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社会 > 正文

这是信息社会必须付出的代价?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9-12-04 09:23:58

这是信息社会必须付出的代价?


  近日,网络热传在微信发照片时选择发送原图会泄露位置等隐私信息。微信对此回应称,谣言,这锅不归微信背。如今,任何智能手机拍摄的照片,都含有Exif参数,可调用GPS全球定位系统数据,在照片中记录下位置、时间等信息。无论你用微信、短信、邮件或是其他传输工具发送原图,都会将附带信息一并发送。但用户在朋友圈发送的图片都经过了系统自动压缩,不是原始图片,已不带位置信息,所以各位可以放心在朋友圈刷屏。

  微信的回应其实印证了一个事实:智能手机这个信息时代集大成的工具,早就让现实中的人个个处于“裸奔”状态。无论发信息还是图片,无论购物支付还是手游,手机定位系统无时无刻不在暴露你所处的位置,以及正在吃饭还是睡觉,甚至吃的什么食物、睡的什么房间。哪怕关闭了定位功能,通信公司也能轻而易举地继续追踪。

  通过智能手机获得的数据,可以在公共卫生、社会舆情、公共危机、战争和国家安全等方面发挥效用。相关部门能够根据实时信息制定适宜的应对策略和措施,有效地化解危机,解决问题。

  手机,尤其是手机安装的软件获得的数据,可以帮助公共卫生研究人员研究当下重大疾病爆发的途径、起源范围等,制定应对方案,获得对下一次疾病爆发时的经验和预防措施。例如,美国波士顿儿童医院的网络爬行项目“健康地图”就有这样的作用。2014年几内亚确诊埃博拉病毒爆发前一周,研究人员就通过健康地图在几内亚南端的马森塔省(Macenta)发现了8例由神秘出血热引起的死亡。8天后,该国确认共有59人死亡,也证实这些死亡病例是由埃博拉导致。这意味着,未来任何地方出现这样的出血热病例,都应作为重要公共卫生事件进行危机干预。

  如果说,利用手机数据控制疾病和保护健康还能得到公众的理解(即便如此也需要法律授权),那么大量的个人数据和隐私被挪作他用,就让人们格外担心。

  从2014年起,脸书(Facebook)陆续有8700万用户信息被泄漏。此后,脸书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在美国和欧洲议会接受质询,并专门就泄密丑闻向用户公开致歉。2018年7月,英国信息委员会办公室(ICO)对脸书罚款50万英镑;2019年7月,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又对脸书罚款50亿美元。

  这些惩罚措施表明,个人信息保护开始受到重视。但在实际生活中,很多国家和地区对于手机数据如何保管,由谁来管,以及是否可以共享等问题,都还没有达成共识。这样的情况下,手机数据有意无意之间被大量泄露,人们也对自己使用手机的“裸奔”现象要么不知情,要么知道了也无法控制。

  在中国,手机和网络实名制注册让庞大的个人信息成为确切的数据流。中国互联网协会2015年发布的报告显示,78.2%的网民个人身份信息被泄露过,包括姓名、学历、家庭住址、身份证号及工作单位等;63.4%的网民个人网上活动信息被泄露过,包括通话记录、网购记录、网站浏览痕迹、IP地址、软件使用痕迹及地理位置等。这些信息大部分都是使用手机通讯和上网泄漏的。

  除了手机数据泄露,更严重的是个人数据被贩卖。在中国,有人脸信息在网上被公开兜售,5000多张人脸打包只要10元;一些通信公司的员工以1毛、6分、1分一条不等的价格销售个人信息,动辄几十万上百万和千万计的个人手机数据被廉价出售。而据外媒报道,美国加州机动车辆管理局每年通过向益百利(Experian,一家跨国消费信贷报告公司)和律商联讯(Lexis Nexus,美国一家提供计算机辅助法律研究以及商业研究和风险管理服务的公司)等第三方出售客户数据赚取5000万美元。

  在信息时代,人们使用智能手机几乎需要以个人信息“裸奔”为代价。但事实上,如果有更严格的法律和管理,使用手机的过程本可以穿上保护隐私的“衣服”,这是信息社会亟待解决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