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能源 > 政策解读 > 正文

基金降费对公司营收影响有限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2-09-25 14:38:47

基金降费对公司营收影响有限


近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降低市场主体制度性交易成本的意见》(下称《意见》),鼓励证券、基金、担保等机构进一步降低服务收费,推动金融基础设施合理降低费用。市场上关于基金降费的讨论愈演愈烈。


权益类基金降低管理费等运作相关费用仍是少数


管理费、托管费、销售服务费均是基金运作期间产生的费用,这类费用通常会每日计提并体现在基金净值上,所以降低这类费用对基金持有人的收益提升最直接。这一点在纯债型基金上体现得最为显著,过去2年因为整体利率下行,这类基金的票息收益也处在下行过程中,较高的运作费用摊薄了业绩。


今年以来共有25只基金降低管理费,以建信纯债为例,基金成立以来年化收益为4.45%,今年以来获得2.55%的绝对收益,五月基金将管理费从0.6%降至0.3%,托管费从0.2%降至0.1%,为稳定收益起到了明显作用。但是,实际上建信纯债0.6%的管理费设置相比同类0.3%的均值偏高,真正将费率降至平均水平以下的这类产品仅有长信纯债一年、建信纯债等14只。


把视角放到主动权益基金,今年以来降费的仅有泰信智选成长、招商优势企业等6只。以后者为例,基金上半年以中国建筑、中国核电、长春高新等基建、消费板块的细分行业龙头为主,下半年或减持消费板块、大幅增加半导体公司的配置比例,因此在跟随市场的大幅回撤后很快收复失地。而从业绩影响上看,该基金调降0.9%的管理费和0.1%的托管费对业绩会有一定正向贡献,但是因为权益类基金波动较大,直接降低运作费用对持有人业绩影响较小。此外,因为6只基金规模均不到3亿,降低运作费用对公司营收影响不大,降费可能更多出于政策考虑。


从供求关系来讲,投资者在选择申购基金时,会有低费率倾向,毕竟在较难客观评价基金未来收益率的情况下,低费率的基金天生具备成本优势。另外,从规模经济理论分析,伴随着规模增长,基金的长期费用曲线会向下倾斜,现实中美国多数共同基金会根据基金规模设置费率阈值,以设定最优费率结构。


由此看来,在公司之间互相抢占基金市场份额现象日趋激烈的背景下,主动基金降费可能并非微型基金的专利,但在此之前,评价主动基金的核心指标还是基金经理的投资水平。


申购费等一次性费用


降费主体主要为销售机构


除每日计提的运作费用,另一类主要费用是包含申购费、赎回费、转换费等在内的基金交易费用,但这类费用优惠更多体现在销售机构对费率的打折上。这里会涉及到A、C份额基金的选择,在实际操作中,购买产品的类型、金额大小、时间长短等因素都决定了一只产品A类和C类份额的优惠水平,要计算买哪类份额的基金更划算,只需要比较申赎费用和销售服务费的高低就可以了。



总体上看,打算短期持有权益产品的小资金购买C类份额更划算,如果结合基金的降费,部分产品的降费对投资者更为有利。以8月15日公告降费的东方量化多策略为例,一笔50万元以下的资金计划购买:A类申购费率为1.5%,七天以内赎回费率为1.5%,七天至三十天赎回费率为0.75%,三十天至一年赎回费率为0.5%,一年至两年赎回费率为0.25%,超过两年赎回费率为0。C类申购费为0%,七天以内赎回费率为1.5%,七天至三十天赎回费率为0.5%,超过30天赎回费率为0,但销售服务费降至0.01%。通过互联网等渠道以一折的申购费率购买A类份额,在任意持有期有需要支付0.15%的费用,而这笔费用折算成销售服务费达到15年,可见降费极大利好该基金C份额持有人的短期交易。当然结合机构投资者占比分析,他们调降费率可能还是为了方便机构灵活择时。


身处公募大时代,不管是过去销售机构竞争刺激下的交易费用打折,还是可能成为常态的降低运营费用,渠道让利的价格竞争几乎不可避免。长远来看,以客户为中心才是费率变化的最终导向。因此,公募基金势必还会经历一些模式上的探索,基民可以在过去比较AC性价比的基础上,也关注下心仪基金的其他费率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