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IT > 正文

互联网最大战役的落幕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0-05-26 12:00:22

互联网最大战役的落幕


从2013年微信支付诞生,到2016年底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开始两分天下,再到2019年巨头博弈火力走弱。在如今的格局下,任何一方前进一步都会付出巨大代价。面对市场的饱和、监管的压力、垄断的质疑,双方在边界上默契停步,并一起迎来了新的挑战。


0


在马云成为马云之后,能让他在众人前同时显露出恐惧和焦虑两种情绪的事情已不多见。不过2014年初是个例外。


准确的时间是2月3日,大年初四。这不会是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最喜欢讲的一个春节故事——作为中国最成功与最知名的企业家,无论是创业初期在除夕夜忍痛打电话炒掉高管,还是在金庸先生澳洲的家里谈诗论剑,如今都自动带上了一丝传奇色彩——但这可能是中国商业史上最重要的、也被最多人记录下来的一个春节故事:这一天,马云决定紧急召回所有正在休假的公司高管。


军令如山。时任CEO陆兆禧和COO张勇紧忙订下了最近的一个航班。和家人远在夏威夷的时任马云特别助理吴泳铭没有订到航班,于是他直接包下了一架飞机。


不安的情绪在层层蔓延。对于尚未回归的下一级管理者,最新的指令是“初六必须到岗”。不少人连夜飞回杭州,萧山机场的夜晚灯火通明。


所有人感受到了马云的不满,原因大家心知肚明:就在这个春节假期,微信凭借一个叫做“红包”的功能,让超过3000万用户绑定了自己的银行卡。


一位当事人回忆说:“你可以理解为,微信只用了一个礼拜就把支付宝经营了十年的成绩做到了。”


“今天我们发现自己头顶上的天也变了,我们脚下的稳健土地也在变化。”就在2014年1月,马云在发给公司的一封全员信里,好像已经预示了这一场支付战争的到来。


1


硅谷著名的产品大师Paul Buchheit说,最好的产品会让人一旦用上,就再也无法想象没有它们的生活是什么样。这个论断对于微信支付与支付宝来说,实在恰当不过。


如今在中国,每年有1014.31亿笔的支付在移动端发生,总金额347.11万亿元;位于北京的爱马仕商店,每天店员平均会扫十几次二维码,通常一单从5000元到10万元不等;店员Abbey有时使用“亿通行”乘地铁上班,每次只需3元,甚至在其他城市还会有五折优惠;出站后她会看到那个熟悉的乞讨者,胸前挂着一个马赛克般的黑白矩形,提醒别人这里可以付钱;偶尔她会选择滴滴打车,单程27元,“下车也不用输一遍付款密码”。有时她和同事吃饭选择美团外卖,可以 AA 拼单,“每人30几块就可以吃得很饱”。虽然这里只有微信支付的选项,但对普通人来说几乎毫无影响。在各种维度上,这两个蓝色与绿色的不太起眼的软件,帮助支撑着这个已有接近二百年历史的奢侈品帝国的精密运转。


如果纵览时间线,这场支付战争由2013年微信支付的诞生开始,到2016年底格局初定,再到2019年战场上双方火力终于减弱。这场商业战争曾经声势浩大,无论是当年滴滴、快的的网约车之战,还是摩拜、ofo的单车之战,背后都在发生支付战争。


人们总慨叹移动支付对日常生活的渗透与影响,但一个更重要的问题可能是,“如果支付宝在移动支付领域一家独大,中国的互联网生态会是怎样?”


作为如今电商领域新一代重要创始人,黄峥不认为自己属于“腾讯系”,但他不得不承认,如果支付宝一统江湖,拼多多的杭州友商不会这么容易地就让它崛起;同样的境遇也适用于美团,“腾讯不管是创始人的个性、整个团队的气质,还是业务战略,它是能更好和别人结盟的。”如果这个世界阿里的支付宝一家独大,2017年的王兴可能没有机会说出这句评价。


如今这一切都可以停留在假设里。支付战争七年,支付宝领跑优势被微信支付打破,两分天下的格局里,现在任何一方想要前进一步,都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不想再继续打了,再打下去,原本一场没有输家的战役可能会两败俱伤。”一位微信支付的人士告诉《晚点LatePost》。


面对市场的饱和、监管的压力和垄断的质疑,这场规模巨大、价格昂贵的支付战争,就这样悄无声息地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