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商业要闻 > 正文

媒体:谁刺杀了怪兽充电?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2-09-28 10:45:56

媒体:谁刺杀了怪兽充电? 


《脱口秀大会第五季》,演员House的一段表演刷了屏。“火电一度3毛9、风电一度4毛6,共享充电宝5伏1万毫安0.05度电,1小时却收4块钱。”——台下掌声如雷,有观众在台下喊:“我们这儿要6块!”


作为以讽刺、抨击著称的喜剧形式,脱口秀通常源自生活细节的捕捉,从日常离奇的地方发掘负面情绪并予以放大,是脱口秀演员们创作时的常用手法,House提到的充电宝收费太贵一事引发了众多消费者共鸣。


很多人应该都有印象,共享充电宝刚出现的时候完全不是现在这个价格,每小时五毛一块的价位随处可见,但是这种非刚需服务涨价,往往会引发消费者吐槽。


到了今天,4元/小时竟然已成标配,豪华商圈、酒吧KTV和热门景点附近还能在此基础上继续涨高。可另一方面,共享充电宝的供应商们却不是提价红利的收割方。


行业样本怪兽充电最新释出的二季报显示,上一季度公司营收净利双下滑。截至6月30日,怪兽充电创造的收入为6.91亿元(约1.03亿美元),下滑29%;净利润从盈利820万元急转直下为亏损276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85亿元)。


可以说,共享充电宝跟共享单车走出了完全不同的路,那么钱都被谁赚走了?


刺伤消费者的“充电宝刺客”


到小红书上搜索,“共享充电宝”的关键词下包含的笔记超过一万篇,笔记详情里还划分出了充电宝骗局、充电宝价格等二类专区。用户“橘橘猫”向大家分享经验的时候提到,现在借个充电宝恨不得用上八百个心眼子。


“首先你得看清楚价格,很多充电宝现在是以半小时计费,两三块的单价看起来便宜,吃饭看电影的时候用着不心疼,还的时候就遭罪。然后你还得打好提前量,千万别在很急的时候还,因为很可能找到N个机器却发现它们都满了,只能干瞪眼。当然了,真到最后关头还不上别着急,可以申请第二天归还,单日封顶十块钱。如果这个都忘了,那也别着急,我们还可以付出一百元租金,免费获得一个充电宝……”


面对这样一篇苦中作乐的所谓“笔记”,评论区里除了表示“学到了”的共享充电宝小白,大部分都是说着“已经被背刺习惯了”的无奈用户。消费者投诉平台上,怪兽充电、小电、街电、搜电等共享充电宝品牌的投诉高达8万条,痛点基本都能被概括为“无法正常归还”、“价格溢价严重”、“可归还地点无法归还”。


这些诉求中固然有一部分是出于市场发展需要,但更多来自于商家作祟。


比如最直观的机器满柜无法正常归还,做过共享充电宝地推的杨舟表示,这就很可能是商家的阴谋。“怪兽充电这种公司,收入跟用户租借时长是正向关系,为了增加使用时间,商户们会在用户借出充电宝后立马拿出新的,把机子缺口补上,让用户有借难还。”杨舟说,哪怕是怪兽充电这样行业尖端,甚至有着“共享充电宝第一股”这样的光环加身,也通常都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默认态度。


此外,共享充电宝充电效率低的问题也很突出。




社交媒体上“3个多小时花了十几块才充到60%”、“一小时四块钱才刚刚够救活手机,掐点还回去之后再也不敢借了”等吐槽屡见不鲜。杨舟坦言,怪兽充电成立至今已经四年了,按照移动电源三年,机柜五年的折旧期限算,目前在用的多数设备都处于折旧阶段,各充电环节插口接点逐步老化,再加上充电宝自身输出不足或数据线内阻较大等原因,充电不稳定是可以预料的。


然而残忍的是,哪怕怪兽充电们采用了如此多的“花招”,盈利对共享充电宝企业来说还是非常艰难。


纵向对比怪兽充电近期财报可以发现,自2021年下半年以来,怪兽充电的营收一直处于下滑态势,2022年Q2是过去一年中亏损最多的一个季度,但早在2021年,怪兽充电就出现了营收增长27.6%,经营利润却由盈利7543万转为亏损1.25亿元的景象。


尽管怪兽充电创始人在财报后电话会中解释,业绩下滑主要是由于疫情影响,可是另一个不争的事实是,2020年疫情形势同样严峻,怪兽充电的业绩却并非如此颓丧。究其原因,还是怪兽充电在运营管理上暴露了更多缺陷。


谁“刺杀”了怪兽充电?


自怪兽充电上市以来,其股价大部分时候处于破发状态。根据金融界消息,2021年4月敲钟纽交所时,怪兽充电定下的发行价为8.5美元/股,已然低于其此前拟定的发行价格区间为每股10.50~12.50美元。


这意味着它在上市时能够募集到的资金,会低于招股时的预期。上市首日收盘时,怪兽充电股价为8.54美元/股,总市值21.29亿美元,而到了今天,截至9月27日美东时间下午四点,怪兽充电股价定格在0.67美元,总市值1.77亿美元,堪称脚踝斩。


二级市场不看好,公司本身不盈利,持续流血的情况下,怪兽充电的日子并不好过。这也牵扯出新的问题,既然共享充电宝的涨价已经涨到了消费者能够轻易感知的范畴,为何溢出的红利没有回归到怪兽充电手中?


翻看怪兽充电财报可以发现,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确实与它自身的选择脱不开关系。从怪兽充电的资金支出来看,高企的营销费用始终是其实现盈利的负累。


自2021年一季度至今,怪兽充电的营销费用一直维持在6.5至8亿元区间,最低的2022年Q1为6.6亿元,最高的2021年Q3为8.14亿元。与之形成对比的是,怪兽充电的研发费用和行政支出都维持在千万量级,2022年第二季度的最新数据,怪兽充电营销费用为6.65亿元,同时研发支出为2375万元,一般及行政支出为2846万元。哪怕把目光放远至怪兽充电上市至今披露的所有数据,其余两项支出都甚少超过三千万,与营销费用差距甚远。


而怪兽充电之所以如此注重营销支出,原因就在于它的直营与代理两种运作模式。公开资料显示,怪兽充电的直营模式多用于大型城市,指的是通过自有的地推团队联系商家,以向铺设点位商家支付激励费用的方式换取合作。招股书中披露,包括入场费和佣金在内的激励费率为50%到70%。


而在充电宝租赁业务需求相对较低的下沉市场,怪兽充电采用的就是代理模式。也就是商家主动通过官网、邮件等方式联络上门,申请加盟成为合伙人,怪兽充电提供设备和业务支持。这种模式下,怪兽充电与代理商的分成比例通常是一比九,招股书中披露的佣金费率为75%至90%。不过随着时间推移,这个比例近期已经再度调整,最高时代理商分成能达到95%左右。


怪兽充电的商业版图中,主营业务共有三项,分别是移动设备充电业务、移动电源销售和其他。直到目前为止,移动设备充电仍然是怪兽充电的支柱业务,也是毫无疑问的最大收入来源,今年上半年以来,怪兽充电由这项业务带来的收入共有13.9亿元,在总收入中的占比达到了97.39%。


对强势业务过度的依赖让怪兽充电渐渐失去了自主权,想要铺开覆盖面,就得为合作伙伴提供更高的佣金,恶性循环之下,对怪兽充电利润的冲击显然是巨大的。


卷王争霸几时休


与共享单车不同,共享充电宝的运营和维修成本不高,毛利率其实堪称惊人。


根据怪兽充电提供的财报,2022年公司一季度毛利率为82.69%,去年上半年,这个数据是85.53%。纵览怪兽充电近期数据,毛利率基本都能维持在80%以上,打眼一看,这似乎是桩暴利的生意。


但哪怕毛利如此丰厚,也架不住日益走高的销售费用率。2019至2022年上半年,怪兽充电销售费用率分别为67.36%、75.50%、82.31%与92.78%,每赚一分钱就要投入9成给营销的比例,销售费用率超过毛利率,宣告怪兽充电走入收不抵支怪圈。


怪兽充电敢于如此运作,核心还是为了抢占优质点位。聚焦室内的高端商圈和主营户外的热门景点都是共享充电宝入驻的绝佳场所,但这样的场地一是稀缺,二是先到先得,数量与质量的双重压力下,怪兽充电不得不卷入价格战。


根据头豹研究院发布的《2022年中国共享充电宝行业市场研究报告》,共享充电宝行业格局仍在变换,去年从“三电一兽”转变为“小竹兽”,今年小电科技掉队,“竹兽”双龙头态势渐显。


截至今年上半年,竹芒科技市场占比为39.5%,怪兽充电为21.3%,紧随其后的美团和小电各自占了15.4%和14.7%。向前尚有距离,望后来势汹汹,怪兽充电,架在了一场不进则退的夹击当中。


而到了这个时候,资本的脚步也变得谨慎起来。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行业爆发时,40天内可以发生11笔融资,融资金额累计达12亿元,据“财经新知”报道,这样的融资效率是2015年共享单车兴起时的5倍。但2022年以后,一级市场再没传出过共享充电宝的投融资消息,二级市场股价脚踝斩,怪兽充电只能自寻出路。


2021年,怪兽充电推出白酒品牌“开欢”。一年过去,最新财报中显示新消费业务带来的营收还不足1%,本就八竿子打不着的两项业务,发挥协同作用的愿景看起来遥远且希望渺小。


蔡光渊在财报后电话会上虽然自信表示:“疫情控制住2个月内,公司的业务就可以恢复到疫情前的正常水平。”哪怕抛开疫情持续蔓延带来的次生问题,怪兽充电现有的毛病已经足够复杂,自保尚且困难,想要实现盈利更是难上加难。


共享经济热潮来去匆匆,目前仍然存活的怪兽充电,已经彻底沦为共享经济热潮下的怪物,跳出原有的增长逻辑摆脱价格战,或许才是它最后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