的速度持续,裁员比例超过了65%。”

可见,在颇具想象力的“造车运动”上,宝能也难讲出新故事。甚至造车非但无法成为宝能的救命灵药,反而会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业内分析认为,宝能可以参照的样本或许是泛海,靠着卖资产卖股权应该能坚持一阵子。“泛海已经挣扎四年了,感觉今年可能撑不下去了,但宝能的危机才刚刚开始,姚老板手里值钱货还有前海人寿,希望他能拿出当年野蛮人的气魄,辩证吸取卢老板(泛海控股卢志强)经验教训,在债务危机下走出一条可逆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