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能源 > 新能源 > 正文

新能源汽车要承担扩内需促发展重任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0-05-27 10:03:53

新能源汽车要承担扩内需促发展重任


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统计,今年4月,全国汽车销量207.0万辆,同比增长4.4%;其中乘用车销量153.6万辆,同比下降2.6%;商用车销量53.4万辆,同比增长31.6%;新能源汽车销量7.2万辆,同比下降26.5%。

这组数据显示,在经历新冠疫情的猛烈冲击后,我国汽车市场顽强复苏重现生机,但其中的新能源汽车却以大幅下降的巨大反差掉队了。更让人不安的是,在国家延长新能源汽车补贴和减免购置税2年,降低补贴退坡幅度,多地拿出真金白银奖励新能源汽车消费,取消或放宽限购限行措施等一系列利好政策的推动下,新能源汽车的主力车型——纯电动汽车仍然交出了仅售4.3万辆,环比疫情严重的3月下降8.8%,同比去年同期下降33.9%的最差成绩单。这似乎在提醒汽车界,在汽车市场整体回暖的形势下,新能源汽车没有得到消费者的青睐。

这是为什么?

1

新能源汽车产业还未成熟

早在去年7月13日,2019年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实施的第一个月,笔者就提出在传统汽车销量连跌12个月的情况下,新能源汽车仍然连续多年高增长不合逻辑。符合逻辑的新能源汽车市场应该是“与传统燃油车同起同落,涨时没有燃油车高,跌时更比燃油车低”。后来市场的发展印证了这一观点,当年7月底,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销就出现了同比分别下降6.9%和4.7%,环比下滑高达47.5%的局面。至今连跌10个月,而且真的是涨时没有燃油车高,跌时更比燃油车低,恢复得还比燃油车慢。

造成这一现象的主要原因是新能源汽车市场并未真正成熟。

我国新能源汽车市场是在高额补贴政策的强力推动下发展起来的。一方面,政府指定了试验示范城市或地区、规定了技术路线、规定了续驶里程、规定了可以享受补贴的车型、规定了具体的补贴钱数;另一方面,汽车市场最发达的地区如北上广深,又迫于城市承载能力的不足,实施了严厉的限购限行措施,仅对新能源汽车网开一面。在政府的强势、车企和消费者的相对弱势之下,新能源汽车按指定路线得到蓬勃发展,跃居世界领导者之位。

而在这一过程中,世界形势发生了悄然变化,原本欧美日韩对新能源汽车,特别是纯电动汽车并不感兴趣,只有特斯拉异军突起。而大众门事件阻断了传统燃油车的生路,中国新能源汽车的突破,使世界汽车巨头走上中国之路,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变成国际竞技场。本就不成熟的市场加上疫情来袭,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提前进入全面竞争时期。

2

市场发生巨大变化

如果说2019年以前,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上的竞争还仅仅是新造车势力挑战传统车企,竞争集中在造车理念、销售方式、服务内容之间的碰撞,那么,随着特斯拉的快闪进入,随着欧美日韩将中国视为主场,中国市场逐渐形成自主、合资、外资三足鼎立的局面。竞争也从造车、营销、服务等基础层面,扩大到长期战略的锚定、全新整车平台的开发、先进智能技术的整合、基础设施的配置、全球产业链的调整、高质量产品的保证、品牌的再造等全产业的竞争。在鼎立的三足中,在技术沉淀、投资规模、开发能力、质保水平、市场规模、品牌影响力诸方面,自主一足都显弱势。

与此同时,经过政府、行业、企业十余年不遗余力地大力推广和科普教育,中国消费者已经从一无所知成长为挑剔的消费者,开始对新能源汽车评头论足、挑三拣四,不再容忍半路抛锚、无处充电、夏天一身汗、冬天裹毛毯、买时贵、卖时贱、为“自燃”提心吊胆。我们企业的技术进步显然没有跟上消费者的要求。

随着外资、合资企业的发力,我国新能源汽车市场开始分化为三级市场:以特斯拉、蔚来、理想为代表的高端市场;以合资车企及比亚迪、北汽新能源、上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威马、小鹏为代表的中端市场;以奇瑞、江淮、合众为代表的低端车市场。

这三个市场上的竞争刚开始不久,但强弱之势已露端倪。初入中国的特斯拉在高端市场上一枝独秀,蔚来、理想紧紧跟随。在中端市场上,以比亚迪为首的国内企业还有很大优势,但待合资企业发力后,这一市场将成为竞争最激烈的战场,自主企业可能要长期处于守势。低端市场,特别是广大农村市场还是一片蓝海,特斯拉不会去做,合资企业暂时顾不到,这里可以成为自主车企重新强大的根据地。

3

负重前行是使命所在

回首新能源汽车大发展的十年,我们取得了巨大成功,新能源汽车产销量、保有量全球第一,登上世界汽车产业引领者宝座,掀起了世界性的汽车电动化热潮,揭开了汽车向智能化、网联化、共享化、绿色化发展的新篇章。特别要指出的是,我国新能源汽车的发展还是试验示范性质的,在国内外都没有先例,出现一些不足在情理之中,融入世界汽车竞争格局是必然趋势,爬坡过坎负重前行是使命所在。

在刚刚召开的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上,部分汽车界人大、政协代表提出了完善政策措施、继续支持新能源汽车发展的建议。

长安汽车总裁朱华荣提出:针对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仍然为政策主导型市场,发展面临市场竞争日益加剧、发展动力亟待转换、核心技术供给不足、质量保障体系有待完善、产业生态尚不健全、私家车需求尚未激发等问题,审视新能源产业发展战略,优化顶层政策导向;改善新能源汽车使用环境,激发消费新能源汽车动力;继续加大对使用新能源车鼓励的建议。他还提出倡导领导干部及公务人员、公众人物,优先使用、购买中国品牌汽车的建议。北汽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徐和谊提出《以产融结合新模式推进新能源汽车产业行稳致远》的建议;奇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尹同跃提出了《制定新能源汽车核心零部件再制造再利用政策》的建议。

政府对新能源汽车的发展也给与了充分的肯定和支持。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特别强调,要重点支持既促消费惠民生又调结构增后劲的“两新一重”建设: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新型城镇化建设和重大工程建设。而“建设充电桩,推广新能源汽车”被列为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的重点项目,成为“激发新消费需求、助力产业升级”的抓手。此次《政府工作报告》将新能源汽车列入意义重大,可以说,新能源汽车在国家实施扩大内需战略,推动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过程中,占据了比先前更加重要的地位。

今年的形势表明,我国新能源汽车的发展不会一蹴而就,不会一帆风顺,不会起步时领先就永远领先。近日,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理事长陈清泰在接受媒体采访,回答“疫情之下,新能源车企会重新洗牌吗”的问题时指出:与其他行业的发展历程一样,新能源汽车要经历一哄而起、大浪淘沙、脱颖而出三个过程。在产业化开始的时候,有大量的创新者、创业者、投资人涌入。随着产业逐渐成熟,有的企业上去了,有的企业不行了,出现大浪淘沙局面。再往后市场向优强企业集中,最后有少数企业脱颖而出。他指出,这是一个必不可少的过程中,在这一过程中,政府要创造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在回答记者补贴政策延长2年,对新能源汽车有多大作用时,陈清泰说:这个政策是恰当的,是经过充分研究之后推出的,我相信再给两年时间,新能源汽车的情况会好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