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能源 > 政策解读 > 正文

“矿茅”紫金矿业豪斥逾60亿对外“搜刮”金矿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2-10-20 14:04:27

“矿茅”紫金矿业豪斥逾60亿对外“搜刮”金矿 


号称“中国金王”的陈景河,其掌舵下的紫金矿业(02899.HK,601899.SH)近年来战斗力十足,不断在美洲、非洲和中国境内买矿挖矿,财富值也越拉越高。


2022年上半年,紫金矿业的资产总额为2715.7亿元(人民币,下同),短短两年半时间飙升了超过100%;目前,紫金矿业A股市值达2000余亿元,较2019年底提升了约90%


根据Wind数据统计,无论是从总资产还是总市值看,紫金矿业均在A股有色金属板块的100多家上市企业中夺得桂冠。而在上市14年半的时间里,紫金矿业累计盈利770亿元,分红高达302亿元,令很多同业公司望尘莫及。


所以,“矿茅”一词用在紫金矿业身上再合适不过了。


进入2022年,紫金矿业依旧在为它的“星辰大海”而持续扩大版图,对外买买买的步伐根本停不下来。


1个月内豪斥65亿“搜刮”海内外金矿


今年的紫金矿业,像往年一样财大气粗,不惜重金对外收购矿山,全球扫货模式持续在上演。


根据上交所官网统计,2022年以来,紫金矿业共展开了多达6项收购案例,合计金额超过了200亿元,其中有多达5次的出手都与矿山有关。



单在10月份,紫金矿业就展开了两项收购,耗资共计约65亿元,涉及中国境内以及南美洲,收购标的均是金矿。


10月13日,紫金矿业公告称,拟以近40亿元收购山东博文矿业持有的山东瑞银矿业30%股权。瑞银矿业全资子公司瑞海矿业持有山东省莱州市三山岛北部海域金矿100%权益,该金矿为近年国内最大金矿,保有金资源量562.37吨,平均品位4.20克/吨。今年上半年,瑞银矿业没有产生收入,并产生了近3000万元的亏损。


紫金矿业这位“大金主”入股后,海域金矿也将迎来发展的转折点。紫金矿业在公告中称,公司和瑞银矿业控股股东招金矿业有信心和能力把海域金矿建设成为中国最大、最深、效益最好的现代化黄金矿山。


获得海域金矿3成股权后,紫金矿业的资源储备也将进一步增厚。紫金矿业称,本次收购将新增黄金权益资源储量168.7吨,项目投产后新增权益产量4.5-6吨。


关于本月的第二次对外收购,紫金矿业在南美洲盯上了一座金矿。


10月19日,紫金矿业公告称,将通过境外全资子公司Silver Source Group Limited出资3.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5.59亿元),收购IMG持有的Rosebel Gold Mines N.V.95%的A类股份股权和100%的B类股份股权,后者拥有苏里南Rosebel金矿项目,为南美洲最大的在产金矿之一。


2021年底,Rosebel金矿项目(包括12个矿床以及低品位矿堆)按100%权益的总资源量为矿石量1.96亿吨,金金属量为699.2万盎司(约217吨),平均品位1.11克/吨,其中资源量超过100万盎司的有4个矿床。


Rosebel金矿项目自投产以来,多年维持较好的盈利能力,2019年以来因受到主矿区欠剥离、新冠疫情、暴雨等因素影响,项目产量逐年下降,2019-2021年项目按100%权益的金产量分别为26.5万盎司、24.5万盎司、18.8万盎司(约8.2吨、7.6吨、5.8吨)。2022年以来生产经营有显著好转,今年上半年实际黄金产量11.2万盎司(约3.5吨)。


作为南美洲最大的在产金矿之一,收购Rosebel项目后,紫金矿业的黄金资源储量将再次增加,并有利于提高公司的黄金产量,带动公司经营业绩的提升。


为何大手笔入手金矿?


紫金矿业这十几年来的对外收并购遵循着一条规律:在行业弱周期时以低价购入矿山资产,待行业进入高景气度周期时项目投产,由此大赚一笔。


如在2015年行业低迷期,紫金矿业仅以不到7亿元收购了刚果(金)科卢韦齐铜矿72%的股权,该铜矿在2019年建成投产后,紫金矿业也因此收获颇丰。


随着2020年国际铜价大幅上行,科卢韦齐铜矿成为了紫金矿业的一棵“摇钱树”。2020年,该铜矿实现营收46.16亿元,净利润10.38亿元,分别同比飙升53%及128%。按照公司持有72%的权益算,紫金矿业单在2020年就从该铜矿中获得了7.47亿元的丰厚利润。


也就是说,科卢韦齐铜矿仅一年的利润就可将紫金矿业此前的收购成本给收回来了。


不得不说,紫金矿业不但财大气粗,还投资有方。这种“逆周期”式的对外并购模式,是紫金矿业近些年来业务规模进展如此迅猛的原因之一。


而今年以来豪赌数百亿砸向数个金矿,紫金矿业正是重演着其逆周期并购的策略。我们来看一下目前的国际金价走势如何。


今年以来,全球通货膨胀水平持续上升,经济面临衰退的风险,美联储由此加息“上瘾”。美联储持续加息使美元大幅升值,美元升值后黄金需求下滑,黄金价格也同步回落。




上图可以看到,自今年4月中旬以来,伦敦现货黄金价格触顶下降,目前已降至1650美元/盎司左右,较4月中旬最高点下降了近20%,且金价当前仍处于下行通道中。


此次国际金价无论是下降的幅度,还是下降的时间,都创下了2015年以来之最。金价的回调下,紫金矿业闻到了金钱的味道,因为“特惠金矿”又在向公司招手了。


位于中国的海域金矿和南美的Rosebel金矿,紫金矿业都已参股其中,并且这两座金矿均是大金矿,资源储量大、可开采时间长,未来待金价上行,紫金矿业有望又大赚一笔。


其中,海域金矿的采矿权达到了2036年,其海平面之下的矿产资源尚待开采,且矿体厚大,品位较高,有一定的增储空间;标的公司对Rosebel金矿的采矿权超过了20年,该金矿采矿的单位成本较高,而紫金矿业的采矿技术和采矿成本在国内一流,公司介入后可提升该金矿的改进空间。


不难看出,紫金矿业正试图复制此前科卢韦齐铜矿的成功,将海域金矿和Rosebel金矿打造成公司的另外两棵“摇钱树”。


胃口不止金银


业界都清楚,紫金矿业是一个胃口不小的大家伙。而这个大家伙,在金矿和银矿领域进击的同时,还将目光瞄向了新能源赛道。


在今年的6项对外收购案例中,紫金矿业有另外两项收购标的并非银矿和铜矿,而是锂矿。


没错,紫金矿业也来抢“锂”了,它要手握“金、银、铜、锂”走天下。


继去年10月豪斥50亿元收购加拿大3Q锂盐湖项目后,紫金矿业在今年加大了锂矿收购步伐:


今年1月,与刚果(金)国家矿业开发公司合资成立卡坦巴矿业启动首个硬岩锂矿勘查项目;


今年4月,以76.82亿元收购盾安集团旗下四项资产包,拿下拉果错盐湖锂矿项目;


今年6月底,收购了厚道矿业71.14%的股权,获得湖南省道县湘源锂多金属矿100%权益。


至此,紫金矿业形成“两湖一矿”格局,拥有了丰富了新能源矿产储备,整体碳酸锂当量资源量超过1000万吨,约居全球主要锂企资源量前10位,国内达到前3位。


在“有锂走遍天下,无锂寸步难行”的双碳时代下,紫金矿业显然是要先备好底气,再深入布局这条新能源赛道。


按照紫金矿业规划,其将推动电解铜箔、磷酸铁锂、氢能等投资项目的建设和投产,以打通上游到材料的全产业链。


此次切入新能源赛道,紫金矿业属于顺周期布局。国内的新能源市场赛道宽又长,有矿在手的紫金矿业,未来能否成长为新能源领域的又一巨头?这得让时间来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