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商业视点 > 正文

北京环球影城开园一年记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2-09-26 14:37:40

北京环球影城开园一年记


顾楠是环球影城的服装运营,工作内容主要是帮园区的演员们调运、安排演出的衣服,每天早晨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刷疫情情况。


她告诉《华尔街科技眼》,过去的一年,环球影城的员工在疫情的夹缝中生存。现在员工们都在祈祷十一期间没疫情,不封控。这样他们就可以像暑期一样迎来络绎不绝的消费者。


暑期北京环球影城“刷屏”朋友圈,重启后的园区里,游客蜂拥而至,仿佛一切都回到开业之初。


开业之初的繁荣景象还历历在目。2021年9月20日,北京环球影城正式开园首日,门票开售1分钟即售罄;30分钟内,当日北京环球影城大酒店客房也被订购一空,环球影城周围的酒店,从8月底至9月中的平均预订价格环比增长200%。


环球影城中在世界范围内只有5家,亚洲有3家。北京环球影城则是中国的首家,其火爆程度也在预料之中。


本来,这种“摇钱树”项目正常运营就能获利颇丰,收回巨额成本投入也是指日可待,但时断时续的疫情让这家大型主题乐园变得非常被动。今年5月至6月北京疫情暴发期间,环球影城的主题公园和2家酒店停止对外开放长达8周。


在疫情封控的两个月中,环球影城业务停摆,公司不得不通过裁员降薪来维持公司的正常运转。


运营受制于疫情


经过20年筹备的北京环球影城在开园初期就遭遇“滑铁卢”。截至8月底,园区员工社交群体小组只剩约9000人,这比去年开园时减少约25%。环球影城和度假村发言人表示,公司在疫情期间调整了其高管和专业人员的配备水平和薪酬。“像许多其他企业一样,我们在应对疫情的过程中不得不做出艰难的决定。”


实际上,因为疫情的暴发,环球影城推迟了开园日期。最终真正开园的日子选定在了2021年9月20日。显然,大规模的重资产投入延后正常运营,对于运营方而言每一天都是损失。


作为北京环球影城股东之一,美国康卡斯特(Comcast)在其2022半年报中,描述北京环球影城的内容里提到了“投入巨大”“暂未计入”“闭园”,很难不让投资者质疑其投资回报空间。


顾楠告诉《华尔街科技眼》,她非常喜欢这份工作,在这样梦幻般的城堡里工作,每一天都心情愉悦,但每一天都听到有同事离开。留下的同事都非常珍惜没有疫情的时光,希望利用好开园运营的每分每秒。


环球影城员工对即将到来的十一黄金周充满了期待。根据去哪儿平台上数据显示,在今年6月22日恢复正常运营后,北京环球影城的搜索热度也增加4倍以上。中秋刚过,国庆长假也即将来临,随之而来的还有环球影城一周年纪念日,在去哪儿平台上,北京环球影城门票搜索量、预订量均为全国主题公园排名的Top2,目前所售出的门票有一半以上是10月1日的门票,其中成人票和儿童票占比为3:1。


环球影城公园是主题公园的缩影,随着疫情在全国各地此起彼伏,许多大型主题公园以及其名下主题酒店都变得十分被动。


今年3月21日,上海迪士尼度假区(包括上海迪士尼乐园、迪士尼小镇和星愿公园)暂时关闭。同样作为主体乐园企业,华强方特在2020年净利润同比下降38.84%。2021年上半年,华强方特归母净利润为亏损4604.1万元。海昌海洋公园2020年亏损14.79亿元,归母净利亏损14.52亿元,甚至被迫铤而走险,通过出售项目和轻资产扩张来试图扭亏为盈。


早在2020年,在全球娱乐协会(TEA)及 AECOM联合发布《2020全球主题乐园和博物馆报告》中就已经展现了“危机”。全球主题乐园和博物馆整体客流量普遍下降70%-80%,国内的客流量下降幅度在50-70%,阿联酋游客数量降幅在60%-65%。报告中TEA和AECOM的预估客流量,全球排名前25的主题乐园客流量平均减少67.2%。


主题公园的利润周期较长,占地面积广、投资规模大的主题公园更是需要有一定规模和消费能力的客流来作为支撑。所以,国内主题公园都建在人流量大的地区和城市,比如珠三角、长三角以及环渤海地区或者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




数据来源:观研天下数据中心整理


但人员流动性大,所面临的疫情暴发风险更大,一有疫情,公园、游乐场类项目就会首当其冲被关停。


被关停后的主题公园面临着巨大的经营压力。规模越大的主题公园,越是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和高耗费人力物力的运营,包括前期的设施建造费用、后期所需要的维护费用、人员运作资金,一般在正常运营下,7-9年左右可以回本。但若在此间遭受到了停业打击,没有了客流量与高营业额的支撑,通常都会造成巨额损失。不仅如此,这些园区在恢复营业后,即使能够保证正常客流量,其回本周期也会相应拉长。


主题公园摸索生存手段


而在当下主题公园行情低落期,遭受巨大打击的同时,主题公园当下更应该思考如何生存下去。


在巨大的回本压力和运营压力之下,环球影城开始创新运营手段。本土IP的联动就是其中一个例子,之前日本大阪环球影城在开业时就曾引入美少女战士、进击的巨人等知名本土IP进行联动。


为了实现IP破圈上,北京环球影城曾试图通过植入本土知名的第三方IP来吸引目标受众。2022年4月初,环球影城与腾讯游戏合作推出“王者荣耀”花车,合期为4月8日至7月3日。


“谁会因为王者荣耀来环球影城”的热度还未消退,新一轮的疫情就再次来临。


而上海迪士尼则通过上调门票价格增加收入,在“常规日”“特别常规日”“高峰日”“特别高峰日”四个档位均涨价约10%,这引来了很多不满的声音。疫情后园区经济损失,靠涨价“割韭菜”难以服众,


不过业内也有比较成功的过冬案例,以海昌海洋公园为例,这家公司靠出售项目和轻资产扩张为代价熬过了最艰难的时期,在目前的行业低谷期中探寻更加长久的生存办法。通过在本地媒体、卫视中亮相来加强品牌IP的活跃度,同时举办更多新颖的活动以吸引游客,优化品牌服务,引发顾客的二次消费。


通过调整资产结构、管理结构和产品产业结构以及拓宽业务范围,海昌在不断加强自身的抗风险能力,以便能够在疫情时期探索出自己的发展之道。


毋庸置疑,疫情的出现和反复改变了主题公园乃至整个文旅行业的生存环境,也迫使诸多企业做出改变。或许只有不断适应现状,结合自身园区特点改革调整,主题公园才能真正从低谷迎来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