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 > 即时新闻 > 正文

“A股医药一哥”又陷风波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2-09-21 19:13:37

“A股医药一哥”又陷风波


9月19日,黑龙江证监局公布了一则行政处罚书,主要内容为(600276.SH)前董事长周云曙涉嫌内幕交易。


据了解,2020年,在周云曙担任董事长期间,与司太立(603520.SH)建立了合作。周云曙通过操纵公司财务部员工的个人证券账户,在合作公布前精准买入,又在大涨后立即卖出。对此,证监局决定没收周云曙违法所得45万元,并处以50万元罚款。


针对此事,钛媒体APP向品牌部了解情况,对方表示,个人行为,与公司无关,周云曙目前未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


短线交易过程细节曝光


根据行政处罚书显示,事件源于2020年2月。当时,司太立总裁胡某与副总经理沈某平联系,提及司太立的碘海醇注射液和碘帕醇注射液近期将获得药监局批号,司太立没有销售团队,因此,沈某平表示,可以通过帮助司太立销售国内试剂。


沈某平向周云曙汇报由独家代理司太立即将获批的碘海醇注射液和碘帕醇注射液,周云曙授权沈某平持续跟进。


随后,经过多次开会协商后,2020年5月11日,司太立及全资子公司上海司太立与签署《合作协议》。5月13日,两家上市公司分别披露了合作协议的公告。


在此期间,周云曙在担任董事长、总经理、董事,并授权沈某平跟进与司太立合作事宜,属于内幕知情人。而周云曙在知晓内幕信息后,通过操纵财务部保险理财分部员工刘某的证券账户获得收益。


根据账户交易信息显示,2020年4月29日至5月11日,刘某账户单一买入4.55万股司太立,在5月13日全部卖出,获利45万元。而5月13日正是合作消息宣布的次日,当日司太立股价实现涨停(10%)。


据了解,该笔买入“司太立”的资金全部来自周云曙、赵某人夫妻。因此,其监管认为买入意图明显,买入卖出意愿坚决,账户持股单一,属于内幕交易。


另外,钛媒体APP了解到,刘某为财务部保险理财分部员工,与周云曙是同学关系,刘某入职由周云曙办理,两人私人关系密切。


而此前,自2014年1月24日起,刘某账户交易的下单手机号除2015年3月4日有所不同,其余均为周云曙手机号码。另外,自2015年1月1日起,刘某三方存管银行账户的资金往来主要也是周云曙、赵某人夫妻及刘某证券账户,也就是说,该账户一直为周云曙所控制。


据悉,周云曙已是的老员工,其自1995年起就在工作,2003年起担任董事、总经理。2020年1月,周云曙接任董事长,但任职仅有一年半后,其就于2021年7月离职。如今,董事长由创始人孙飘扬任职。


而根据2020年年报显示,董事长、总经理周云曙从公司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为480万元。


另外,钛媒体APP注意到,根据当时的公告,恒瑞医药与浙江司太立、上海司太立就碘海醇注射液、碘帕醇注射液的生产、供应及商业化运营开展合作,根据双方约定,司太立负责研发并注册碘海醇注射液及碘帕醇注射液,恒瑞负责在中国大陆对合作产品进行商业化运作,包括营销、自行或与经销商合作销售,合作期限为合作产品上市销售之日起5年后到期。


也就是说,按照时间计算,两者目前仍然保持合作关系。


根据公告资料显示,司太立是一家专业从事研发、生产、销售X-CT非离子型造影剂系列和喹诺酮类系列原料药及中间体的高新技术企业,目前拥有国内造影剂仿制药产品中规模最大、品种最齐全的工厂。


医药茅的“至暗时刻”


尽管目前周云曙已经离职,但其在任职期间“操纵”股票已是板上钉钉,也难以摆脱“内幕交易”的影响。今日午盘,和司太立分别跌2.34%和3.93%。


但钛媒体APP注意到,就在内幕交易漫天飞的同一日,中国企业联合会、中国企业家协会发布“2022中国大企业创新100强”也同时公布,在榜单中,位列第5名,再度斩获国内创新领域荣誉。


这也和公司研发数据一脉相承。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至2021年上半年期间,研发支出分别为9.95亿元、14.84亿元、18.63亿元、25.81亿元,研发支出总额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12.82%、14.80%、16.48%、19.41%,可见,的研发金额和占比都在不断提升,并在今年上半年创造了新高。


但另一边,公司今年上半年的业绩十分惨淡。根据半年报,2022年上半年,营收、净利润双双同比减少超两成。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02.28亿元,同比下降23.08%;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21.19亿元,同比下降20.55%。


此外,在二季度,公司业绩同比跌幅较一季度有所扩大。今年二季度,实现营业收入47.50亿元,同比下滑25.42%,实现归母净利润8.82亿元,同比下滑24.65%,实现扣非归母8.29亿元,同比下滑29.52%。无论是营收还是净利润,的业绩增长率都已达到了近几年的最低值。而在中报中,公司解释称,集采和医保仍然是影响公司业绩的最大的因素。


在诸多挑战之下,目前已痛失了“A股医药一哥”的地位,如今市场对公司的信息更是敏感至极,对于来说,要想摆脱负面舆情,走出低谷,或许只能等待业绩利好消息的到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