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商界纵横 > 正文

从“药茅”到“韭菜地狱”,恒瑞医药怎么了?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1-10-21 14:59:45

从“药茅”到“韭菜地狱”,恒瑞医药怎么了?


10月19日恒瑞医药发布了2021年第三季度财务报告,报告显示其前三季实现净利润42亿元,同比下降1.21%;三季度单季恒瑞实现营业收入69亿元,同比下降14.84%,实现净利润15.4亿元,同比下降3.57%。

业绩下降叠加今年以来股价的持续下跌,已经让一众“韭菜”人心惶惶,财报一公布便有很多股民称“坐等跌停”。

韭菜抄底,高瓴被套

三季度的业绩下降是恒瑞医药11年来首次出现负增长。股价20年暴涨320倍,毛利率常年保持在86%左右,和茅台不相上下,恒瑞医药无疑是神一般的存在。

然而这样一支神股在今年初股价创下高峰的97元之后,便一路下跌了49%,10个月以来市值已蒸发近3000亿。而在下跌过程中,有机构投资者开始逃离,也不断有新的投资者进场抄底。据统计去年年底恒瑞医药只有28.2万的股东,至今已经有71.9万,增加了约247%。

很多散户认为股价下跌幅度已经够大,纷纷进场抄底,于是越来越多的散户进入接盘大军,而这些个人投资者似乎已经成了名副其实的“韭菜”。个人投资者由于投资知识的缺乏,且容易受到市场情绪、标签、“情怀”等因素影响,往往会对投资做出非理性的判断。这也是散户很容易成为韭菜的原因。

不得不说,作为A股医药行业中的典型成长股和行业龙头,曾有“药茅”之称的恒瑞医药依然没有失去市场对它的信心。

2021年恒瑞的年中财报显示,高瓴资本买入4046万股恒瑞医药共耗资27.5亿,买入平均价约为67元。截至发稿恒瑞医药股价不到51元,意味着高瓴资本已经被套。

业绩与股价下滑是谁之过

影响恒瑞财报业绩的原因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医药集采的落实。受国家和地方带量采购的影响,恒瑞的传统仿制药销售下滑,而创新药的销售短期内不能补偿这部分下滑,给公司整体业绩带来不利影响。

集采带来的冲击还未完全显现出来。恒瑞在半年报中曾透露,集采的主要影响从三季度开始,而从全年来看,第五批最大的集采影响将在第四季度落地,预计四季度的收入还会比三季度再下降5-10亿。

业绩下降的第二个主要原因是研发投入的增加。恒瑞医药的财报显示,2018至2020年其研发费用投入2021年前三季度,恒瑞医药进一步加大创新投入力度,累计投入研发资金41.42亿元,同比增长23.9%,占营业收入的比重达20.5%。

作为国内知名的抗肿瘤药、手术用药和造影剂的供应商,也是国家抗肿瘤药技术创新产学研联盟牵头单位,建有国家靶向药物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博士后科研工作站,恒瑞正走在由仿制药向创新药研发的转型道路上。

财报中指出恒瑞已在美国、欧洲等地建立了136人的海外研发团队,主要成员均是来自罗氏、诺华、辉瑞、默克等知名药企的中高层人才。23项国际临床试验正在推进开展,并有10余项研究处于准备阶段,共启动86家海外中心。

据光大证券研究称,恒瑞医药正处在调整发展战略的创新转型时期,未来将承担更高研发风险,解决未满足的临床需求,同时加强与生物医药公司的合作,加快国际化发展进程。发达国家的医药企业以创新药为主,通过巨额研发投入获得专利产品,再凭借专利获得巨额回报。因此,加大对创新研发的投入,也是恒瑞走向国际化的重要一环。

这些转型战略短时间内会使恒瑞医药的业绩承受压力,但长远看来,未来创新路线和国际化发展的成果仍然值得期待,这或许也是很多投资研究机构对恒瑞医药保持乐观态度的原因。

而事实上恒瑞的创新药在过去很多是由已上市的药品,经过改良和修饰而成的,并非真正的自主研发。7月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的关于公开征求《以临床价值为导向的抗肿瘤药物临床研发指导原则》里提出:新药研发应当以患者提供更优的治疗选择为最高目标。

与之同时出台的新规也直指创新医药行业的“伪创新”问题,引起了医药板块整体的下跌,而恒瑞作为国内创新药研发的头部企业,在这场风波中首当其冲。

但不论是集采、转型还是政策环境的变化,都是对于医药行业整体造成影响的因素,而非恒瑞一家。

转型道阻且长,恒瑞医药还能否续写增长神话?

基于恒瑞医药过去长达20年的优异表现,评级机构和投资者对它仍然保有十足的信心。而其“创新+国际化”的美好故事,究竟能否成为续写增长神话的有力支撑,或许不能仅仅依靠信心来判断。

在销售业绩方面,集采影响还将持续,三季度只是一个开始,而陷入了业务转换的尴尬期中的恒瑞,难以在短时间内实现业绩扭转。而在恒瑞营业收入主要来源的仿制药领域,市场竞争异常激烈。

尽管现在的恒瑞医药正在砍掉赖以起家的仿制药生意,将业务重心向创新药转型,创新药从立项到获批长达5-15年的研发周期,还需要很长的过程。

拥有业内“研发一哥”的称号,恒瑞医药是创新药企的代表,而分析过它的现有营业收入结构后不难发现,创新药收入占比仅20%左右,占比收入80%左右比重的仿制药仍然是主要营业收入来源。

创新药研发属于资金、成本、风险三高的重密集型工作。相比于国际上的药企研发大户,恒瑞40几亿的研发费用支出并不算多。根据2016年全球药企研发投入信息,排名第一的罗氏研发支出折合人民币约643亿,即使排名第15位的安进研发支出达到38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251亿元。

转型势必面临着各种各样的风险,在旧业务营收下降、新业务尚未成熟而研发以及进入国际市场却需要巨大投入的转型期,对于恒瑞而言实现平稳过渡的重重挑战才刚刚开始,拥抱创新和国际化的路还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