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人物秀 > 正文

小鹏汽车,造豪车能回血吗?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2-09-27 10:54:14

小鹏汽车,造豪车能回血吗? 


小鹏终于要进军高端市场了。


9月26日,小鹏汽车公告,公司控股股东Simplicity Holding在9月23日于公开市场购买公司共220万股美国存托股,平均价为每股13.58美元。


对此,作为Simplicity Holding全资拥有者的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表示,企业将积极行动回报股东支持,目前股价处于被低估的至暗时刻,G9将开启强劲新产品周期,并成为拐点。


市场对此解读为何小鹏对新车型G9充满信心,但是结合现实来看,一款产品能否成功不是只有信心就够的。


9月21日,小鹏汽车正式推出市场期盼已久的SUV车型G9,售价挺进30万元以上的高端区间,将于10月底正式交付。


小鹏汽车CEO何小鹏表示, G9会是“50万元以内最好的SUV”,更将其与多款传统豪华品牌车型直接对标 ——产品实测PK奔驰迈巴赫GLS,销量要超越奥迪Q5,还会接棒保时捷卡宴成为新时代标杆。


然而,市场并没有为这份自信豪言买单。发布会次日,小鹏汽车股价仍延续下跌态势, 美股跌幅2.48%,港股跌幅11.57%,市值一天内蒸发超过百亿元。 截至9月26日,小鹏汽车港股收盘55.75港元/股,相较于年内199.5港元的最高值已大跌73%,总市值更是跌破千亿港元,较年内最高点缩水逾2500亿港元。


究其原因,还是小鹏汽车未能交出一份令人满意的业绩答卷。

亏损走高


8月23日,小鹏汽车发布2022年中期业绩公告,情况不容乐观。


2022年上半年,小鹏汽车营业总收入为148.91亿元,同比增长121.9%;其中,汽车销售收入为139.37亿元,同比增长118%。


尽管营收和销量都在增长,但小鹏汽车还在做“卖一辆亏一辆”的亏本买卖。2022年第一季度,小鹏汽车净亏损17亿元,创下上市以来亏损之最,第二季度继续亏损,导致2022上半年小鹏汽车的归母净利润亏损44.02亿元,同比扩大122%。与此同时,汽车销售量为68983辆,这就意味着 小鹏汽车每卖一辆都要亏掉6.4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这个数据,比2021年还要高。2021年全年,小鹏汽车净亏损48.63亿元,汽车总交付量98155辆,即每卖一辆车约亏4.95万元。


小鹏汽车怎么越卖越亏了?


从成本支出上来看,小鹏汽车的各项费用一直居高不下,且在不断增加。


据财报,今年上半年,研发投入24.86亿元,比去年同期上升77.8%,主要是由于研发人员增加导致薪酬增加以及开发新车型的开支增加所致;销售、一般及行政开支为33.06亿元,比去年同期上升88.7%,主要体现在营销广告费用增加以及销售网络扩大上。


不过,今年上半年的亏损还有一些不可控的外界因素干扰。据财报可知,小鹏汽车第二季度外币交易汇兑亏损高达9.38亿元。这也导致第二季度的利润率从去年同期的11%降至9.1%。剔除掉该因素,第二季度亏损额基本上与第一季度持平,但比去年同期仍扩大约48%。


目前来看,造车新势力要想盈利,还需假以时日。曾经被认为有望最快盈利的理想,也仅仅是在2020年和2021年的第四季度实现过单季度盈利,全年仍处于亏损之中。蔚来一直是亏得最多的,但自身对比来看,亏损幅度有所收窄。


那么,小鹏的亏损也是可预见的,但问题在于,这四年来小鹏的亏损并没有像另外两家那样出现放缓趋势,这恐怕是投资者不能接受的。




要知道,在新能源市场的厂商销量排名中,小鹏汽车一直是国内造车新势力品牌的领跑者。乘联会数据显示,2022年7月,小鹏汽车是排名最高的造车新势力;2022年1-7月,小鹏汽车位列第七,市场占比达3.2%。理想紧随其后,蔚来没有挤进前十。


卖得多却不挣钱,主要原因在于毛利率过低。小鹏汽车的毛利率长期徘徊在11%左右, 截至2022年6月30日,整体毛利率为11.6%,汽车毛利率(即汽车销售毛利润占汽车销售收入的百分比)仅有9.7%,比去年同期10.6%还下降了近一个百分点。


相比之下,理想的毛利率超过20%,蔚来的毛利率在13%以上,均高于小鹏。而这又是由产品定位决定的。小鹏汽车主攻20万左右的中端市场,理想和蔚来主打的都是30万元以上的偏高端市场,单价一拉高,利润自然就上去了。


更难办的是,小鹏汽车“造车新势力销冠”的名号可能也要拱手让人了。


小鹏汽车对于第三季度交付量的预期并不理想, 预计第三季度将交付2.9万至3.1万辆车,这个数据与二季度的3.4万辆相比有所下降。


对此,Portfolio Wealth Global首席分析师David Moadel表示,该交付指引远低于华尔街此前给出的4.5万辆的预期共识,这反映出小鹏对第三季度的销售前景不太有信心,投资者应保持谨慎。


事实上,小鹏汽车今年的销量一直处在波动中,已有5个月份都出现了环比下降,7月环比降幅达24.7%,8月环比降幅还有16.9%。




可见,小鹏汽车的销量增长已经进入了瓶颈期,亟需新的产品带领公司走出这个困局。


G9救场


向上追求高端是小鹏汽车的必然选择。


汽车媒体人孙少军表示:“所有品牌的重点都是抢40万这个核心市场,因为经济情况越来越不好,10~25万新增刚需已经接近停摆,两极化趋势不可逆了。8万以下只能走量不能走利润,而富裕阶层也有规模区别,只有40万左右有增量的同时有利润。”


小鹏亟需这样一款产品来秀肌肉,定价在30-40万之间的 G9由此应运而生,或将成为小鹏汽车拉高站位、打开豪华市场的一把利器。


从技术层面来看,小鹏将全新的智能化平台、电动化平台和整车平台都耦合在了G9车型上,最大的亮点有两个:


一是“超快充电”,G9搭载了国内首个量产的车端800V高压SiC平台,充电效率明显优于400V平台的车型。


据悉,保时捷、奥迪、沃尔沃、比亚迪、理想等车企都在布局800V高压充电,小鹏G9抢到了市场第一的先发优势。


G9的4C版本,从10%充到80%最快仅需15分钟,配合小鹏S4超快充桩可实现“充电5分钟,续航200km”。据悉,G9还可以向下兼容第三方充电桩。续航方面,根据官方公布的数据,G9实际工况续航百分比(实际续航/公告续航)要比行业主流水平高5-10%。




与此同时,小鹏也在加码超快充站的全国布局。目前,小鹏自营充电站已超过1000座,预计2022年底前将会有超过50座S4超快充站在全国核心城市投入运营,2023年底前计划在全国重点城市最少完成500座,到2025年建成2000座。


二是“全场景智能辅助驾驶系统”,G9的X版车型将配置XNGP激光雷达城市自动驾驶辅助系统, 拥有31个感知元件,包括5个毫米波雷达、12个感知摄像头、1个800万像素双目摄像头、12个超声波雷达、2个激光雷达,并采用双NVIDIA DRIVE Orin超级计算平台,总算力达到508 TOPS。


据悉,XNGP系统将首次实现高速、城市快速路/主干道/次干道、园区内部道路、停车场等各种日常行驶场景的全覆盖,并打通高速收费站、停车场闸机等连接点,成为首个能服务日常通勤的高等级智能辅助驾驶系统。小鹏预计2023年实现中国大部分城市覆盖,2024年点对点打通全场景。


此外,小鹏G9还搭载了保时捷卡宴、保时捷2022款Macan系列、2020款宝马X5等豪华燃油车使用的双腔空悬,成为50万元以内唯一使用双腔空悬的车型,在配置上进一步向豪华靠拢。


对此,何小鹏将G9形容为“豪华车里最智能,智能车里最豪华,量产车里充电最快的”,并认为G9将帮助小鹏汽车实现销量的快速增长,从而提升公司的毛利率。


那么,G9能救场吗?


据媒体报道,小鹏汽车对外公布的2022年销量目标是“确保25万辆,冲击30万辆”,其中,G9的销量占比约为14%,预计3.5万辆。 若10月底成功交付,意味着接下来小鹏必须每个月卖出1.16万辆G9。


这个挑战不小。目前小鹏汽车每月总交付量也才一万出头,靠单一车型就想扛起这个数额,比较困难。


而且,小鹏在G9的市场策略上也有些问题。


早在去年11月,G9在广州车展上有过首次亮相,但时隔约一年才正式上市。而这期间,同样定位为中大型SUV的蔚来ES7、理想L9都已抢先上市,G9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如今上市,打着“豪华”旗号,但是最低配的570G车型却没有4C快充、没有双激光雷达、没有没有XNGP辅助驾驶、没有双NVIDIA DRIVE Orin超级计算平台、没有5D音乐座舱、没有双腔空悬……也就是说, 发布会大讲特讲的卖点功能都不是标配,花了30万什么都没有享受到。


这引起了车友们的强烈不满,有网友甚至激烈的抨击小鹏G9是“挥刀自宫”。






据悉,开启预订的24小时内,小鹏G9的订单量已超过2万辆。但车Fans数据,发布会后出现了不少退订单。




市场反应如此激昂, 以至于发布会差点沦为一场“公关危机”。 小鹏汽车不得不连夜修改SKU,9月23日发布调整公告。


其中,30.99万元的最低配版增加了环绕视觉CMOS的感知+单颗OrinX,数码博主Blood旌旗表示,这个配置的辅助驾驶能力超过小鹏P7,“可以站在国内第一梯队,算是平息了车主们最大的怒火。”此外,除了最低配版外,其他所有版本都配置了5D音乐座舱,选装包只剩下4C充电及一些个性化配置。




Blood旌旗表示,虽然小鹏汽车在48小时内听取意见及时做出了调整,值得肯定,“也就是新势力才能这么干,传统品牌是宁可产品直接死都不敢动的”,但是 “下次别这么玩了,用户耐心只有1次” 。


经过这样一场风波,G9能否不辱使命,帮助小鹏成功将“豪华”标签贴上,可能还要打上一个问号。


竞争加剧


如今,中国新能源市场正在进入一场前所未有的白热化竞赛中。仅一年时间,市场格局就发生了巨大变化。


领头的蔚小理,换电、快充、增程各有所长,在自己的主攻市场上算是站稳了脚跟,组成了新势力的第一梯队。但新玩家还在不断入局,并且带来巨大冲击。


哪吒和零跑,来势汹汹。 据各家车企披露的数据,2022年1-8月,哪吒汽车累计交付量为93185辆,超越小鹏拿下造车新势力的销量冠军,有望成为首个年销破10万的新势力;零跑累计交付76563辆,跻身第三,理想和蔚来则分别累计交付了75396辆和71556辆。不过,哪吒和零跑的交付量尚未进入乘联会的统计名单中。


而据乘联会数据,对于造车新势力而言, 躬身入局新能源的传统车企是碾压式的存在。 今年7月,比亚迪销量达13.9万辆,同比增幅234.7%,市场占比31.6%,因手握电池等核心技术,市场表现一骑绝尘;上汽、广汽、长安、吉利、奇瑞等传统车企修炼的“小号”也都牢牢占据了TOP 10榜单前列。




与此同时,产品推陈出新的节奏变得更快。


2021年,特斯拉Model 3的竞品列表中只有小鹏P7和比亚迪汉,而今年,蔚来ET7、海豹、深蓝sl03等车型都加入了竞争。小鹏推出G9,理想也紧随其后,正式开启交付了全新旗舰车型L9,目前累计预定量已超过5万辆。零跑C01也将在今年的第三季度向用户交付,目前订单已超过10万辆。




而在30万元以上的高端SUV这个细分品类中,竞争更是尤为激烈。


乘联会数据显示,2022年1-8月的高档SUV销量排行榜中,奔驰GLC、奥迪Q5、宝马X3霸榜多年,特斯拉Model Y、蔚来ES6、理想ONE(L8)、问界M5等新势力品牌也济济一堂。




G9这个时候加入战局,面对的竞争环境比P7和P5上市时更为激烈。不过,业内人士普遍认为,目前新能源行业仍处在增量阶段,车企品牌还有机会制造爆款、打出王炸。


既然小鹏避免不了车型换代,那不如让这场阵痛来得早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