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商业榜单 > 正文

又一家迪卡侬代工厂冲击A股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2-09-28 10:46:56

又一家迪卡侬代工厂冲击A股


受全球疫情的影响,人们的消费结构发生了或多或少的变化,虽然旅游、航空等受到重挫,但居家运动需求却出现了爆发式增长,刘耕宏的爆火也在侧面佐证了人们的运动热情。


由于消费习惯和生活习惯的不同,国外的运动热情在对健身器材的需求上表现得更为明显,我国有健身器材出口业务的公司业绩也随之需要水涨船高,如英派斯(002899.SZ)、力山(1515.TW)等。


还有一些公司想要趁着东风更进一步,如正在冲刺A股的力玄运动。


近日,力玄运动在沪市主板更新了《招股书》,拟募集资金20.02亿元,用于“年产150万台健身器材、60万件哑铃生产基地项目”“年产45万台健身器材技术改造项目”以及补充营运资金等。


力玄运动对于未来的规划可见一斑,然而面对更加严格资本市场,这家靠给品牌代工生存的公司,真的准备好了吗?


大牌代工厂

单提力玄运动应该鲜有人知道,但说起迪卡侬、诺德士这些运动品牌,很多人都是耳熟能详。力玄运动就是给大牌做代工的专业健身器材制造商。


力玄运动主要为国内外健身器材品牌企业提供ODM/OEM生产业务,产品包括跑步机、健身车、椭圆机、划船机和哑铃等各类健身器材产品。


这家公司2018年11月才成立,但已通过前期的积累拥有了一批知名客户,包括迪卡侬、诺德士、爱康等国内外知名运动健身品牌。


成立4年就走到了资本市场的门口,力玄运动离不开大客户的支持,但过分依赖大客户,也成了悬在力玄运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招股书》显示,2019-2021年,公司对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占营业收入总额的比例分别为84.77%、86.99%、84.78%,客户集中度较高,经营风险较为集中。




来源:力玄运动《招股书》


在这前五大客户中,力玄运动对前两大客户——迪卡侬、诺德士——的依赖尤甚,2019-2021年分别是66.66%、79.51%、76.82%。


由于运动健身的头部品牌本身就较为集中,因此前五大客户销售占比大是代工厂们的普遍现象。力玄运动也给出了一组行业数据,同行业三柏硕、英派斯、康力源的前五名客户占比分别是71.18%、88.17%、57.86%。




来源:力玄运动《招股书》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组后面,力玄运动又贴出了密密麻麻的一串备注,细究发现,力玄运动跟同行业公司对比的并不全都是同一年的数据。


如力玄运动对于其自身选择以2021年的数据为准,而与三柏硕对比选取的是2020年的数据,与英派斯对比选取的是2016年的数据。理由是:这是其《招股书》上的最新数据。


但事实上英派斯2017年已经在深圳主板上市交易,每年的业绩报告都是公开可查阅的。而据英派斯2021年财报,公司前五客户的销售占比为35.76%,与力玄运动用做对比的88.17%相去甚远。


被大客户拿住营收命脉,力玄运动的议价能力可以想见。因此,在产品成本快速增长的同时,力玄运动对外销售的价格却增长缓慢,这也造成了其毛利率逐年下降,过去三年分别是27.42%、23.61%和21.45%。


而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值分别是33.22%、32.2%和29.06%。


若要摆脱这一困境,发展自有品牌是一条出路,同行业可比公司已有先例,如英派斯目前就以自主品牌为主,三柏硕也在2020年收购境外品牌后自有品牌业务占比大幅提升,前五名的占比下降。但在家族作坊式的企业下,力玄运动的自有品牌前路如何?


花开蝶满枝

力玄运动是一家典型的家族企业,老板吴银昌来自浙江省慈溪市,地处东海之滨,是属于宁波市代管县级市,因治南有溪、东汉董黯“母慈子孝”而得名。


宁波商人也被称为甬商,是中国传统十大商帮之一。力玄运动不仅企业内部含亲戚量高,供应商也几乎要被一众亲戚包揽。


内部来看,公司的实控人是吴银昌、赵婉浓夫妇及其子吴彬,控制公司74.81%股份。同时,吴银昌担任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其子吴彬担任公司董事。董事会中,吴彬的妻子蒋臻、吴银昌的表兄弟杨立辉也在其中,杨立辉还兼任力玄运动的副总经理。


供应商方面,展阳包装和贯元包装、展宏纸箱厂均系发行人实际控制人吴银昌姐姐之子张稚展控制企业,2021年,展阳包装还跻身前五大供应商之列;蒋臻父亲蒋志康控制的宗汉建坡、宗汉致强也是力玄运动的供应商,宗汉建坡2021年末注销,宗汉致强仍在合作;此外,还有很多公司员工和员工家属的企业也与力玄运动有合作,如力康塑料、宗汉挺优、润吉五金等。


错综复杂的关系背后,是大量的关联交易,《招股书》显示,2019-2021年,公司向关联方采购商品、接受劳务的金额总计分别是7445.93万元、1.5亿元、1.83亿元,占当年度营业成本的6.64%、8.01%和6.58%。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众多的关联交易里面,力玄运动并未把自己的最大供应商艺唯科技算在其中。




来源:力玄运动《招股书》


艺唯科技在过去三年一直是力玄运动的第一大供应商,报告期内其供应金额占材料采购总额比例分别是15.66%、18.15%、15.84%。


从《招股书》给出的信息来看,艺唯科技与力玄运动也曾是远亲。具体来看,2019年之前,杨立辉曾担任艺唯科技子公司宁波恒佑的经理,还曾持有艺唯科技实控人所控制的慈溪昌艺30%股份,并于该公司担任监事。宁波恒佑和慈溪昌艺都已被力玄运动认定为关联方,因此艺唯科技与力玄运动也不算完全没有“亲缘”。


更值得一提的是,过半收入都依赖力玄运动的艺唯科技,也于去年底在A股递交了《招股书》,目前正处于第二轮问询阶段。


员工平均学历低

研发尚有空间

连员工家属的企业都能作为供应商分得一杯羹,这样庞大的亲族系统下,力玄运动的员工学历水平其实并不太高。


查看《招股书》可以发现,力玄运动的员工年龄分布比较平均,各个年龄层的占比基本都在20%-30%之间,但学历分布却很集中,84.57%都在高中及以下,本科及以上的只有2.34%。


也就是说,力玄运动员工,上过大学本科的只有62个。


对比同样正在A股冲刺上市的三柏硕,其专科以下学历的员工占比只有55.03 %,本科、硕士及以上学历员工占比为10.06%。



来源:力玄运动《招股书》


这或许也与力玄运动的员工职能构成有关,在其所有员工中,仅生产人员就占到了2183个。但研发技术人员也有298个,经此推算,研发人员中,也有很大一部分的学历并不高。


研发技术人员的水平不但会影响ODM代工,即提供从研发、设计到生产、后期维护的全部服务,也不利于自有品牌的发展。


不过虽然研发人员学历不高,但力玄运动对研发的投入还是在可比上市公司之上的,过去三年分别为分别为0.53亿元、0.85亿元、1.13亿元,占营收的比重分别为3.43%、3.48%、3.21%,研发费用率低于英派斯,但高于舒华体育、康力源、三柏硕,研发投入的绝对值也在中等偏上水平。


英派斯以自有品牌销售为主,三柏硕也在自有品牌上不断发力,而如今力玄运动自有品牌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不到2%,若未来力玄运动继续加大研发投入,提高员工质量,或许其自主品牌和盈利能力都还能有期待的空间。


对于力玄运动所处的行业赛道,中国商业联合会专家委员会委员赖阳认为,健身行业的火爆,虽然有疫情的促进,但从本质上看,是现代人对健康观念的进一步升级。从趋势来看,必定有企业会在这方面取得突破性的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