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IT > 正文

背靠小米、OPPO的帝奥微IPO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1-12-03 19:55:39

背靠小米、OPPO的帝奥微IPO


核心提示:

1、帝奥微IPO上市,背后“豪华”股东阵营现身,小米旗下产业投资平台小米长江产业基金为帝奥微电子第四大股东,持股7.5%;OPPO广东持股4.33%,为第七大股东;澜起科技旗下的澜起投资持股1.46%;京东方旗下的国科京东方持股0.31%。

2、招股书显示,2018-2021年上半年,帝奥微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41.27%、39.80%、37.34%和48.84%。在2021年上半年之前,帝奥微的毛利率整体是处于下降状态。而且行业内头部公司如圣邦股份这几年的毛利率一直在45%以上,2021年上半年达到了51.22%,思瑞普的毛利率一直在50%以上,侧面反映出帝奥微竞争力有待提高。

3、报告期内,帝奥微的研发投入分别为2512.46万元、2186.58万元、2605.06万元、1919.08万元,分别占当期营收比为25.8%、16%、10.52%、8.61%,整体处于下降趋势。帝奥微的研发费用占比低或许和公司把钱花在了“买楼”上有关,2020年度帝奥微购买了位于上海市闵行区的办公用房屋,分别在2020年和2021年上半年总计支付了购房款共1.72亿元。而且此次IPO募集资金53.87%的资金也要用于盖楼。

4、帝奥微在IPO前,还在处理公司决议纠纷案。另外,帝奥微还曾因漏申报进口货物数量和总价,被海关罚处8000元。

------------------------------------------------------------------

近日,模拟芯片厂商江苏帝奥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帝奥微”)的科创板上市申请正式被上交所受理。

据了解,帝奥微成立于2010年2月,属于典型的Fabless模式集成电路设计企业,简单来讲,Fabless模式就是帝奥微将自己设计好的设计图交给代工生产,然后帝奥微再进行销售,省去了中间的加工环节。

帝奥微此次IPO,诸多知名企业作为投资者可以分享其盛宴。既有WPI集团、文晔集团等行业内资深电子元器件经销商,也有小米、京东方、OPPO等终端公司为其“背书”。

然而,凤凰网财经《IPO观察哨》发现,帝奥微股东阵营虽然“豪华”,但其本身问题也不少,中国庭审公开网显示帝奥微在IPO前半个月还在法院处理公司决议纠纷。另外,作为一家高新技术企业,帝奥微的研发费用率远低于同行公司,还花重金买楼,此次募集资金一半以上的资金用于盖楼。

豪华的股东“背书” 小米、OPPO既是股东也是关联交易方

从招股书披露的股权结构图来看,鞠建宏为帝奥微控股股东也是实际控制人,直接和间接控制公司29.79%的股权。其中,鞠建宏直接持有公司25.56%的股权,通过上海芯溪、南通圣乐、上海芯乐和南通圣喜分别间接控制公司1.74%、1.06%、0.90%和0.53%的股权。

另外,小米旗下产业投资平台小米长江产业基金为帝奥微电子第四大股东,持股7.5%;OPPO广东持股4.33%,为第七大股东;澜起科技旗下的澜起投资持股1.46%;京东方旗下的国科京东方持股0.31%。

如此“豪华”的股东阵营,他们究竟看好帝奥微什么?或许从帝奥微的产品和终端客户上能看出一些端倪。

据了解,帝奥微产品主要分为信号链模拟芯片和电源管理模拟芯片两大系列,主要应用于消费电子、智能LED照明、通讯设备、工控和安防以及医疗器械等领域。

而且主要终端客户既有WPI集团、文晔集团等行业内资深电子元器件经销商,也有众多知名终端客户的供应链体系,如OPPO、小米、山蒲照明、大华、海康威视、通力以及华勤等。

招股书显示,帝奥微2018-2021年1-6月份,营收分别为0.97亿万元、1.37亿元、2.48亿元、2.23亿元,而营收的增长跟小米和OPPO等公司的加入不无关系。

2019年底,小米以5456.88万元的价格入股帝奥微,次年从关联交易数据中可知,交易金额由2019年的97.47万增长到了2306.15万元;而OPPO的是在2020年通过非公开发行的方式入股帝奥微,2020年和2021年上半年关联交易金额分别为4705.13万元和6594.65万元,分别占当期营收的19.01%和29.58%。

对于关联性交易,帝奥微表示,报告期内,公司不存在与小米、OPPO直接交易的情形,但存在公司芯片最终应用于小米和OPPO的情况。未来小米和OPPO将继续基于自身市场需求通过经销商向公司采购相关产品。

产品竞争激烈 毛利率波动大

WSTS统计数据,2018年度全球模拟集成电路行业的市场规模为587.85亿美元,较 2017年度同比增长10.8%。2019年受宏观经济下行和短期供给过剩的双重影响,市场规模有所回落,下降至539.39亿美元。在经历2019年行业景气度短暂下滑后,2020年起全球模拟集成电路行业逐步回暖,根据WSTS估计,到2022年全球模拟集成电路行业市场规模将增长至767.57亿美元,2020年-2022年年均复合增长率为 17.43%。

而根据IC Insights数据统计,2020年全球前十大模拟集成电路供应商依次为德州仪器、亚诺德、思佳讯、英飞凌、意法半导体、恩智浦、美信、安森美半导体、微芯、瑞萨电子,合计占据全球市场约63%的市场份额。其中,德州仪器占全球的市场份额比例为 19%,为行业的龙头企业,其拥有上万种芯片产品型号,涵盖各大应用领域。

在与巨头的竞争中,虽然目前帝奥微获得了小米、OPPO等公司的支持,但在规模上还有很大的差距。

2020年德州仪器、安森美、美国芯源、达尔科技营收分别为144.61亿美元、52.55亿美元、8.44亿美元、12.29亿美元;2021年上半年,营收分别为88.69亿美元、31.52亿美元、5.48亿美元、8.54亿美元。

另外,国内A股上市公司中,2020年圣邦股份、艾为电子、晶丰明源、思瑞浦、力芯微、芯朋微营收分别为11.97亿元、14.38亿元、11.03亿元、5.66亿元、5.43亿元、4.29亿元;2021年上半年,营收分别为9.15亿元、10.67亿元、10.66亿元、4.85亿元、3.7亿元、3.26亿元。

而帝奥微2020年和2021年上半年的营收为2.48亿元和2.23亿元。

另外,帝奥微的毛利率也低于同行头部公司。

招股书显示,2018-2021年上半年,帝奥微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41.27%、39.80%、37.34%和48.84%。在2021年上半年之前,帝奥微的毛利率整体是处于下降状态。

对于今年上半年毛利率上升,帝奥微表示,公司产品销售结构变动导致,具体原因为毛利率相对较低的高速MIPI开关收入占比从2018年的0.21%快速提升至2020年的15.67%;另外受市场竞争因素导致,公司核心产品高性能模拟开关毛利率从2018年的58.43%降低至2020 年的44.84%。2021年1-6月行业平均毛利率与公司毛利率均大幅增长,或与行业缺货较严重,行业内主要公司均提高了产品售价有关。

虽然帝奥微是这样解释,但我们通过A股行业内公司毛利率走势来看,毛利率一直处于上升状态。而且行业内头部公司如圣邦股份这几年的毛利率一直在45%以上,2021年上半年达到了51.22%,思瑞普的毛利率一直在50%以上,侧面反映出帝奥微竞争力有待提高。

研发费用率低于同行 公司“热衷”买楼、盖楼

招股书数据显示,报告期内,帝奥微的研发投入分别为2512.46万元、2186.58万元、2605.06万元、1919.08万元 ,分别占当期营收比为25.8%、16%、10.52%、8.61%,整体处于下降趋势,而行业的平均值分别为16.75%、16.24%、23.97%、17.43%,可以明显看出在研发费用率方面的支出,帝奥微明显这几年要比同行差不少。

对此,帝奥微表示,公司一直重视自主创新,主要核心技术均来源于自主研发,因而研发投入较高;同时,公司业务规模仍处于快速发展阶段,整体规模仍然较小,因而研发费用率相对较高,随着收入规模的快速增长研发费用占比有所下降。

在同行业公司业务规模、营收都在扩大的情况下,帝奥微降低研发方面的投入或难以得到投资者的认可。

凤凰网财经《IPO观察哨》发现,帝奥微的研发费用占比低或许和公司把钱花在了“买楼”上有关。

招股书提到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帝奥微固定资产分别为206.59万元、291.47万元、491.88万元和1.69亿元。

而固定资产中,突然暴增的是房屋建筑物。据了解,2020年度帝奥微购买了位于上海市闵行区的办公用房屋,分别在2020年和2021年上半年总计支付了购房款共1.72亿元。

对此帝奥微解释:本次办公用房购买系公司模拟芯片产品升级及产业化项目和上海研发设计中心建设项目的办公用房,已经公司第一届董事会第三次会议和第一届董事会第五次会议并经2020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和2021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系基于公司未来业务发展需求。

值得注意的是,帝奥微此次IPO拟募集资金15亿元中,53.87%的资金用于盖楼(分别用于上海研发设计中心建设项目、南通研发检测中心建设项目);此外还有5.36亿元用于模拟芯片产品升级及产业化项目;其余1.56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IPO前还在处理公司决议纠纷案 曾因在海关漏税被罚

招股书中提到,报告期内,帝奥微曾存在实际控制人鞠建宏诉公司2011年4月代持股东会决议无效案件,诉讼时间为2021年4月份。

案件起因是,2011年4月15日,帝奥微有限作出股东会决议:“股东会一致同意鞠建宏个人增资入股帝奥微电子有限公司 105 万元人民币(帝奥微电子总股本 10105 万股,每股 1 元人民币,鞠建宏4605万股),鞠建宏代持李鑫(200万股,每股1元人民币),李红娟(300万股,每股1元人民币)。”

时隔十年后,鞠建宏诉称,因该决议中未明确代持股权的来源和方式,后续对于前述事项并未签订代持协议,且与被代持方无任何资金往来,因此诉请人民法院判决确认帝奥微2011年4月15日股东会决议代持部分的决议不成立,涉争的500万股仍归自己所有。

而在2021年6月10日,第三人李鑫、李红娟分别提交《有独立请求权第三人参加诉讼申请书》,请求法院判决确认前述股东会决议中鞠建宏代持500万股股份中200万股归李鑫所有、300万股归李红娟所有。

最终或许是为了让帝奥微尽快上市,鞠建宏最终在帝奥微提交招股书前半个月,同意了法院的调解下,最终调解结果如下:

1、李鑫确认2011年4月15日股东会决议中为其预留的200万股帝奥微股份归鞠建宏所有,鞠建宏同意支付李鑫人民币1800万元(2021年11月16日前支付900万元,2021年12月31日前支付900万元),如鞠建宏有任何一期未足额履行上述给付义务,则李鑫有权按照人民币2000万元(扣除已履行部分)申请法院强制执行。李鑫自愿放弃本案其他诉讼请求;

2、李红娟、鞠建宏、安泰房地产确认2011年4月15日股东会决议中为李红娟预留的300万股帝奥微股份归安泰房地产所有,鞠建宏需在2021年12月10日前将该300万股帝奥微股份无偿过户至安泰房地产名下。帝奥微协助办理过户手续。李红娟自愿放弃本案其他诉讼请求;

3、李鑫、李红娟、安泰房地产、帝奥投资确认对帝奥微历史沿革、股权变动、历次股东会董事会会议及决议、经营状况等均无无任何异议,各方之间无任何其他协议或意思表示;李鑫、李红娟、安泰房地产、帝奥投资对帝奥微的股权份额无其他任何权利诉求;

4、鞠建宏自愿放弃本案其他诉讼请求;

5、各方就本案再无其他纠葛。

2021年11月10日,IPO前鞠建宏与安泰房地产签署《鞠建宏与南通安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关于江苏帝奥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之股份转让协议》,约定鞠建宏将其持有的帝奥微300 万股股份无偿转让予安泰房地产。同日,帝奥微出具了本次转让完成后的股东名册。2021年11月15日,鞠建宏向李鑫支付了首期款项900万元。

另外,帝奥微还曾因漏申报进口货物数量和总价,被海关罚处8000元。据了解,《海关法》规定影响国家税款征收的,处漏缴税款30%以上2倍以下罚款,而帝奥微该笔罚款是漏缴税款的76%,比最低30%金额要高一倍多。

后记

帝奥微是雷军在芯片产业中布下的一颗“重子”,此外,雷军还投资了速通半导体、芯百特微电子、昂瑞微电子、翱捷科技、峰岹科技、灵动微电子和瀚昕微电子等芯片半导体公司,这些公司中,翱捷科技、峰岹科技、帝奥微目前均在科创板IPO申请中。

芯片、半导体作为高新技术领域中至关重要的一环,相关企业应该多注重研发,攻坚核心垄断技术,为行业添砖加瓦。在政策的红利下,如果赚到钱之后转身开始投资买房的话,或许与政策的初心相背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