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内新闻 > 正文

高端七鲜,看不出与盒马有什么区别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2-09-16 11:16:21

高端七鲜,看不出与盒马有什么区别 


盒马鲜生曾经是阿里巴巴进军新零售行业的排头兵。同样,比盒马鲜生小2岁的七鲜也是京东进军新零售的排头兵。据悉,2017年4月,京东自营超市七鲜正式成立,自诞生之初七鲜就坚持做品质零售 ,而6S品质零售体系则是七鲜原创提出的核心经验理念,也是贯穿业务全生命周期的经营哲学。




自媒体小白在2022年年初发表一篇《专攻高端商场的京东七鲜 正在走出零售业难以复制的差异化之路》的文章。文章描述到:每只皮皮虾都拿手电筒照一下,有膏的才会被放在海水缸里等待顾客挑选。如果顾客买回去的皮皮虾有一只没有膏,就整单退款。但这还不算极品,一般商家卖苹果要么按品种、大小卖,而京东七鲜(以下简称“七鲜”)不仅要看有没有“破相”和烂点的颜值,还要看口感是否“帅”出了天际——即按照入嘴的甜度和咬起来是“脆”还是“面”来卖苹果。甚至,他们还想按照人群需求来卖食品——假如你是个正在减重的人,七鲜就会告诉你,除了单调的白水煮鸡胸肉,其实你还能吃各种美味的控卡餐……和“减肥”零食!


精致轻奢

对于商品的质量七鲜的条件是苛刻的,为此七鲜独创出6S品质零售体系。6S品质零售体系即:食品安全第一(Safety First)、稳定的品质保障体系(Stable System)、以品质为第一的精选商品(Selected Merchandise)、美食解决方案、(Solution of meal)、简单生活(Simple Life)、可持续性增长(Sustainable Growth )。


最能体现出七鲜特点就是以品质为第一的精选商品(Selected Merchandise)。京东七鲜总裁郑锋露曾表示“我们做得这么极致,就是希望把品质这件事情真正能够做好。”


七鲜的主要目标客户群是上班族白领,精致、高端成为吸引白领和高收入人群的方式之一。


伪高端

七鲜在很多宣传中都表示自己对商品的质量非常苛刻,有专门质量人员。对此我们是认同的。商品的售价上我们并没有看到高端,很多商品的价格与很多卖场相差无几。高端的商品和严苛的质量把关会大大提高采购价格,高的采购价格也就是意味着高零售价。与普通超市售价几乎相同,难道是在亏本销售吗?这点我们表示怀疑。



京东旗下高端超市说白与盒马鲜生区别并不大,甚至有种紧跟盒马鲜生步伐的样子。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高端,其实就是一般的生鲜品牌,没有太多出彩的地方。


七鲜产品系列、物流体系、会员组成、消费人群、物流配送等马鲜生高端重合,甚至部分商品的供应商都是一家公司。因此,七鲜并不是高高在上,而是盒马鲜生类似的模式。


盒马收缩

盒马CEO侯毅罕见发声:超市线上化是必然趋势,但这并不是零售行业的未来!零售的本质还是得回归实体零售。


第一,撤店,收缩战线。把盒马阵营里的盒马集市交出去,变成了淘菜菜的一部分。盒马鲜生,在全国也关了4、5家门店。为什么盒马要收缩战线呢?当然跟一二季度的经济压力有关系,不过盒马的第二个显著动作刚好也能解释。


第二,盒马在2022年修改了自己的发展目标和战略。要求自己在年内实现“全面盈利”。 但到了2021年底,阿里集团开始推行“经营责任制”,要求旗下各个业务独立运转、自负盈亏。紧跟着,盒马的CEO侯毅就在内部宣布说,盒马要“勒紧裤腰带”,发展目标也从单店盈利转变为全面盈利了。


第三,今年6月份,盒马鲜生启动了一个叫“盒马夜肆”的项目,就是在盒马鲜生的超市里面做夜市大排档,每天下午5点开始,0点收市。很显然盒马鲜生正在加快收缩和调整自己的业务。


一线城市是主战场

美团小象生鲜基本已经被放弃了,永辉超级物种巨亏后接连关店,苏鲜生放弃线下业务全面转向电商。能挺到如今的生鲜社区零售企业为数不多,京东七鲜是出了盒马以外,唯一一个最近一年还在对外放消息的企业。


截止到今年3月份七鲜有66家,其中50家门店,16家生活社区店。而在七鲜官网上,展示的门店数量仅为26家。而盒马迎来了史无前例的关店力度:3月,盒马鲜生在4个城市出现5家门店同时关闭,除南京的两家店外,青岛、成都、广州各有一家店关闭。再往前推,去年11月和今年4月,盒马邻里也出现两次业务收缩,陆续撤出广州、深圳、北京、成都、武汉等多个城市,截止目前,盒马邻里的自提站点仅在上海、杭州、南京三座城市密集分布。


据盒马官网公布的相关数据,盒马目前在北京、上海、深圳等28个城市,总共拥有各类门店达329家,其中,上海是门店分布最集中的城市,数量达73家。但2020年底盒马门店数量的数据是246家,2021年底盒马门店数量突破了300家,如今大半年过去,对比之下,盒马开店的速度明显放缓。


七鲜今年11月于上海落地运营的“MUJI+七鲜”的合作门店。店中店,如七鲜超市中的母婴店。七鲜plus,即4000平米以上的大店。盒马在转变中求生,京东7鲜欲弯道超车两者必有一战。


生鲜零售难盈利

生鲜零售这么多年都没跑出一个成功的盈利模型,除了海外主打供应链效率的Sysco,这或许跟这个赛道本身特性有关:前置仓的困境主要表现在履约费用,东北证券曾在一份研报中讲过这个问题,前置仓模式的履约费用是传统中心仓电商的3倍、平台型电商的2倍、社区团购的6倍,但和高昂的履约费用不匹配的,是生鲜品类的低毛利和高损耗问题。


但这也意味着,对于主打“线上+线下”相结合的盒马来说,挑战的难度就会更大一些。因为前置小仓面积一般在300平米左右,经相关分析师认为,这意味着这种模式在一线城市的前期投入并不会太大,大概在50万元左右,从设施建设上来说非常轻,所以也解释了为什么玩家能迅速铺开规模。


反观盒马,据新眸调研,以盒马鲜生店为例,它包括零售、餐饮、仓储等多块区域,以盒马鲜生南京弘阳广场店为例,商铺租金大致为200元/月/㎡,按盒马鲜生3000-5000平米的需求面积,每月仅房租成本就在60-100万元左右。另据华夏时报分析,生鲜的存放以及餐饮区的正常运营,需要采购大量的餐饮设备和冷柜,再加上店内装修、悬挂链、输送线的安装费用,开一家盒马鲜生的成本高达3000万元。


除了门店成本,盒马近年还加快自建供应链的步伐,新眸此前在《盒马为什么死磕供应链》中提到,盒马位于武汉、成都的两座总投资额近20亿元的供应链运营中心全面投入使用,并且还不断向上游延伸,打造像酒水、烘焙等为代表的自有品牌,甚至亲自下场养虾。但深钻供应链带来的长期价值,很难解燃眉之急;而且,线上订单的自建配送体系投入高、模式重,高企的成本迎上疫情当头走高的订单量和走低的客单价,利润也难言覆盖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