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能源 > 政策解读 > 正文

楼市“松绑”,青岛等地为何反转?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2-09-25 19:21:21

楼市“松绑”,青岛等地为何反转? 


9月中旬以来,不少城市陆续出台楼市“松绑”政策。


在这一轮“松绑”中,宁波、青岛、苏州、济南、郑州等热点城市纷纷发布相应政策,全面(或部分)取消楼市限购政策。


比如,青岛9月15日发布的《我市动态完善房地产政策》中提到,二手住房不再限购。苏州9月14日传出消息,全市取消首套房限购,下辖的6区交易中心已开始执行该政策。


彼时,行业内不少声音直呼,“全面取消限购的大潮开始了”。


但不久上述两地相继撤回楼市“松绑”政策,引发广泛关注。


“松绑”力度远胜以往


与以往不同,此轮楼市“松绑”,有着显著的特点。


广东房产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李宇嘉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最近放开限购政策的城市,都是区域热点城市,不再是过去的三四线城市。


“这一轮放开限购的背景,主要是8月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提出各地可‘一城一策’,阶段性实施灵活的地产调控政策。”李宇嘉说。


对于这些热点城市而言,此轮放开限购的政策力度远胜以往。


据了解,宁波早在9月8日就已全面放开限购,家庭购房不再限制套数。虽然宁波的“松绑”没有公开发文,但根据当地房产交易市场具体执行的政策,在购房审核方面,宁波已经全面放开了楼市限购。


9月13日,郑州发布《郑州市公安局关于进一步深化户籍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进一步放宽中心城区落户条件:凡具有合法稳定就业或合法稳定住所(含租赁)的人员,不受社保缴费年限和居住年限的限制,本人及其共同居住生活的配偶、子女和父母,可以申请登记城镇居民户口。


这意味着郑州成为国内第一个真正实现“零门槛”落户的特大城市。


此前,郑州楼市限购条件包括本市户籍的家庭可购买2套,单身可购买一套;外地户籍居民想要买房,需要在郑州缴纳24个月的社保或个税。一旦取消落户限制,相当于直接降低外地人在郑州购房的门槛。


苏州9月14日的“松绑”限购政策提出,非苏州户籍者在苏州六区(吴中区、吴江区、姑苏区、相城区、高新区、工业园区)购买首套房,无需开具社保证明或个人所得税证明,但限购1套。苏州本地户口的家庭,最多能购买3套。


9月15日,济南也发布消息,限购区域从此前的8个区调整为二环以内的历下区、市中区2个区。


值得注意的是,青岛、苏州很快撤回“松绑”政策,再现楼市政策“一日游”现象。



青岛城市景观。图/图虫创意


青岛在发布楼市调控新政一天后,删除了“二手住房不再限购”字眼;苏州则在传出全面取消限购两天后出现政策反转,宣布继续执行限购。


重新调整之后,苏州的政策是:除吴江区开放限购外,其他五个区即吴中、姑苏、相城、高新和工业园区均恢复了此前的限购政策。


苏州相城区房管局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外地人购房还是需要6个月社保或者个税证明。


“松绑”与紧急撤回背后


为何这些城市大幅度“松绑”楼市限购?为何又在出台相关政策之后紧急撤回?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认为,此类调整说明政策放松过程中,各地担心出现炒房等市场乱象。


国家统计局网站9月16日公布的数据显示,8月份,全国70个大中城市中,商品住宅销售价格下降城市个数有所增加。


具体而言,8月份,70个大中城市中,新建商品住宅销售价格同比下降的城市有49个;二手住宅销售价格同比下降的城市有61个;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增速为-23.0%。


地产市场的不振,直接传导到土拍市场。今年1~8月份,全国房企土地购置面积同比增速为-49.7%,而土拍市场又直接影响到各个城市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


上述放开限购的城市也不例外。以青岛为例,其2022年第三批次集中供地于9月16日正式收官。在这次集中供地拍卖中,约85%的地块以底价成交,地块的整体溢价率低至1.14%,较今年的首轮和次轮集中供地均有下降。


从拿地房企来看,成交的30宗地块中,22宗地块背后有平台类公司的参与。


平台类公司一般是指由地方政府及其部门、机构等,通过财政拨款或注入土地、股权等资产设立的,承担政府投资项目融资功能,并拥有独立法人资格的经济实体。


比如青岛城投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6.90亿元的底价摘得青岛李沧区楼山二支路的一宗地块。青岛城投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权,由青岛市国资委100%掌握。


此前,青岛市中心热门地块市南区CBD南京路1号,也以底价成交,拿地房企为青岛海诺建融置业有限公司。这家公司是青岛海诺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青岛海诺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则由青岛市市南区财政局100%控股。


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本地城投公司接盘的土地,实际上只能起到兜底作用。


根据中国房产信息集团(CRIC)统计,2021年至2022年集中供地项目的整体开工率为33%,而平台类公司拿地开工率只有16%。


“现在市场太差,很多地方平台公司拿了地也不敢开工,都在苦苦支撑。”有业内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上述业内人士还透露,周转率对于地产行业非常重要,如果拿地太久不开工建设,不能及时回笼资金,下一步不论对平台类公司还是地方财政,都将形成更大压力。


在市场下行趋势下,楼市全面放开限购也被不少城市寄予厚望。有分析指出,不少城市尝试通过放开限购,来缓解楼市下行压力。但另一方面,又担心相关政策的全面“松绑”引发炒房现象回潮。


“不排除各类政策放松过程中,可能会形成一些新的炒房现象,导致楼市调控出现新压力。”严跃进说。


事实上,在放开限购之后,不少城市的购房者都在“摩拳擦掌”。在苏州解除限购政策消息发布的第二天,有当地楼盘销售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当天就接到了不少江苏省内和上海购房者的电话咨询。


8月5日,廊坊市政府宣布全面放开楼市限购,取消户籍、社保(个税)等方面限制性的购房条件。数据显示,此后当地新房成交量出现明显回升,特别是中秋节假期期间,不少燕郊中介都反映,来了不少北京的看房客。


“市区不放郊区放”


不过,李宇嘉认为,目前市场整体成交量仍旧低迷,原因不完全是限购政策造成的。在他看来,最根本问题在于供给端的风险冲击和需求端的预期不振,背后的原因是疫情叠加经济下行导致的收入减缓,以及潜在购房者对未来收入和工作前景不看好。


近年来,各个城市的政策,都力图在“房住不炒”与提振楼市之间寻找平衡点。


那么,该如何既强化“房住不炒”的基本定位,又在一定程度上提振楼市呢?


中国新闻周刊注意到,不少城市都选择了区域性放开限购这一策略。


比如济南,除了历下区、市中区实施限购外,其他区域或二环外不再限购。青岛则针对非限购区域,明确本地户籍和外地户籍都可购买3套及以上房产。


李宇嘉认为,热点城市主城区楼市目前的下行状况,本质上是阶段性的,因为主城区的需求比较集中,新房供应又偏少,回暖只是时间问题,分区域限购政策实际上起到一层“隔离”的作用。


“热点城市核心区域全面放开,买多少套都不限制,很可能造成房价短时间出现较大波动,与‘房住不炒’原则背道而驰。但城郊区域供应比较大,需求前景目前看并不乐观,这样的区域可以完全放开。”李宇嘉说。


严跃进也认为,近期放松限购的一个显著特征是“市区不放郊区放”。


李宇嘉说,政策不管怎么调整,“房住不炒”和不以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经济的手段,始终是国家的既定政策,也是各地调控的原则。


不过,如何定义稳定的市场,需要合理的参照系。不少业内人士认为,目前的楼市不能只和历史高位的数据对比。


“最近五六年,楼市的销售量一直在历史最高水平徘徊。今年的销售量相比去年、前年有所下行,但相比2019年、2018年甚至2017年和2016年,依然在一个历史高位上,对不少城市而言,依旧是历史第三或第四的好成绩。”李宇嘉说。


严跃进则表示,未来放松限购政策,会更强调循序渐进的做法,而不是一次性放松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