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 > 市场 > 正文

潮汕房二代玩金融沦为老赖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2-02-26 19:43:56

潮汕房二代玩金融沦为老赖


潮汕“房二代”郑康豪,近日闹出的动静有点大。

他掌控的A股企业皇庭国际,2021年预亏超过10亿元,资金流动性堪忧。这对郑公子来说原本问题不大,毕竟在潮汕帮,都说兄弟有难大家帮。

之前遇到危机的时候,郑公子总能得到“豪华朋友圈”的帮助,其中不乏宝能姚振华弟弟旗下的莱华商业、解直锟掌握的中植系企业,以及九鼎投资等,而郑公子也曾入股同心基金,拿到深圳市同心俱乐部的入场券,与马化腾等大佬混同一圈子。

郑康豪 图片来源:皇庭官网

只不过,此一时彼一时。如今皇庭国际转型金融折戟,房地产主业也没能做起来,资金缺口越来越大,郑康豪还一度沦为“老赖”。而曾经的“兄弟”也自顾不暇,有的甚至与其对簿公堂。

无奈之下,郑康豪选择剥离房地产,跨界转型半导体领域。只是,这一次的豪赌能成功吗?

1.

/ 潮汕二代继承家业

“福地”成暴雷导火索 /

70后的郑康豪,是一个标准的潮汕“房二代”。

郑康豪之父郑世进,祖籍广东潮阳,在潮汕圈子里地位较高,是世界郑氏宗亲联谊会主席,而郑氏是潮汕大姓之一。现如今,郑世进依然活跃在郑氏宗亲活动中。几年前,曾有市场传言,郑世进家族财富超过200亿元。

郑世进 图片来源:网络

郑世进如今的地位,离不开他早年经历。郑世进曾随转业工程兵一起投身特区建设,是深圳最早的开发建设者之一。后来,郑世进从建筑行业切入房地产,在1997年创立了恒浩地产,这便是皇庭国际的前身。

那时候,郑世进深谙潮汕商人“短平快”的打法,房地产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在福田皇岗打造了皇庭彩园、皇庭世纪等热销楼盘。

2003年,恒浩投资开发的皇庭世纪,还创造了深圳楼盘销售史上的销售奇迹,开盘当天成交600余套,成交金额突破5亿元,成功拿下了当年第四季度销售面积及销售金额“双料”冠军。

大概郑康豪一早就被确定为家族继承人,他起初在深圳大学读工商管理,后又到天津大学EMBA“镀金”,毕业后被父亲直接安排到家族企业历练。他的偶像是生于广东潮州的“华人首富”李嘉诚。

2005年年底,郑老爷子退居幕后,29岁的郑康豪正式入主恒浩地产,一路上顺风顺水。

图片来源:网络

在恒浩地产基础上,郑康豪2006年又组建了皇庭集团。彼时,郑康豪许愿:“希望能有李嘉诚的百分之一就可以。”

只不过,郑康豪接手家族企业后,并没能取得其父辈的赫赫战绩,而是一直在房地产领域默默无闻。

直到4年后,郑康豪通过受让百利亚太股权,入主A股上市公司深国商,拿下晶岛国际购物广场,才站到了聚光灯下。

当时,位于深圳黄金地段的晶岛国际购物广场,估值一度高达76亿元,受到不少海内外商人青睐,如马来西亚侨商萧光盛、秘鲁籍华人张化冰、茂业商业的黄茂如等都曾对其“虎视眈眈”。

深圳皇庭广场 图片来源:皇庭官网

虽然拿下了这一香饽饽,但郑康豪万万没想到,入主深国商的第一年,就遭遇业绩巨亏,净利润-1.66亿元;第二年持续亏损,深国商被迫“戴帽”。

直到2013年,深国商才缓过神来,当年净利润达到23.21亿元,同比增长128%,创下上市以来最好业绩。原来,这一年,晶岛国际购物广场改名“皇庭广场”后正式开业,以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优势,收获了源源不断的客流,一度成为郑康豪的“福地”。

毫不夸张地说,那时候正是皇庭广场,撑起了整个深国商的业绩。2014年-2015年,皇庭广场收入合计分别为6993.77万元、23878.2万元,占公司营收比例高达72.58%、89%。

与此同时,自2010年以来的十余年间,为了完成皇庭广场装修、开业、偿还前期债务等,公司曾向近10家金融机构,累计贷款超百亿元。而这些融资成本极高,每年利息过亿,公司的盈利都不足以支付贷款利息,郑康豪不断借新还旧,为日后暴雷埋下了隐患。

2.

/ 坐拥豪华朋友圈,神秘大佬屡相助 /

为了解决公司的资金问题,郑康豪多次发动豪华朋友圈“救火”。

2014年,郑康豪首先找到了九鼎投资。彼时,深国商公布定增计划,郑康豪自掏腰包12亿现金,将皇庭广场剩余40%股份悉数注入深国商。同时,九鼎投资作为战略投资者,以6亿元现金,认购深国商10.18%股份。

定增完成后,深国商财务负担骤然减轻,并于2015年更名“皇庭国际”,发力不动产托管、金融服务、内容服务等领域。2015年7月,在九鼎投资助力下,郑康豪又成立并购基金,整体规模为10亿元,剑指金融服务领域。

2016年,皇庭基金出资2.83亿元,拿下深圳同心基金约17%的股份,成为后者大股东。又耗费3.5亿元增持深圳市同心小额再贷款有限公司35%股权,合计持有同心再贷款62.65%的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

而在入主深圳同心基金后,郑康豪还借此拿下了深圳市同心俱乐部的入场券。据其官网,深圳市同心名录共有153人,成员涉及上市公司近百家,马化腾、郭英成、姚振华等潮汕大佬云集,郑康豪担任同心俱乐部副主席。

郑康豪 图片来源:深圳市同心俱乐部网站

同心基金同样由众多大佬发起,成员包括了信义集团李贤义、鹏瑞集团徐航、康美药业马兴田、佳兆业郭英成、京基集团陈华、宝能集团的姚振华等。入主同心基金后,郑康豪作为同心基金的董事长,其豪华朋友圈进一步扩容。

但看起来平静的湖面下其实潜藏着巨大的危机。2017年11月消息显示,皇庭国际公告,董事长郑康豪因个人原因正被有关机关要求协助调查,公司无法直接与其取得联系。直到2018年2月,皇庭国际方才宣布,郑康豪正常在岗履职。

仅仅过了半年多,2018年10月,郑康豪又因个人原因被有关机关要求协助问询。

金融监管加强,业务发展不顺利,皇庭国际的债务问题也愈发严峻。

正当郑康豪踌躇莫展之时,“中植系”企业对其伸出援手。2019年5月,皇庭国际公告称,“中植系”企业康顺晟源,入股皇庭集团20%股权。康顺晟源由中海晟融成立,后者的实控人是中植系掌门人解直锟。

图片来源:网络

彼时,中植系为皇庭集团提供的资金支持为“名股实债”,康顺晟源取得固定收益权,并不干预皇庭集团的日常经营管理活动,皇庭集团及指定方有权按照约定回购其所持有皇庭集团的20%股权。

1月12日,郑康豪实控的皇庭人和,与华银金融签订相关协议。双方约定,华银金融将通过竞价交易、大宗交易等方式,购得皇庭国际这5.01%的股份,华银金融由此成为皇庭国际第四大股东。

而此番接盘的华银金融成立于2016年,公司无实际经营,总资产、总负债、净利润均为0,其背后的实际控制人是王军。王军曾两次被限制高消费,合计被执行金额为194.39万元,未履行总金额181.89万元,未履行比例达93.57%,可见是一枚“老赖”。

图片来源:同花顺

有意思的是,王军入股皇庭国际之时,正值皇庭国际股价高位。1月12日,皇庭国际报收于8.41元,涨9.36%,该价格是皇庭国际近一年以来的最高价。而此前不久,皇庭国际曾连续8个交易日上涨,期间收获4个涨停板。因而,此番王军高位接盘也是下了“血本”。

没多久,1月26日,王军的华银金融又花5000万元,接盘成都皇庭商业100%股权。同时,华银金融还需替其偿还8.21亿元的相关债务。据悉,成都皇庭商业旗下主要资产,为皇庭国际中心写字楼。

其实,无论是成都皇庭商业的股权,还是皇庭国际中心,在此前均已被皇庭国际抵押了给了徽商银行,分别为4.59亿、6亿元的贷款做担保。截至公告日,该笔贷款仍有4.59亿元的本金及相关利息未偿还。

成都皇庭国际中心 图片来源:皇庭官网

作为潮汕同乡,宝能掌门人姚振华的弟弟、市场人称“小姚老板”的姚建辉,也曾借钱帮过郑康豪。难堪的是,郑康豪没钱还这笔债务,还因此被对方告上法庭,大概两人就此“撕破脸”。

根据公告,皇庭国际曾在2020年11月向莱华商业借款2亿元,期限为六个月,然而2021年8月,皇庭国际分文未还,于是莱华商业向深圳国际仲裁院申请仲裁。而莱华商业是莱华实业旗下企业,莱华实业实控人正是小姚老板。

3.

/ 剥离房地产业务

“豪赌”半导体 /

即使关键时刻,郑康豪总能受到朋友相助,但奈何皇庭国际巨额债务压顶,资金窟窿难以持续被填补。

2021年年中,皇庭国际被爆债务违约,其中有中信信托30亿、国民信托3.5亿元、渤海银行1.5亿元,一系列问题导致核心资产皇庭广场被查封、银行账户被冻结等。其中,中信信托还申请了诉讼保全,导致“福地”晶岛国商购物中心(即深圳皇庭广场)遭到36个月的查封。

郑康豪至少2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4次被限制高消费,6次被强制执行,成了资深“老赖。”

更加不乐观的是,皇庭国际2021年亏损幅度扩大。前不久,皇庭国际披露了业绩预告,2021年预计净利润亏损11亿元至15亿元。业绩下降的主要原因是,皇庭国际投资性房地产公允价值下降、计提利息费用上升及应收账款减值。

图片来源:同花顺

为此,2022年2月,深交所对皇庭国际下发了关注函,要求皇庭国际结合公司经营情况、资金状况等,说明公司是否存在流动性风险,持续经营能力是否存在重大不确定性等。

皇庭国际表示,截至2021年年底,皇庭国际一年内到期的有息负债总额为40.64 亿元,占公司借款余额的 89.75%,借款中以房产、存单等实物资产抵押、质押贷款为 38.63 亿元,信用贷款为 2.01 亿元。

而在2021年业绩大幅预亏、巨额债务压顶的情况下,皇庭国际最终选择剥离核心资产,并跨界转型半导体产业。

一方面,为回笼部分资金,皇庭国际拟预挂牌转让持有的融发投资、重庆皇庭各不少于51%股权,两者核心资产分别是深圳皇庭广场、重庆皇庭广场,曾经的“福地”终究还是要转手他人。

重庆皇庭广场 图片来源:皇庭官网

另一方面,郑康豪“豪赌”半导体产业,皇庭国际跨界收购芯片制造企业“意发功率”。意发功率的产品,主要应用于工控通信、工业感应加热、光伏发电、风力发电、充电桩和新能源车等领域。皇庭国际对外表示,在产能方面,意发功率拥有一条年产能24万片6英寸晶圆的产线。

其实,早在2021年8月,皇庭国际计划通过子公司皇庭基金,以6097万元收购意发产投基金实缴总金额的20%,从而间接持有意发功率的股权,从而战略布局半导体产业。

2个月后,皇庭国际拟对投资收购意发功率的方案进行优化调整,即由皇庭基金向意发功率增资人民币5000万元。此次增资完成后,皇庭国际将间接持有意发功率13.3774%的股权。

此外,皇庭国际还发布了与意发功率的业绩承诺。意发功率承诺2022-2024年,分别实现税后不低于1.5亿、2亿元、2.2亿元;2023-2024年,毛利润额分别不低于3500万元、4500万元。

图片来源:东方IC

不过,意发功率夸下如此海口,不禁让市场为其捏了一把汗。因为意发功率此前持续亏损,能否完成业绩承诺成迷。数据显示,2020年及2021年1-4月,意发功率实现营收为3572万元、1725万元,实现净利润为-1201万元、-2162万元。

无论如何,如今从地产跨界半导体,相当于“二次创业”,显然没那么容易,但身陷困境的郑康豪只能赌一把了。

还记得多年前,郑康豪曾这样评价自己:“我的性格和深圳几乎一拍即合,那种无数的可能性,那种一定要成功的虎虎生气,那种对新兴事物的求知欲,都让我在深圳这块土地上一一施展。”

只是不知道这一次,半路出家“豪赌”半导体的郑公子,能否借此东山再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