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全球通胀见顶后,非美货币的春天来了?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2-11-30 14:37:59

全球通胀见顶后,非美货币的春天来了? 


冉学东

美国10月份的通胀数据出来以后,疫情后国际金融市场的大格局就变了,美元掉头向下,结束了此次波澜壮阔的大牛市行情。

美国10月总体CPI年率为7.70%,低于预期值8%,前值为8.20%,美国的通胀已经见顶。同时,全球的通胀都已经在放缓,多数经济学家预计,英国、欧元区和澳大利亚的物价增速将在本季度见顶。接受媒体调查的经济学家预计,欧元区11月份的通胀率将达到10.4%,低于上月的10.6%。德国10月工业品出厂价格环比下降4.2%,为1948年以来最大单月降幅;在G20集团里,几乎所有主要经济体10月的PPI指数同比都有所放缓,这是通胀放缓的前提。

与此同时,新兴市场的通胀也基本已见顶,比如巴西、泰国和智利的CPI数据都在下降。

尽管通胀见顶,金融市场发生转折,但是货币汇率的变化却出现了分化。

此次美元上涨有一个鲜明的特点,就是其他发达经济体的货币跌幅较大,但是新兴市场货币跌幅并不大,出现了跟历史上历次美元甚至周期不同的抗跌性,比如巴西雷亚尔、俄罗斯卢布,印尼林吉特、澳元等,这些货币前期美元升值时贬值幅度并不大,而在目前美元下跌过程中,升值幅度较为充分,原因可能在于这些国家此前由于吸取了历次美元升值周期的经验教训,储备了充足的外汇储备,外债规模较小,更为重要的是他们都是资源型经济体,而此轮美元升值最大的特点是,资源等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尤其是俄乌战争引发的能源和粮食价格上涨,对其出口形成了巨大支撑,经常项目保持长期的顺差。

但是欧洲和日本等发达经济体,一方面要进口能源粮食等大宗商品,让他们遭受了输入性通胀之苦,另一方面,美元的升值和大宗价格的上涨,导致其经常账户逆差扩大,资金大量外流,本币出现较大幅度的贬值。

美国通胀意外放缓后,美元从最高点114.8一路下行到目前的106.2,下跌14.2%。

而非美货币中,前期跌幅较大的欧元上涨8%左右,英镑上涨14%,日元上涨9.5%,韩元下跌8.2%。可以看出来,英镑由于英国政治动荡,在此前有一波较大的震荡之外,其他两个货币涨幅并不大。

当然了,目前美联储还在担心美国的通胀的顽固性。

11月28日,纽约联储主席威廉姆斯(John Williams)表示,美联储会采取更多的行动遏制通胀。尽管最近供应链面临的挑战有所缓解,通胀率仍然“太高”。“通胀太高了,持续高企的通胀损害了我们经济充分发挥潜力的能力,还有更多工作要做。”他说。

同日,今年有FOMC会议投票权的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表示,金融市场低估了美联储决策者需要明年更加激进加息打压通胀的几率,“仍然有很大程度上”的预期是通胀会自然而然回落。

布拉德重申,联储需要通过加息让政策利率至少达到5.0%到7.0%这一区间的低端,才能满足让利率有足够限制性水平的目标。

在笔者看来,两位可能过低的预估了美国通胀自然回落的速度,由于美联储此前连续四次75个基点的加息,对于房地产和其他行业已经形成了较大的压力。

比如房租,这是今年美国通胀的最主要的核心,据美国房地产协会官方网站Realtor.com的数据,10月美国租金同比上涨4.7%,是18个月来最小的同比涨幅。虽然整体租金仍高于一年前的水平,但涨幅正在缩小,因为房东在通胀面前失去了定价权。

与2019年10月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前相比,美国房租平均上涨了23.5%。截至目前,美国房租已连续9个月同比放缓,过去3个月一直保持在个位数,但增长速度仍快于2020年3月疫情开始前。

房地产市场的整体状况往往跟租金市场是相关联的,由于美联储持续激进加息,今年10月,30年期固定抵押贷款的平均利率为6.9%,较去年同期的3.07%高出一倍,这是自1981年以来最大同比月度增幅。

不断飙升的房贷利率令潜在买家望而却步,美国房价也出现下滑,房屋价格中位数环比下降1.4%,为2012年10月以来最大的降幅,但仍比去年同期上涨4.9%。10月份房屋上市后平均35天才能售出,高于一年前的21天。

美联储激进加息的累积效应将逐渐显现,房地产市场对于利率非常敏感,房地产市场未来的低迷可能超出市场预期。

对于人民币而言,在此轮美元下跌超过16%的情况下,涨幅只有2.7%,人民币可能是在此轮非美货币中升幅最小的。

当然主要是全球对国内经济和通胀的看法出现了分歧,近日随着国内疫情防控措施的优化和房地产支持政策进一步加码,一部分市场人士认为,经济可能出现非预期的加速上涨,通胀水平也可能上行,因此导致最近几周的利率上扬,债市大幅调整。

但是从人民币汇率的情况看,似乎这种判断并不成立,国内未来的通胀水平依然是平稳的,这是基于对疫情未来发展和房地产市场复苏的判断形成的。

因此,随着美元牛市结束,非美货币的走势可能继续分化,资源型货币的走势将继续坚挺,其他经济下行压力大的非美货币比如韩元、英镑和欧元等仍然疲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