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西方缺失”与佩洛西的尴尬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0-02-16 19:50:02

“西方缺失”与佩洛西的尴尬


“可为什么如果把华为5G技术引入西方国家,就会威胁政治制度呢?你真的认为民主制度这么脆弱,华为区区一家高科技公司就能威胁到它吗?”一头白发的中国资深女外交官傅莹,轻声慢语地向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发出诘问。

在14日举行的慕尼黑安全会议上,佩洛西指责中国试图通过通信技术企业华为输出“数字专制”,并称中国威胁对那些尚未使用华为技术的国家实行经济报复。佩洛西如此笃定地谈及尚未发生的一切,如果要以最礼貌的修辞来形容她的这番讲话,“被迫害妄想症”是最合适不过了。

佩洛西的臆想,引来在台下旁听的傅莹的质疑。正如傅莹所说,四十多年前实行改革开放后,中国引入了各种各样的西方技术,“微软、IBM、亚马逊,他们在中国都很活跃”,她认为,这些技术并没有威胁到中国的政治体制,而是帮助中国取得了成功。

面对旁听席对傅莹提问发出的阵阵掌声,佩洛西面露尴尬,称华为等中国企业“不是自由企业的模式”。然而,佩洛西的欧洲朋友真的也这么认为吗?恐怕不是。

出席本届慕尼黑安全会议的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接受路透社副总编加洛尼专访时指出,很多国家,比如英国和德国,并没有一味听信谣言,在维护好本国通讯基础设施安全基础上,愿意给其他各国企业包括华为提供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美国为何不能接受别的国家的企业也能够在经济、科技方面崭露头角?恐怕内心有一种阴暗的心理,就是不希望看到别的国家发展起来,不希望看到别国的企业也能够做大做强。

非歧视原则,本是市场经济,也就是佩洛西所称“自由企业的模式”的根本原则之一。这是市场各方关于公平竞争的严肃约定。不幸的是,美国的一些政治人物不仅在华为5G问题上破坏了这一约定,而且极力阻挠其欧洲伙伴与华为合作。一段时间以来,华盛顿一些精英对单边贸易制裁等贸易保护主义措施的热衷,严重破坏了市场规律和投资者信心。

华为的5G技术,根本不是对西式民主的挑战。相反,问题出在西方国家内部。前不久,佩洛西在国会山撕掉总统国情咨文讲稿的一幕,将美国两党分裂、政治极化的现象彻底曝光。政治极化使得西式民主日趋脆弱,不仅把选举搞成了对民众的“象征性安慰”,甚至推动了反全球化的蔓延。华为,不过是替罪羊与受害者。

当然,在华为5G问题上产生的裂痕,只是跨大西洋伙伴关系日渐疏离的注脚之一。

本届慕尼黑安全会议的主题是“西方缺失”。就像会议主席沃尔夫冈•伊申格尔所说的,现如今,西方变得不那么“西方”,世界也变得不那么“西方”了。在这背后,恐怕是美国在很多问题上所表现出的傲慢和单边主义,助长了这一不安情绪在欧洲大陆的蔓延。

人们看到,基于“美国优先”政策,美国逼迫欧洲的北约盟友大幅增加军费;此外,诸如北溪天然气2号管道这一俄欧间正常能源合作计划,也面临着来自美国的前所未有压力。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就在本届慕尼黑安全会议上直言不讳地指出,美国的“再次伟大”,是“以牺牲最亲密盟友的利益为代价的。”

至于说世界为什么不那么“西方”了,其原因也不难发现。新兴国家的群体性崛起,是西方世界在21世纪上半叶不得不面对的国际政治现象之一。这也是南北关系由失衡走向逐渐平衡、国际关系实现民主化的重要推动力。

欧洲人不应对此感到沮丧。与其因“西方缺失”而忧心忡忡,不如以实际行动走出“西方缺失”的迷局。

在华盛顿的态度暧昧不定时,积极与新兴国家展开合作,将是传统欧洲大国摆脱这一困扰的良方,而摒弃“西方中心主义”这一心魔,是走向合作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