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 > 分析 > 正文

曾比肩茅台、五粮液的宋河酒业破产了?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2-11-30 19:54:17

曾比肩茅台、五粮液的宋河酒业破产了? 


“东奔西走,要喝宋河好酒”,这句曾经红极一时的广告言犹在耳,转眼间就酒阑人散!


作为曾经的“河南酒王”,1988年,宋河酒与茅台、五粮液等17款名酒一同荣获全国第五届评酒会“中国名酒”称号,是不少河南当地人的记忆与骄傲。


2002年,在宋河酒厂面临经营困难时,辅仁药业出资5000万元将其收购。起初双方合作愉快,宋河酒业在2013年收入甚至达到22亿元,大江南北由此熟知了这个来自中原的白酒品牌,“豫酒老大”之名也响彻中原大地!




没想到的是,宋河酒业却在这个冬天到来之时,提前倒下了,宋河酒业日前申请了破产重整。


对宋河酒业来说,这是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作为“辅仁系”成员企业,宋河连年受母公司财务状况所累,长期被用来抵押借款,甚至连散酒、酒罐等资产都不放过,最终债务缠身,无奈才走向破产重整。


享誉中原、肩负着豫酒振兴领军者的宋河酒业,能实现涅槃重生吗?



曾经的“河南名酒老大哥”,如今竟沦落到破产重组了。


近日,据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显示,河南省宋河酒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宋河酒业”)新增了一条“破产重整”信息,案号为(2022)豫1628破申3号,案件类型为破产审查案件,经办法院为鹿邑县人民法院,申请人和被申请人均为河南省宋河酒业股份有限公司,公布日期为11月10日。




截至目前,宋河酒业法律诉讼285条,涉案总金额60.63亿元;收到限制消费令106条,被列为失信执行人的案件总数39条,终本案件85起,执行标的总金额超48亿元,未履行总金额近40亿元。




据不完全统计数据,宋河酒业仅明面上的债务总额就超过了70亿元,如今可谓是债务累累、官司缠身,申请破产审查似乎也是顺理成章的事。


法院进行破产审查后一般会有两个结果:


一是受理。如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将做出受理破产裁定,裁定受理的同时应当指定管理人;


二是不受理。法院裁定不受理破产申请的,应当自裁定作出之日起五日内送达宋河酒业并说明理由。宋河酒业对裁定不服的,可以自裁定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上一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针对宋河酒业此次破产重整,有消息称,河南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河南资产”)将主导此次破产重整,宋河酒业将抵债辅仁集团,直接变成白酒股,司法重整已签约。


双方均回应表示,对于破产重整一事尚不清楚,不方便透露更多信息。



“东奔西走,要喝宋河好酒”的广告语言犹在耳,转眼间,风流已被雨打风吹去!


作为豫酒老大,宋河酒业的现状着实令人唏嘘!


虽说宋河酒业如今面临着破产重整,但宋河酒业也有着辉煌的历史,曾是河南省内红极一时的知名酒企。


官网显示,宋河酒业是河南省大型白酒酿造企业之一,地处淮河名酒带的源头,位于老子故里、道家文化发祥地中国河南省鹿邑县宋河镇(原枣集镇),旗下产品主要包括“国字宋河”、“宋河粮液”和“鹿邑大曲”三大主导品牌。




1968年,鹿邑县人民政府为了挖掘文化遗产及悠久酿酒技艺,将20余家较大的酿酒作坊进行联合,以宋河之滨原有枣集酒坊为基础,建立了国营“鹿邑酒厂”,并于1988年更名为“宋河酒厂”。


1979年,宋河粮液被评为河南省名酒;1984年,宋河粮液被评为轻工业部21个金杯奖之一。1988年,宋河酒业更是与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特曲、汾酒等17款名酒一同荣获全国第五届评酒会“国家名酒”称号。




有了中国名酒荣誉称号的加冕后,凭借着一句“东奔西走、要喝宋河好酒”的广告语,宋河酒开始为全国人民所熟知,利润也迎来了大幅增长。


从1991年到1993年,只花了两年时间,宋河酒业的销售额就从2亿增长到了6.9亿,完成了质的飞跃同时,还坐上了“豫酒老大”的位置。


直到1995年,宋河酒厂的产值都始终保持在全省第一的位置,是彼时当之无愧的“河南酒王”!


据统计,上世纪90年代初期,宋河酒厂在规模、产值、利税等方面均居全省同行第一名。



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


从1994年开始,因外来品牌及广告酒水品牌的强势入侵,宋河酒业的业绩开始止步不前,并陷入了长达8年的低谷期。


2002年前后,宋河酒业陷入绝境,经营已难以为继,改制被视当时的最佳出路。


此时,河南前首富朱文臣的辅仁系闪亮登场,成了宋河酒业的“白马骑士”,辅仁药业以5000万元的价格取得宋河酒厂经营权,将这家国企酒厂成功私有化。




彼时,年销售额仅1.27亿的宋河酒业,在辅仁的支持下,销售收入迅速提升,到2012年,宋河酒业营业收入已达22.5亿元,连续10年稳坐豫酒头把交椅。


就在“风头一时无两”,准备大展手脚,在泛区域及全国市场广度布局的宋河,却迎来了行业“4年调整”的至暗时刻。


好不容易4年深度调整期结束,在大多数企业慢慢缓过气来之时,宋河却又陷入了另一场危机。


由于辅仁药业投入了大量资金发展副业,以至于企业负债过多、现金流捉襟见肘。




无奈之下,朱文臣只得拆东墙补西墙,用宋河酒业的资产抵押借款,以维系即将崩断的现金流。


就这样,宋河酒业被当做融资工具,甚至连散酒、酒罐等资产都不放过,终至债务缠身,几乎无法正常运营。



2019年,辅仁药业账面18亿元却拿不出6000多万分红财务爆雷,连带着宋河酒业也深陷危机,陷入多起诉讼,甚至被曝出停工欠薪占货款。


2019年7月16日,证监会对辅仁药业立案调查。调查结果显示,辅仁药业2015年至2018年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重大遗漏;这个时间段,朱文臣利用辅仁集团及其关联方,连续多年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金额高达27.94亿元。辅仁药业就此走向了ST濒临退市的地步。


谁又能想到,当年的“白衣骑士”摇身一变成了“吸血鬼”,宋河酒业长期被用来抵押借款,直至债务缠身,不得不走向破产重整。


但是,如果把宋河酒业今天的破产重组,都怪在朱文臣的头上也不完全对,朱文臣确实把宋河酒业给坑惨了,但是宋河酒业本身的问题也需正视:


从行业来看,宋河酒业作为一个区域中小型酒企,在这几年的消费结构升级中,显得品牌价值不高、产品结构低端,导致市场竞争力不强,加之疫情影响,这种颓势更加明显,从而导致企业经营困难。


宋河的困境,正是河南白酒行业的一个缩影。


河南是中国白酒的生产大省,白酒产量位居全国前列;同时也是白酒消费大省,2021年市场容量超过600亿元。


但是河南当地的白酒品牌所占比例非常小,全部加起来不足100亿元,蛋糕几乎全被外省品牌拿走。




总结来说,白酒行业分化趋势日渐明显,强者恒强,弱者越弱!


不过话说回来,相信若没有受到“辅仁药业”的拖累,宋河酒应该到了发力阶段,因为经过近几年的调整,其市场占有率、消费者的认可度都在提升。


希望有着深厚历史沉淀的宋河酒业能通过这次重组,凤凰涅槃迎头赶上其他酒企!


如果河南资产出手参与宋河酒业的破产重整,这在“豫酒振兴”的大背景下,极具想象力;而对于行业而言,国家名酒“宋河”能够延续,也是一大幸事。


你觉得,昔日的豫酒老大能“凤凰涅槃”重现辉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