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美国与塔利班联手对付“伊斯兰国”?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1-08-28 11:48:38

美国与塔利班联手对付“伊斯兰国”? 


美国总统约瑟夫·拜登26日说,美方将打击制造喀布尔机场附近自杀式爆炸袭击的极端组织“伊斯兰国”阿富汗分支。后者自称“伊斯兰国呼罗珊省”。

按照一些国际媒体的说法,“呼罗珊”组织与阿富汗塔利班是死对头。“敌人的敌人是朋友”,美国会与塔利班就此合作吗?

8月27日,一辆救护车停在阿富汗喀布尔机场附近的爆炸现场。喀布尔机场外26日发生两起自杀式爆炸袭击,造成大量阿富汗平民丧生,美军13人死亡、18人受伤。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宣称实施此次袭击。(新华社发,塞夫拉赫曼·萨菲摄)

“呼罗珊”组织有来头

2014年夏天,“伊斯兰国”武装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夺取大片土地并宣布“建国”。几个月后,“伊斯兰国呼罗珊省”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境内出现。

“呼罗珊”是历史地名,意为“太阳升起的地方”,曾经覆盖今伊朗、阿富汗和中亚部分地区。古时候有预言,来自那里的一支军队将征服整个中东。因此,“呼罗珊”一词对“伊斯兰国”有着特殊意义。

2015年1月,“伊斯兰国”宣布将大力拓展“呼罗珊省”。美国情报机构当时分析,“呼罗珊”组织由来自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基地”组织骨干成员组建,招募持西方国家护照的极端人员,试图在美国及其他西方国家发动袭击。

据美联社报道,近年来,“呼罗珊”组织招募不少对塔利班领导层不满的塔利班人员。在后者看来,塔利班领导层过于追求温和、和平的方式,尤其是,塔利班正在取得军事胜利的路上,却要跟美国进行和平谈判。这令他们沮丧不已,继而加入极端组织,壮大“呼罗珊”组织。

美国商业内幕网站援引联合国今年6月一份报告报道,“呼罗珊”组织目前在阿富汗估计有1500人到2000人,现任头目是谢哈布·穆哈吉尔,组织结构分散。

联合国专家认为,“呼罗珊”组织在喀布尔等多地扩大存在,组建许多潜伏小组,袭击对象包括政府雇员、政府军和安全部队成员等。

美联社说,“呼罗珊”组织还从乌兹别克斯坦、伊朗等国吸引极端人员加入。

2017年8月25日,不明身份武装人员袭击阿富汗首都喀布尔一座清真寺,导致重大人员伤亡。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宣称实施此次袭击。图为安全人员在遭袭现场警戒。(新华社发,拉赫马特·阿里扎达摄)

塔利班与“呼罗珊”组织是宿敌

在路透社等媒体看来,阿富汗塔利班与“呼罗珊”组织是宿敌。

阿富汗塔利班把活动范围限制在阿富汗境内,而“呼罗珊”组织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活动,主张“全球圣战”,信奉“伊斯兰国”暴力、极端的意识形态,包括寻求建立一个统一整个伊斯兰世界的哈里发国。塔利班从来不主张这些目标。

“呼罗珊”组织视阿富汗塔利班为“变节者”,但在军事上打不过塔利班。后者曾对“呼罗珊”武装发动多次大规模进攻。

美国情报官员认为,美国撤军、阿富汗动荡之际,“呼罗珊”组织趁机巩固地位,并加快招募缺乏归属感的塔利班成员。

商业内幕网站援引一些分析师的话报道,“呼罗珊”组织不会放过任何机会侵蚀塔利班治理,并试图在意识形态上动摇塔利班的执政合法性。他们将制造混乱、羞辱塔利班,给塔利班控制阿富汗局势制造难题。

在美国战争研究所国家安全研究员珍妮弗·卡法雷拉看来,塔利班夺取全国政权,让“伊斯兰国”及其分支倍感压力,急于增加存在感,今后几周、几个月,很可能在阿富汗继续发动令人震惊的袭击并试图在西方国家发动类似袭击。

2019年12月5日,180名“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在阿东部楠格哈尔省贾拉拉巴德向阿富汗政府军投降。图为“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参加投降仪式。(新华社发,塞夫拉赫曼·萨菲摄)

塔利班与美国军队曾经合作

据美联社报道,过去,为了把“呼罗珊”组织武装赶出阿富汗东北部,塔利班曾经偶尔与美国驻阿富汗部队以及阿富汗政府军联手。

一名不愿公开姓名的五角大楼官员说,前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领导的政府2020年与塔利班就美军撤离谈判时,曾经希望塔利班能够与美军联手打击“呼罗珊”组织。在特朗普政府看来,“伊斯兰国”及其分支是对美国本土的真正威胁。

拜登政府誓言打击“呼罗珊”组织,依托美军在海湾阿拉伯国家的航空基地、军舰等,发动“跨地平线”式打击。随着美军撤离,美国将失去在阿富汗实施地面打击的能力,追踪“伊斯兰国”及其分支并获悉其袭击计划的能力也会变弱。因此,美国在客观上存在与塔利班进行合作的需求。

美国中央司令部司令肯尼思·麦肯齐去年3月10日告诉国会议员,塔利班在阿富汗东部楠格哈尔省打击“伊斯兰国”分支时,曾获得美军“非常有限的支持”。他未做具体说明。

塔利班方面也存在同美方合作打击“呼罗珊”组织的动机。争取国际社会广泛承认,继而获得资金援助,以推动国家重建和经济振兴,是塔利班当前要务。而西方国家就外交承认给塔利班开出的一个主要条件,便是塔利班必须确保阿富汗不会成为极端、恐怖组织针对西方国家及其盟友发动袭击的基地。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政治学和国际事务教授雅各布·夏皮罗在《洛杉矶时报》撰文认为,控制阿富汗后,塔利班将面临更多极端组织甚至来自内部的极端势力挑战。喀布尔国际机场爆炸袭击显然与塔利班试图在世界面前营造的阿富汗新形象背道而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