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社会 > 正文

谷歌业绩尚可,全靠同行衬托?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2-08-02 19:23:41

谷歌业绩尚可,全靠同行衬托? 


美国当地时间7月26日,谷歌母公司Alphabet(以下简称Alphabet)发布2022财年Q2财报。财报显示,Alphabet Q2总营收为696.85亿美元,上年同期营收618.80亿美元,同比增长13%,在不计入汇率变动的影响下,增幅达到16%;按照GAAP(美国通用会计准则),Alphabet Q2净利润为160.02亿美元,上年同期净利润为185.25亿美元,同比下降14%;每股摊薄收益为1.21美元,上年同期数据为1.36美元,同比下降11%。


对于Alphabet Q2财报的发布,盘后市场反应积极。当日Alphabet报收每股105.44美元,下跌2.56%。而在盘后交易中,Alphabet股价升至110.13美元,上涨4.87%。


这样的股价表现也印证了之前市场中耐人寻味的态度:一方面,分析师们依然认为Alphabet在Q2营收及利润水平可以达到让人接受的水平,另一方面,作为互联网企业中的旗帜性公司,即使Alphabet保持着身位上的领先,但对整个市场而言,行业下坠的风险已经开始在Alphabet身后的科技巨头身上显现,相比于被吞噬掉的资产数字,硅谷的巨头们更需要在日趋动荡的环境中考虑如何存续华尔街对自己的信任。


正是在这样扑朔迷离的形势下,就算手握Q2财报答卷的Alphabet 还沉浸在涉险上岸的喜悦当中,但同一个问题依然会很快的出现在眼前:“面对几乎注定的下行,谁还能保证Alphabet的稳健?”


面临失去宏观支撑的风险


根据Q2财报显示,Alphabet主要财务数据指标基本符合分析师们的预期。


细化到主要营收业务当中,Alphabet的结构依然稳定:搜索和其他业务营收407亿美元,去年同期为358亿美元,同比增长13.6%;YouTube广告收入为73.4亿美元,去年同期为79亿美元,同比下降6.8%;Google Network收入为83亿美元,去年同期为76亿美元,同比增长9.2%;谷歌云收入63亿美元,去年同期为46亿美元,同比增长36.9%。


但是,在主要财务数据指标的趋势走向上,Alphabet给出的答卷值得警惕。


以过去六个完整财年数据作为参考,从2017财年营收903亿美元开始至2021财年营收2575亿美元结束,Alphabet的营收数据几乎翻至三倍。基于这样的数据增长趋势,任何关注这家公司的机构都必须承认它已经驶入了高速增长的快车道。


在季度净利润的数据指标上,Alphabet加速的过程在新冠大流行之后就更加明显了。据数据统计,自从2020年第二季度之后,Alphabet便进入了连续七个季度的高速增长。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内,单季净利润从69.59亿美元迅速增长至206.42亿美元,其上升趋势大幅度跑赢过去六个完整财年的营收增长速度。


截止到2021年底,苹果市值近3万亿,微软市值2.55万亿,Alphabet以1.92万亿位列第三,亚马逊以1.73万亿位列第四,而排名第五的Meta,市值仅9300亿。


凭借这一轮营收的高速增长,Alphabet作为与苹果、微软、亚马逊齐头并进的四大旗帜性科技公司,市值均已迈入“万亿俱乐部”。


但是进入2022年以来,连续两个季度财报数据均显示单季净利润的上升速度进入到了低增长空间:其中,Alphabet Q1净利润164.36亿美元,同比下降8.33%;Q2净利润160.02亿美元,同比下降13.62%,较Q1大幅下滑的净利润再次下降2.6%。


时间拨回三年前,不难看出,Alphabet持续七个季度净利润增长速度上行与新冠大流行的过程正好有着微妙的衔接。


基于防疫需要的社交控制和工作娱乐需要,Alphabet主要区域市场的线上需求激增。据Gartner预测,在2019年全球IT成本支出为3.87万亿美元,而在疫情加速的2020年,全球IT成本支出为4.24万亿美元,到2022年,这个支出项目的数字将会达到4.47万亿美元。


庞大的市场需求随后就反馈到了Alphabet的市场营收上。2019财年,Alphabet的美国本土市场营收为748.43亿美元,2020财年在疫情导致的经济制动和宽松经济政策刺激相互作用的环境下,美国本土市场营收为850.14亿美元,而在与新冠病毒开放式共存的2021财年,Alphabet在美国本土市场营收已经攀升到了1179亿美元,本土市场营收增长幅度由13.5%提升到了38.6%。


但需要注意的是,虽然在宽松的经济环境下有助于疫情之下数字经济市场的稳定增长和繁荣,在更宏观的角度看,欧美主要经济体自疫情以来通过刺激手段对整体经济的提振依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


同时,持续的量化宽松刺激政策正在带来经济上的伤害:截止到目前,美国10年/2年期美债收益率差在负值区域进一步扩大,一度达到-25.7个基点,倒挂程度创下2000年互联网泡沫时代以来最深,这段曲线已经在两周多的时间内始终处于倒挂状态,而几乎所有的观察机构认为倒挂可以被视为重要的经济衰退指标。


进入2022年,为了应对通胀, 有机构预测美联储将全年加息六到七次,截止到发稿前,美联储本年度的第四次加息应声落地。


在宏观经济环境进入通缩周期的背景下,尽管Alphabet的市场营收还趋于稳定,但投资市场的信心却屡受打击。这也就解释了在进入2022年以来连续两个季度的财报表现尚佳的情况下,Alphabet依然蒸发掉了约22%的股价。


所以,即使Alphabet在自身市场营收相对稳定的基础上,需要面对仍然是失去宏观支撑的风险与市场信心不足的挑战。


隐私政策:巨头之间的猫鼠游戏


Alphabet取得市场认可的成绩,很大程度在于基本面没有崩塌。具体到主线业务,广告收入依然是Alphabet的营收支柱:562.9亿美元的营收数字同比增长12%。


市场反应积极,一方面源于数字本身,另一方面还在于同业巨头间的悲情衬托。


美国当地时间7月21日盘后,互联网社交巨头Snap披露2022年Q2财报,营收11.1亿美元,同比增长13%,低于市场预期的11.4亿美元;净亏损4.2亿美元,相比去年同期的1.5亿,亏损幅度增长178%;每股摊薄净亏损0.26美元,与去年同期的0.10美元,亏损扩大164%。


无独有偶的是,另一家互联网科技公司推特也在7月22日公布了Q2财报。数据显示,推特Q2营收为11.8亿美元,低于分析师预期的13.2亿美元,上年同期为11.9亿美元;Q2净亏损2.7亿美元,合每股亏损35美分,上年同期盈利6560万美元;剔除股票薪酬等项目,经调整后每股亏损8美分,远逊于分析师预期的每股盈利14美分。


随后市场马上进入到悲观情绪,而造成两大巨头下行的关键,均是因为广告业务营收受到重创。但巧合的是,在两家公司广告营收不利的背后,都闪烁同一个阴影:ATT。


ATT全称APP Tracking Transparency隐私政策,是苹果于2021年4月27日在IOS 14.5正式版系统中更新的软件框架协议。


根据App Store中对“用户隐私和数据使用”的说明:开发者需要通过AppTrackingTransparency 框架征得用户许可,然后才能跟踪用户或访问其设备的广告标识符(即IDFA)。


而在这之前,无论是iOS还是安卓生态,都默认无需经过用户同意即可获取相关信息。据业界分析,该政策从流量入口对第三方应用进行了致命的开关设置与把控,从而让第三方失去主动分析客户产品偏好的机会,而对于第三方,失去iOS生态内广告效果优化的数据基础,也就失去了广告精准投放的关键环节,进而失去广告营收的技术土壤。


但是,这种忧虑并没有在第一方厂商的身上出现,苹果如此,Alphabet也如此。


基于强大的系统生态建设和消费终端的市场高渗透率,Alphabet作为第一方厂商除了在搜索、视频娱乐等领域有着先天的环节优势外,在Cookie、广告标识的规避与替换上也均有完善的技术方案。


而且,在隐私政策的态度上,Alphabet也一再释放收紧安卓生态中对用户广告数据流的信号,放出剔除Cookie的时间路线图,加入对广告标识的用户权限控制都是Alphabet亦步亦趋的证据。


尽管ATT政策究竟会在业界产生多大的影响尚无定论,但从实际效果看,作为第一方数据把控者的Alphabet一再坚挺的数字广告业务确实有力支撑着Alphabet2022年来连续两个季度的营收。


可以说,站在用户隐私这块商业道德的制高点上,Alphabet既不需要激进的充当对旧有商业秩序的颠覆者角色,还可以通过连横合纵的商业行动来优雅的彰显与隐藏各种商业目的。


这也就无怪乎在Snap年内跌去80%股价,Meta由隐私政策造成数百亿潜在收入流失后,扎克伯格会直言:“也许他们这么做是为了帮助人们,但这些举措显然符合他们的竞争利益。”


显然,这一切更像一场彻头彻尾的猫鼠游戏。


备受期待的支点与布满周遭的荆棘


在Q2财报中,Alphabet另一项备受关注的业务营收是谷歌云。一直以来,谷歌云被外界视为继广告业务之外,Alphabet的最佳盈利支点,从数据来看,本季度谷歌云营收延续了一直以来的增长态势,62.76亿美元的收入规模依然是全球第三大的云供应商,与上年同期的46.28亿美元相比大幅增长35.6%。但在至关重要的盈利层面,上一季度大幅亏损的数字并没有收窄迹象,继第一季度亏损9.31亿美元后,本季度继续亏损8.58亿美元。


作为一家以技术革新为重要企业文化的公司,谷歌云的优势更多的反映在PaaS、SaaS层面,云计算能力、软件生态服务能力都是谷歌云技术和运营重点发力的领域。


但是需要注意的是,据IDC报告显示,截止到2021年结束,全球公有云市场中IaaS的份额依然占到了22%,市场规模达到913.5亿美元,同比增长高达35.6%,是除去PaaS外增长速度最快的云服务细分市场。


但尴尬的是,在这一云基础设施市场中,谷歌云由于布局战略的需要以及入场时机的滞后,对比投入和产出都具备先发优势的行业龙头——亚马逊AWS产品,已经落后了不止一个身位。据Gartner统计,截止到2021年,亚马逊AWS占据全球IaaS市场份额的38.9%,紧随其后的是微软Azure,市场份额为21.1%,而谷歌云仅为7.1%,位于阿里云的9.5%之后。


在这一格局下,谷歌云失去的不仅是市场份额的占领时机,更丢失了向上延伸至客户PaaS、SaaS市场需求的宝贵途径。


同样,在谷歌云战略极为重视的PaaS、SaaS领域,也面临着产品和市场重度重叠的强劲对手。

微软刚刚发布2022财年Q4财报,智能云业务营收209.09亿美元,虽然略低于分析师预期的210.7亿美元,但同比依然增长20%。从微软的业务方向来看,Azure公共云、GitHub和Windows server等服务器产品是微软营收的核心驱动力。


截止到2021年,微软尽管在laaS公有云市场仅占有21.1%的市场份额,大幅低于竞争对手亚马逊AWS 38.9%的市场份额。但在SaaS和PaaS领域,微软凭借其深厚的行业积淀和操作系统生态下的产品体系,正在快速弥补IaaS市场上与亚马逊的差距。


据财报数据显示,2021年全年,微软智能云的经营利润率比亚马逊AWS高14%,在毛利率对比上,微软也同样高于亚马逊十个百分点。主要原因在于微软拥有大量品牌认可度更高、体验更好、更具高附加值的软件服务产品,因此在获客成本上对比其他云服务巨头来说,更具有竞争力,显然在技术层面,谷歌云在于微软Azure的竞争中并不占据明显优势。


同样,在市场目标客户层面,谷歌云一直以来视为市场壁垒的政商大客户领域,微软也与其高度重叠。


以政府客户为例,据公开资料收集,微软云服务了美国联邦政府、美国小型企业管理局、美国国防部以及美国陆军、西澳大利亚州政府。在企业客户层面,美国运营商AT&T、Verizon,欧洲运营商Telefonica和BT,以及日本电气、澳洲电信、新加坡电信等国家基础设施支柱企业也是微软Azure的客户。


作为云服务市场前二的公司,亚马逊和微软在马太效应明显的云端行业已经取得了数额庞大的经营利润。反观谷歌云当下的处境,尽管市场份额不断扩大,但由于正处在投入期,在没有市场规模摊薄成本边际的前提下,盈利依然难觅踪影。而且需要被提及的是,尽管Alphabet以技术创新闻名,但在云市场现行阶段,满足客户诉求与技术引导市场相比来看,显然前者更具有现实意义,也就是说,谷歌云的技术产品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取得突破性进展和广泛的市场认可度,从长期角度看,追赶已经盈利且发展速度同样惊人的亚马逊和微软,将变得更加困难。


同样,谷歌云还有另一个需要面对的现实:那就是来自中国科技巨头们的追赶和超越。凭借强大的市场需求和技术能力,包括阿里、腾讯、华为等公司已经在市场份额上越发接近谷歌云,可以预见,在亚太领域的商业沃土上成长起来的互联网公司是谷歌云无法回避的对手。


尽管市场对谷歌云从来都是持期望的态度,但在生存空间受到挤压的现实下,这家公司以需以更加迅速且正确的姿态躲闪布满四周的荆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