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内新闻 > 正文

任泽平首次回应离职恒大!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1-10-11 09:59:50

任泽平首次回应离职恒大!


10月11日,红星资本局注意到,经济学家任泽平在微信公众号“泽平宏观”上回应离职恒大,以及此前媒体报道的关于自身和恒大的过往。

任泽平

以下为任泽平回应的部分内容:

一、谏言降负债、反对多元化

我于2017年12月加盟恒大,初衷是作为一名经济学者近距离观察研究房地产以及民营企业运营,之前了解不多。就像我在2009年公考进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初衷是研究公共政策是怎么出台的一样。

刚入职没多久,恒大负债率已大幅升至86.25%,并计划大举多元化扩张。看到这种情况,当时我希望能够谏言,给这家企业、这个行业乃至社会做出贡献。

在2018年2-4月我牵头研究院提供的公司报告上,明确提出谏言:“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是未来三年三大攻坚战之首,任何市场主体都不要抱有侥幸心理;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主要是金融风险、财政风险、房地产风险等;潜在风险:金融条件收紧,资金变紧变贵,中小房企资金链断裂风险”。“我们可能正进入房地产发展的新阶段,对‘房住不炒’、长效机制、租购并举等一系列重大举措的决心及其影响要有充分估计,转变观念,深化转型。”

可能多少有些书生意气,熟悉我的人知道我一向观点鲜明直接、个性耿直。刚入职没多久,我还当着公司几位主要负责人的面谏言降负债、反对多元化,因为国内外企业发展史上清楚的写着,多元化大多失败,可谓九死一生。做好一件事情已经很难,同时出圈跨界做好几件事情难上加难,你的经验、精力、能力圈、团队等很难兼顾。少即是多,应该专注把简单的事情做到极致。

但是我谏言降负债、反对多元化的事,在一次公司干部大会上大受批评,而且还批评了很长一段时间,大致的意思就是我格局不够、认识不到公司重大战略。这事恒大的很多高管、员工都知道。刚入职,本打算有所作为,结果就遇到了挫折,对我打击不小,可能很多人包括我并不足够了解企业文化。

当然,我依然认为,人要忠于所事,我该讲的都讲了,只是没效果;我做了该做的,但最后每个人的观点立场不同。研究只能起辅助作用,不可能越俎代庖代替决策者拍板。在此之后,随着行业和金融监管趋严,我也继续多次分析形势和提示风险。

而且坦诚地说,站在当时的情形下,大规模举债造新能源汽车也很难绝对的讲对错。回头来看新能源确实是好赛道,但相比自己从头开始直接造车,如果采取股权投资入股国内排名靠前、有一定基础的新势力车企以及新能源电池企业的方式,然后让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结果可能大相径庭,商场如战场,成败就在一念间。客观地说,经济发展有时需要冒险精神,只是社会往往以结果论,成王败寇。而经济学者往往拘泥于理论和成见,在实践上大多为保守派,只能以专业严谨的研究进行利弊情景分析,最终还是不能也无法代替决策者去决策。

二、长年在北京、不在深圳总部,也不在公司核心决策层

后来,我长年在北京,公司总部却在深圳,我一个月去深圳平均不过几天,也完全谈不上公司的核心决策层。很多会议我也参加不了,很多情况不了解,倒也超脱。

在北京的三年,因为远离总部和具体事务,反而得以沉下心来做学术、宏观、行业研究,先后出版了《中美贸易摩擦与大国兴衰》、《新基建》、《全球房地产》等专著。

虽然在公司内部谏言未获采纳,但三年间那些学术理论、宏观行业研究也是恒大给予了空间和支持,也体现了团队成员们的情怀和努力。

三、一年前即提出离职,重回学术研究,此前未回应误解性言论是因为顾及企业陷入困境

2020年下半年,即一年前,我觉得已经做了应有的谏言和努力,但由于言不为用,难以融入。加上判断国家调控地产的决心和力度很大、房地产的时代要过去了,学术研究更加适合我,所以我提出了离职。恒大考虑到我是公众人物,为避免品牌影响,对我进行了挽留。由于我离职的决心已下,终于在2021年3月批准。

有些误解性言论,我之前没有回应,是因为那毕竟是前东家,企业陷入困境,不要再引发舆论关注,做人多雪中送炭、少落井下石,做人要厚道。即使离职半年多,我仍然希望恒大能走出困境,有个好的结局,因为那涉及很多家庭!当然,由于我的顾虑,迟迟没有正面回应,也引发了一些误解性的言论,对我个人声誉造成了影响,对喜欢我的朋友造成了困扰。所以,现在不得不回应和澄清。

实事求是地讲,我虽然一年前判断房地产的好日子要过去了,但公司以及其他部分房企形势这么快急转直下还是超出了我的预期。从事了20年的经济形势分析,可能我比多数人对宏观环境变化更关注、更敏感,但这个世界仍然存在诸多不确定性,有很多新东西需要学习和敬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