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内新闻 > 正文

超级网红小杨哥卖假货?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2-11-16 19:12:03

超级网红小杨哥卖假货?


最近几年,双十一是越来越萧条了。


你想啊,连最看重销量的平台都不再公布GMV了,转而强调助农、国货和绿色低碳这种形而上学的东西,那实际数据得有多不好看啊?




这倒不能怪大伙冷血,主要是因为平台的套路太多——商品要先涨价再打折,提现还要拉好友砍一刀,优惠力度更是要用微积分才能算清楚,反正就是换着花样搞事情。


被传统电商弃如敝履,网购大军只能杀进短视频网红的直播间。


其中有个叫疯狂小杨哥的主播,更是在很短的时间内突破了一亿粉丝。按这个数据来算的话,全中国每十四个人中,就有一个关注了他的账号,怎么看都算是全国顶流了。




除了粉丝多之外,他的吸金能力也是相当夸张的。根据专业机构的统计,光是在11月12日这一天,小杨哥的直播间GMV就高达5000-7500万,高居抖音带货日榜的第一位。


不过你要是以为热度等于信誉的话,那你很可能就要失望了。


就在前几天,曾经扳倒了辛巴的王海对小杨哥出手了。根据打假人方面提供的信息,小杨哥直播间售卖的破壁机和绞肉机涉嫌虚标功率、虚假宣传——




眼看着赔付金可能上亿,提供货源的商家不得不站出来“自证清白”。他们先是放出了几张3S认证证书的截图,紧接着又提供了产品功率的“检测报告”,结果又被经验丰富的王海挑出来不少破绽。




在互联网时代被举证到这一步,基本上是盖棺定论、很难再想办法翻盘了。




比较耐人寻味的,是众多粉丝和路人的态度。


即便是被打假人的证据甩了一脸,很多人仍然愿意相信小杨哥是“不知者不最”的受害者。没办法,作为靠拍段子、直播陪伴火起来的草根网红,他多年以来营造的人设显然没那么容易崩塌。


作为一个96年出生,2015年起就开始接触短视频的新生代网民,小杨哥对互联网生态相当熟悉。那时候满世界都在吹新中产和消费升级,只有这批草根才真正看到了底层消费者的力量。


老百姓爱看啥?肯定不是高高在上的阳春白雪。


在这个思路的指引下,小杨哥开始拍些搞笑和整蛊的段子。虽然看着有点夸张、恶俗,但是这玩意却是实实在在的吸粉利器,2018年的经典「炸墨水」更是火遍全网、播放量破了5个亿。




等到2019年短视频爆火之后,他又带着“名气”杀进了抖音。不过当时的抖音还不想贴上“土味”标签,粉丝和博主也都不太接地气,因此这次尝试最终以失败告终。




不过随着短视频平台生态的变化,专做搞笑的他们很快又成了香饽饽。借助名为“绝望周末”的系列情景短剧,疯狂小杨哥的账号很快又开始爆红,不到三年就涨到了7000多万粉丝。


在这个过程中,持之以恒的直播也很关键。


总之在长达三年的时间里,小杨哥俩保持着相当高频的直播频率,这不仅为大伙贡献了不少经典素材,也渐渐奠定了哥俩在平台内的扎实地位。


至于这玩意赚不赚钱,恐怕没有人比主播自己更清楚了:截至2020年末,我国网络表演(直播)行业主播账号累计超1.3亿,其中日均新增主播峰值为4.3万人。


这么多人趋之若鹜的地方,我想一定有它独特的魅力。




有了流量之后,赚钱就变得很简单了。


小杨哥就自曝过,曾经有游戏公司想让他“恰烂钱、快钱”,只要直播斗十几小时地主,就能拿到将近3000万的佣金,哪怕交45%的税也能剩下一千多万。当然了,他最终拒绝了对方伸来的橄榄枝。


那什么才是被他认可的慢钱呢?答案当然是直播带货。


一开始的时候,他们的风格是很反常识的。别人为了带货都是对品牌方极尽赞美,结果小杨哥兄弟俩一上来就开始挑刺,比如测菜刀砍棒骨、测行李箱抡锤砸,反正就是怎么夸张怎么来。




结果粉丝和路人一看,哎呀妈呀这可太靠谱了。加上直播间里还会经常出现各种各样的小福利,以及便宜量大的日用品,于是纷纷点起关注。


根据公开数据,近一年来他们上架最多的产品就是食品饮料和日用百货,均价都在50元以内。其中销量最好的是9.9元的小零食,和同样9.9元的口罩,两个商品累计销量在50万—100万件之间。


不过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粉丝们的购物车里也多了些上千元的“硬货”。


比如在今年中秋,小杨哥兄弟俩就被央视邀请做了次带货直播。他们不仅卖了999元的护眼学习台灯、1999元的洗地机,甚至还卖了2799元的按摩椅。


别看单价高,但粉丝也相当买账。据说就在当天晚上,光是这三款贵价产品的GMV就达到了1325万元,占去了当场中秋直播总GMV的一大半。


也许是从中见识到了粉丝们的巨大潜力,他们逐渐开始增加高价产品在直播间中的出现频率。大家出来都是为了赚钱一边是薄利多销白忙活,一边是轻轻松松赚高额佣金,正常人肯定选后者。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人在剪辑他的直播片段。曾经有媒体爆料过,目前有上千个账号在从事“疯狂小杨哥”直播片段的剪辑分发。


当然了,这不仅要取得公司方面的官方授权,还要将流量、佣金收益中的50-70%上缴。稍微算算的话,一个月的收益怎么着也得在1000万元左右。




作为抖音上首个突破一亿粉丝的天字号网红,疯狂小杨哥如今的财力是相当恐怖的。


他们不仅成立了公司,签约、孵化了不少中腰部网红,比如251.9万粉的乔妹、186.9万粉的小白龙等等,甚至还豪掷一个亿买了栋楼。




按说法拍楼自然是价高者得,但整件事情还是挺让人唏嘘的。


这楼的原主人是嘉东光学,主营激光晶体材料,2017年上过安徽新三板市值排行榜,四舍五入也算有技术背景。可就在短短的几年里,公司却因负债8400万,不得不卖楼、卖地、卖设备。


而这压垮了前上市公司的8400万负债,大概抵不过头部主播一个月的直播销售额。更别提在这数千万的直播销售额里,还有不少可能是未被监管、商品质量存疑的“浮财”。


你不得不承认的是,现在的网红承担的风险和收益严重不对等。带货没问题、赚钱也很正常,但无论是明星代言还是主播带货,他们大多不愿意主动承担调查把关的审慎义务。


前有辛巴、后有XXX,出了事就公关、大不了就道歉,反正大把大把的收益已经落袋为安,而且还会有不计其数的粉丝自发站出来维护自己的声誉。






这么正能量的主播,一定是不会有问题的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