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能源 > 政策解读 > 正文

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上调,人民币会否止跌?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2-09-27 19:39:10

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上调,人民币会否止跌?


人民币下行压力不断加大,央行出手缓和市场预期。


9月26日,央行发布公告称,为稳定外汇市场预期,加强宏观审慎管理,中国人民银行决定自2022年9月28日起,将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从0上调至20%。


“之前我们估计央行可能会再度出手引导人民币汇率预期,但没想到会这么快。”一位国有大行资深人士对笔者表示,“这意味着,自本月28日后,银行远期售汇成本将有所提升,银行料将把这部分成本分担给客户,进而影响企业远期购汇需求。”


东正期货资深外汇分析师元涛认为,未来企业远期购汇需求有可能减少,这将降低市场对美元的需求、提高做空人民币成本。在此背景下,人民币下行压力将有所缓解。“不过,在美联储加息周期下,这可能仅能减缓人民币贬值速度,但未必能改变这一趋势。”他说。


花旗银行最新观点称,央行实施上述工具,显示了更大的政策决心和逆周期调整的优先级,但对掉期市场的影响可能是喜忧参半。


截至发稿,在岸人民币、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分别报7.1525、7.1557,为近28个月新低。


远期售汇成本上升


远期售汇外汇风险准备金率属于逆周期调节工具。通过此方法,监管层可以防止人民币过度单边升值或单边贬值,以实现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下的双向波动。调整远期售汇准备金一般可视为监管层引导人民币汇率预期的明确政策信号。


远期售汇业务则是企业和银行提前约定,在未来某个时间节点,银行按照约定价格卖出外汇给企业。这是银行向企业提供的一种汇率避险衍生品产品,企业可以借此规避汇率波动风险。


在企业远期购汇后,银行要平盘,银行需要在即期市场购汇,进而推升对美元需求。从另一个角度看,这将增加人民币贬值压力。央行对银行的远期售汇业务征收远期售汇外汇风险准备金,冻结期为一年,这中间没有任何利息,银行将损失这一部分的收益。金融机构则有可能将这部分成本转嫁给企业,这将导致企业的远期购汇需求下降,银行为平盘敞口即期购汇需求也随之减少,人民币即期的贬值压力进而将有所缓解。


元涛举例称,一般外贸企业需要向银行购汇。如果一个外贸企业向银行申请了一年远期500万美元的购汇额度,那么银行便需要再同时买入500万美元。在央行提升外汇风险准备金率后,银行需要缴纳100万美元的外汇风险准备金。如果以当前4%的一年期美元拆借利率计算,企业远期购汇额外的掉期成本将增加500多个点。


“钱都是有成本的。”前述国有大行人士亦表示,“当购汇成本增加,那外贸企业就要想想要不要在远期市场上买美元了。况且,外贸企业历来对汇率波动比较敏感。”


实际上,这并非是央行首次使用这一工具。2015年8月31日,在“8.11”汇改后,为抑制人民币汇率的过度波动,央行将银行远期售汇业务纳入宏观审慎政策框架,对开展代客远期售汇业务的金融机构收取外汇风险准备金,准备金率定为20%。


2017年9月,人民币贬值压力消除,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从20%调至0。2018年8月,人民币贬值预期升温,央行将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从0调整为20%。2020年10月,央行将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从20%下调为0。


缓解人民币贬值速度


复盘前两次央行调整远期售汇风险准备金情况,当央行征收外汇风险准备金后,企业的远期购汇规模将快速下降至极低水平,远期结售汇可以保持净结汇。此外,企业也有可能选择成本相对低的期权,进而推升对期权的需求。


元涛认为,未来市场有可能重现上两次央行调整远期售汇风险准备金后的情况。“对于人民币汇率走势来说,此举将导致美元需求减少,进而缓解人民币贬值速度。但从趋势来看,可能变化不会太大。”他说。


金融机构NatWest Markets经济学家刘佩倩也认为,央行旨在减缓贬值步伐,但不太可能扭转局面。但他也表示,这一趋势主要与美元走强相一致。近几个月来,不仅是人民币,多数非美货币都大幅贬值。截至26日,欧元和英镑兑美元汇率已跌至20年和37年新低。


在元涛看来,未来一段时间内,决定人民币汇率走势的因素,还将是中美货币政策周期及中美经济走势。其中,人民币汇率来自外部的压力将比较大。在美联储强势加息的背景下,人民币汇率阶段性承压,但不具备趋势性大幅贬值条件。


9月22日,美联储公布9月利率决议。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决定上调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75个基点,至3.00%-3.25%,这是6月以来连续三次大幅度加息。


不仅如此,在最新公布的经济预期概要(SEP)中,美联储更是将2022年联邦基金利率中值设定为4.4%,较6月上修100个基点,2023年为4.6%,上修80个基点,2024年为3.9%,上修50个基点,2025年为2.9%,长期利率中值维持在2.5%。这彻底粉碎了美联储2023年降息的幻想。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说道:“到目前为止,通胀水平没有像美联储预期的那样回落,这并不是我们想要的。”


元涛认为,如果美联储持续加息,人民币下行压力继续加大,未来央行有可能将继续出手缓和市场预期。


汇丰银行外汇策略师陈敬阳也认为,央行仍有较多政策工具来捍卫人民币汇率。“我们还没有看到很多有意义的干预迹象,如果我们看到人民币贸易加权指数快速下跌,那么可能会更多直接干预措施,如再次下调外汇存款准备金率。”


此前,一些外资行交易员对笔者表示,在强美元的背景下,央行在意的可能并非是整数关口,未来7.3可能是一个较为重要的点位。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多国政府均开始干预外汇市场。上周,日本政府首次以卖出美元、买入日元的方式干预外汇市场,此举尚属24年来首次。印度央行行长达斯表示,尽管印度央行对卢比汇率的目标价没有计划,但印度央行将确保外汇市场避免发生剧烈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