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商业视点 > 正文

自动驾驶的商业化不是一场短跑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2-08-12 14:36:07

自动驾驶的商业化不是一场短跑



自动驾驶的“烧钱游戏”仍在继续下去。

8月2日,小鹏汽车与阿里合建的自动驾驶计算中心落地,CEO何小鹏表示,智能化自研路线下,“到2025年小鹏汽车每年的算力费用会超过10亿元”,同时小鹏汽车将进入到真正的自动驾驶时代。


从Waymo吹过的牛皮来看,小鹏汽车的目标还是偏乐观了一些。


2017年Waymo开始了自动驾驶业务,彼时Waymo内部员工透露已经解决了99%无人驾驶的问题。后来的事实证明,解决最后那1%的难度,是前面99%的数十倍甚至于数百倍。


相比小鹏、特斯拉等主机厂的乐观预计,外部的声音显然更理性一些,此前Gartner预测,实现真正实用的L4级自动驾驶依旧需要10年的时间。


从商业化的蹒跚学步,到真正扛起人们无人驾驶出行的愿景,当下的自动驾驶行业究竟还差些什么?自动驾驶离真正商业化还有多远?透过行业现状和发展,我们不妨来窥探一二。


分化与融合后,自动驾驶开到商业化中途


走出襁褓之后,自动驾驶落地,还需要解决两个核心的路线问题。


在落地的方式上,是做单车智能还是车路协同?


在技术路线上是走视觉路线还是雷达路线?


单车智能是主机厂主推的方案,不仅是因为自动泊车、自适应巡航之类的功能性更容易带来方便舒适的体验,更是因为对于汽车制造商来说,绝对的行业话语权下,对自动驾驶技术的控制是一种战略上的必然。


无论是特斯拉的FSD、还是小鹏的NGP、抑或是蔚来的NOA,主机单车智能的自研的市值其实就希望把未来的主行业话语权掌握在自己手中。


过去掌握汽车绝对行业话语权的核心,是内燃机传动技术,而未来行业话语权的核心,其实就是自动驾驶以及相关的智能交互技术。


为什么汽车行业中大家都非常重视华为、百度、小米等后来者的竞争,核心在于,作为一个非传统行业的“外来者”,这些企业正在把战略的触角伸向未来行业话语权的中心。这一点是宝马、奔驰、大众以及两田们所不能接受的。


因此,一个基本的判断是,单车智能的落地,依旧会是主机厂与新势力们“决战”的主战场。


单车智能虽然是一个基本的方向,但这不意味着车路协同就没有价值。事实上,两者之间相辅相成。当下自动驾驶落地的一个基本的情况是,政策引导是自动驾驶商业化不可或缺的推动力,而车路协同路线是受G端推动的较多的自动驾驶落地路径。


这对主机厂之外的第三方自动驾驶企业来说,意味着商业化有了新的出路。


第三方自动驾驶公司的商业化落地方向上,要么是做Robotruck、Robotaxi到一二级市场融资,然后转身继续做研发直到有一天技术成熟了放个大招,要么就选择与一些智能化实力较差的主机厂合作。


前者的问题在于,资本越来越谨慎的当下,Robotruck、Robotaxi的故事资本还会不会买账,后者面临的尴尬境地是,自动驾驶公司与主机厂体量相差太大,且主机厂想要获得话语权,对自动驾驶公司的并购就几乎成了一个必选项。


在谈擎说AI看来,车路协同对于自动驾驶商业化落地的最大意义,是给了第三方自动驾驶公司真正能够尝试独立商业化的机会。


在北京首个车路协同商用示范项目一年多之后,蘑菇车联在衡阳落地了首个城市级自动驾驶项目,总投资五亿,车路协同路线下自动驾驶开始尝试进入商业化阶段。蘑菇车联的朱磊对外解释,他们在做的其实就是一套技术体系加一套运营体系。


之所以能够得到G端扶持,是因为在技术路线上,车路协同与5G、智慧交通、新基建等方向契合,企业也更容易拿到订单和资金支持。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有了收入,团队就更容易度过前期的技术研发阶段。


从发展的方向上来看,无论是单车智能还是车路协同,其实都是为了实现最终的无人驾驶,达成这个目标离不开一辆聪明的车,也离不开一条智慧化的路。


事实上,相比路的智能化,车的智能化仍然需翻山越岭,到达技术的珠峰。自动驾驶视觉路线、激光声波雷达两种路线的分化,使得在商业化中途上,做自动驾驶的车企不得不面临着更多风险和问题。


近日,在美国犹他州,一辆特斯拉model3撞上了一名摩托车骑手并致其丧生。值得注意的是,犹他州公共安全部表示,该肇事特斯拉司机坚称自己“开启了自动驾驶,并且没有看到摩托车骑手”。


这起安全事故,再度引发了业内人士对于纯视觉路线下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事实上,相比激光雷达方案,纯视觉路线下车辆智能系统缺乏对距离的感知,需要算法更加有“决断力”。


换言之,从辅助驾驶到自动驾驶再到无人驾驶,算法判断能力需要尽可能地从满足99%到满足最后的1%。也就是说,从技术冗余度的原则上来看,雷达方案可能仍然是自动驾驶技术离不开的技术路线选择。


在这一点上,国内造车新势力的“御三家”蔚来、小鹏、理想有着共识。从蔚来、小鹏、理想三家的自动驾驶进化路线上来看,三家都不约而同地采用了视觉+雷达+高精地图的解决方案。


蔚来方面,其推出的ES8、SE6以及部分EC6车型采用了摄像头+毫米波、超声波雷达的技术方案,2020年之后生产的EC6则在原有方案增加了高精地图。2022年发布的ET7、ET5增加了激光雷达、环绕摄像头、高精地图以及V2X的技术解决方案。


小鹏方面,目前P7车型采用的环绕摄像头+毫米波、超声波+高精地图的技术方案,未来的车型规划上,P5以及G9车型也都将采用激光雷达、环绕摄像头、高精地图和超声波雷达。


理想方面,除了升级前的理想ONE没有用上高精地图之外,在2021理想ONE车型上已经配备了前摄像头+毫米波、超声波雷达和高精地图,L9车型上则会加入激光雷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