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能源 > 民企 > 正文

我国碳排放的主要来源是煤炭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0-11-11 18:02:34

我国碳排放的主要来源是煤炭


我国碳排放的主要来源是煤炭,其中,煤炭消费占比最高的是煤电。据统计,截至2019年底,我国煤电装机达到10.4亿千瓦,2019年煤电发电量4.6万亿千瓦时,在各自总量中分别占比52.0%、62.3%,较“十二五”末下降7个百分点和5个百分点。

占比虽有所下降,但煤电仍是我国目前乃至中长期电力供应的主力。

“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实现碳中和的时间减半,难度加倍,任务艰巨。”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经济技术研究院院长周原冰表示,“对应碳中和目标,意味着供电碳排放必须从600克/千瓦时下降到100克/千瓦时,甚至50克/千瓦时。”

周原冰直言,要实现“2030年前碳排放达峰、2060年前碳中和”目标,我国煤电装机必须在“十四五”达峰,并在2030年后快速下降。

华北电力大学教授袁家海则指出:“电力部门要在2050年前实现零排放、2060年前实现一定规模的负排放,才能支撑整个能源系统实现碳中和。”

煤电担负的减碳任务十分艰巨,但煤电的生产方式决定了大量二氧化碳的排放,碳捕获、利用与封存(CCUS)被视为解决这一短板亟待突破的技术。但CCUS在实际应用中究竟能够作出多少贡献?

从技术上,CCUS目前尚未展现出足够的商业化可行性。“根据目前情况测算,煤电应用CCUS将使能耗增加24%到40%,投资增加20%到30%,效率损失8%到15%,综合发电成本增加70%以上。”周原冰指出,CCUS在实现碳移除、碳中和中不可或缺,但在煤电领域难有大规模应用可能。“即便没有CCUS,煤电未来的竞争力也将随着可再生能源成本降低而大大减弱;CCUS带来的成本大幅增加更是煤电难以承受的。”

袁家海也指出,单独依靠CCUS未必是电力系统实现脱碳的经济选项。“从最大化利用现役资产而言,生物质掺烧加CCUS可能是一条可选路径。”

在尽可能降低煤电碳排放强度的同时,为了控制碳排放总量,煤电的产能限制也需要坚持下去。针对“2030年碳排放达峰、2060年实现碳中和”目标,受访专家普遍对我国煤电装机容量未来峰值给出了11-13亿千瓦的预测,煤电产能整体增长空间已十分有限。

“煤电供给侧改革近年来取得了显著成效,仍有必要继续实施,优化存量煤电,主动减少无效供给。”华电集团副总法律顾问陈宗法指出,煤电产能过剩仍是发电行业的“风险源”,煤电要实现脱困、转型,增量要严格控制,存量要先完成淘汰关停与重组整合,再分类实施升级改造。“从企业的角度讲,希望国家能建立起帮助煤电退出、促进能源清洁转型的公平长效保障机制。”

国网能源研究院能源规划所主任工程师张富强指出,“少新建、多延寿”是减少煤电新增投资、发挥存量煤电作用的重要途径。“按30年设计寿命计算,2020-2030年将有1.4亿千瓦煤电机组退役,2030-2050年则高达9亿千瓦。从国际经验和我国早期投产煤电机组来看,煤电机组运行寿命可以延长至40-5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