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IT > 正文

微博面临前狼后虎,还能战否?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2-09-03 10:34:47

微博面临前狼后虎,还能战否? 


日前,发布了今年二季度的财务报告。刚满13岁的似乎步入了“中年危机”,其营收及盈利能力却没能随其年龄一样相应增长。


财报显示,第二季度净收入为4.5亿美元,同比下降22%;同期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830万美元,同比下滑65%。


值得关注的是,的月活小幅上升,6月月活达到5.82亿,同比净增加约0.16亿用户。不过,这一月活水平在同为社交媒体平台的对手面前,并不具备足够的竞争力。而在抖音、快手等在短视频、直播赛道大放光彩的劲敌面前,越来越难攻下用户的使用时间。


实际上,曾在短视频领域有过短暂的高光时刻,其投资的一下科技曾先后打造出秒拍和小咖秀两款明星产品,但昙花一现后,在短视频赛道再未掀起大的声量。折戟短视频后,眼下有意重回自己的“舒适区”,再度发力超话。


赚钱难的微博盯上会员改名服务


9月伊始,发布了截至2022年6月30日止第二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业绩,年过13岁的并未在二季度展现出亮眼的吸金能力。


财报显示,第二季度净收入为4.5亿美元,上年同期收入为5.75亿美元,同比下降22%,环比下降7%。雷达财经注意到,这已是连续两个季度营收出现下滑。


具体来看,的各项业务在第二季度“全盘皆输”。其中广告及营销收入录得3.86亿美元,上年同期为5.02亿美元,同比下降23%。对于该项收入的减少,解释称,疫情在国内主要地区的再度爆发和防疫管控的措施,以及宏观经济不确定性因素对国内广告行业产生的广泛负面影响。


第二季度,于增值服务录得的收入为6460万美元,上年同期为7210万美元,同比下降10%,这是因为报告期内于会员服务收入和游戏相关服务收入的下降所致。


利润方面,第二季度,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830万美元,上年同期为8103万美元,同比下滑65%。


并不亮眼的业绩压力之下,第二季度也在缩减成本。第二季度,的成本和费用合计达3.56亿美元,上年同期为3.81亿美元,同比下降了7%。其中,销售与营销费用为1.16亿美元,上年同期为1.54亿美元;产品研发费用为1.06亿美元,上年同期为1.01亿美元;一般及行政开支为2881万美元,上年同期为3287万美元。


营收下滑、利润下跌的双重难题面前,针对会员的昵称“动了心思”。据了解,目前按照的规定,非会员用户每个自然年可修改1次昵称,会员用户则可根据等级的不同,每自然年内修改3到5次昵称。


今年8月,方宣布,为了满足部分年费会员在5次改昵称机会使用完后仍想改昵称的需求,特别上线了单次改名卡服务。然而,推出的这项服务并不免费,仅仅用来修改昵称、有效期在31天的单次改名卡定价118元。


与之对应的是,的包年会员售价也才118元,叠加返现金或者连续包年的活动,算下来月均不超过5.5元。定价颇高的改名卡,为引来不小的争议,不少网友称其“吃相难看”。


在引发用户的质疑后, 会员便草草下线了该服务,彼时给出的理由是“不少用户反馈功能上存在问题,为了更好的排查问题”。 作为补偿,给所有已购买改名卡的用户赠送了一年会员。


值得一提的是,业绩颓软的同时,在资本市场上也没能迎来好运。早在2014年4月,便于纳斯达克敲响上市之钟;去年11月,又成功回港在港交所实现二次上市。纵使成功登陆中美两地的资本市场,但在二级市场上的表现却一言难尽。


不仅美股距巅峰时期的300亿美元市值越来越远,回港后其股价首日也惨遭破发,最新股价仅为彼时发行价的一半多。


微博难攻下用户使用时间


互联网大战之际,新浪熬走腾讯、搜狐、网易等一众产品笑到最后,从此独霸“”二字。然而,面对来势汹汹的后起之秀,艰难地坚守着属于自己的社交阵地。


财报显示,6月月活达到5.82亿,同比净增加约0.16亿用户,其中95%的月活用户来自移动端;6月的日均月活达到2.52亿,同比净增加约0.07亿用户。


对此,CEO王高飞表示,“得益于在社交媒体领城的独特定位和竞争优势,我们的用户规模和活跃度保持良好态势,尽管我们在渠道投入方面削减了开支”。


纵向来看,的月活实现了小幅的增长,但横向与同为社交媒体的竞争对手相比,却面临不小的压力。


易观千帆数据显示,7月月活排名前10的应用中,主打社交的微信、QQ以10.11亿、6亿的月活分列榜单榜首和第七的位置,近年在短视频、直播赛道异军突起的抖音、快手也分别以7.15亿、5.1亿的月活高居榜单第五和第八的位置,而未能跻身榜单前十,以4.9亿的月活卡在第11的位次。


虽然早在2009年就已问世,算得上是社交媒体平台的“老人”之一,但比其晚出生的后生们在抢占用户的时间方面可一点也不心疼这个前辈,这便让的用户粘性经受考验。


易观千帆数据显示,以今年7月为例,的人均单日启动次数为8.72次,超过抖音和小红书的6.33次、5.24次,但不敌快手的11.69次。


与此同时,在用户的人均单日使用时长上,却被甩开不小的差距。7月的人均单日使用时长为36.43分钟,快手、抖音的人均单日使用时长分别为133.45分钟、105.68分钟,分别是的3.67倍、2.9倍。就连月活不敌的小红书,人均单日使用时长也长达57.24分钟,比高出20分钟以上。


互联网观察人士指出,互联网时代,用户的使用时间是各家必争的重要资源,谁能抢到更多的用户使用时长,谁就更有希望能抢到背后潜藏的商业机会,因此各个平台都希望能跟用户建立更为紧密的联系,以保持粘性,便于进一步推进商业化的进程。


折戟短视频,难再造爆款


实际上,近年来随着短视频和直播的兴起,互联网上传统的图文社交平台正面临着巨大的冲击。为了应对市场上日益激烈的竞争,并非无动于衷,曾推出多款产品应战。


早在2013年,便对打造出秒拍的一下科技进行了投资,占到了短视频赛道的先机,彼时的快手只是一个GIF制作工具,抖音更是还没有出生。2016年,一下科技又推出以明星对嘴出圈的小咖秀。然而,秒拍、小咖秀两款产品在短暂的吸引了一波热度之后,便失去了后劲。


此后,快手、抖音开始逐渐瓜分短视频赛道的市场份额,不甘落后的决定自研产品,于2017年推出与Instagram的story功能类似的故事,2018年又在故事的基础上打造了爱动小视频。


一系列冲击短视频赛道的动作未在市场掀起波澜之后,并未死心。2020年,再推星球视频;同年7月,又豪掷5个亿,推出“视频号计划”,开始加大对视频号的扶持。但时间证明,在短视频领域的几番“折腾”,都没弄出太大的名堂。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发力短视频,近年还推出过多款其他类型的社交App,如2019年推出主打时尚社交的绿洲App,并拉来一群明星入驻,想借此打造中国版的Instagram;今年3月,旗下的潮流社区App Hobby 上线,这款应用打出“玩转潮流文化元宇宙”的口号,试图搭上大热的元宇宙噱头。


虽然一直有意再造一个爆款应用,但目前来看,前述的几个产品并未帮在互联网上激起太大的水花,再造爆款应用的美好愿望也仍未实现。


眼下,在多番尝试之后,似乎又想回到自己的“舒适区”。今年一季度的财报中,就重点强调了超话社区的用户规模、发帖人数、发帖量等关键数据。第一季度,超话完善了社区产品机制,并融合至用户的核心消费场景。3月份,其社区用户规模持续提升、环比12月提升双位数,社区发帖人数、发帖量均实现快速增长。


雷达财经注意到,目前已将底部导航栏的一级入口进行了调整,将此前“霸占”第二栏的视频号更换为了超话;而之前推出的进军短视频领域的星球视频也于今年6月重新升级,以星球App的形式回归,不过改版后的这款软件被外界评价更像“自立门户的超话”。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眼下对旗下的短视频产品“松手”,并对超话社区再度加大扶持力度,这在一定程度上表明短视频对的重要性正在逐渐下降,转而去发力自己擅长的兴趣社区。


不过,业内人士也指出,打造的超话此前曾一度成为饭圈“粉黑大战”的温床,因此成为“清朗·‘饭圈’乱象整治专项行动”重点关注的对象,此后下线“明星势力榜”、明星分类“积分助力”机制。此次再度将超话提至重点发力的项目层级,需在监管和用户及社区运营方面做好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