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商界纵横 > 正文

伟康医疗再冲A股:实控方一股独大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1-10-16 18:59:16

伟康医疗再冲A股:实控方一股独大


近日,江苏伟康洁婧医疗器械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伟康医疗”)创业板IPO获深圳交易所受理。近年来,医疗器械公司上市提速,三鑫医疗、康德莱、阳普医疗等公司纷纷上市,在多年筹划主板上市未果后,今年伟康医疗递交了创业板IPO申请。

据悉,江苏伟康洁婧医疗器械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主营业务为一次性使用医用耗材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医疗器械公司,主要产品为吸引管、吸痰管、鼻氧管、引流袋(包括防逆流引流袋、精密引流袋)等医用高分子材料类产品,涵盖手术护理、呼吸、麻醉、泌尿和穿刺五大系列的上百种规格型号。2018年—2021年3月,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24004.52、26192.33、25355.20、6070.19万元,净利润为6882.42、6904.39、5470.50、1318.72万元。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不同于上一次寻求上市时4家机构突击入股,这一次伟康医疗申请创业板IPO前,除了实控方以外,在2019年12月其余股东已经全部退出,这也导致公司股权更为集中。此外,本次公司发行上市与之前公司寻求主板上市时募投项目重合度较高。对上述事项本报记者致电致函伟康医疗,但截至发稿并未得到回复。

股东全退,仅剩实控方

根据招股书,伟康医疗成立于2012年3月,注册资本为5000万元,实收资本为1000万元,由刘春良和刘丽洁分别出资600万元、400万元,2012年6月,增加实收资本1000万元。

2013年1月,伟康医疗在缴足注册资本后进行了第一次增资,注册资本从5000万元增至2亿元。但到2014年9月,伟康医疗注册资本又从2亿元减至2000万元,一个月后伟康医疗注册资本再从2000万增至5000万元。2015年3月,公司进行了第一次股权转让。通过受让股权,实控人刘春良控股公司江苏昊鹏实业投资有限公司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2015年12月,大吉财富(员工持股平台)增加注册资本500万元。

2017年1月,国药幵购基金、复星平耀、圣众投资、益厚投资增加注册资本合计900万元,伟康医疗注册资本从5500万增至6400万元,分别持股7.71%、4.69%、0.10%、1.56%。而这一年,伟康医疗完成上市辅导准备寻求上市,2017年下半年,伟康医疗递交A股上市申请,但最终并未能如愿。

或许是上市失败,2019年12月,国药幵购基金、复星平耀、圣众投资、益厚投资纷纷退出伟康医疗。目前刘春良、刘丽洁父女通过直接及间接方式(昊鹏实业、宿迁宏建)合计控制公司100%股权。如果伟康医疗顺利上市,本次发行后,刘春良、刘丽洁父女控制的表决权比例降为75%。作为唯一股东,刘春良、刘丽洁父女将独享上市红利。

伴随而来的股权集中问题,伟康医疗在招股说明书中强调,尽管公司已逐步建立健全了与公司治理、内部控制相关的各项制度,包括三会议事规则、独立董事制度、董事会专门委员会制度、关联交易管理制度等,报告期内未发生实际控制人利用控制地位损害公司利益的情形。但公司实际控制人仍可以利用其控制地位优势,通过行使表决权对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选聘、发展战略、人事安排、生产经营、财务等决策实施控制及重大影响。如果公司治理制度不能得到严格执行,可能会导致实际控制人利用其控制地位损害公司和其他中小股东利益的风险。

独立经济学家、财经评论员王赤坤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如果股权过于集中,公司治理结构无法调整到位,可能无法适应市场变化。”

值得关注的是,在4个机构退出伟康医疗后,2020年,伟康医疗进行了多次分红,共派发了1.5亿元的现金红利,远超2019年归属净利润,而这1.5亿元分红进了实控人口袋。

募投项目重合率高

伟康医疗本次拟公开发行不超过1500万股人民币普通股股票,募集资金3.683亿元,本次募集资金拟投资于“年产1150万支超滑抗菌硅胶导尿管新建项目”“年产4800万支吸痰管、1000万个引流袋新建项目”“医用高分子材料研发中心建设项目”和“医疗器械营销网络项目”。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本次募投项目有三个并不是首次提出。

在2017年伟康医疗寻求主板上市时,募集资金拟投资项目是“年产硅胶导尿管450万支、麻醉面罩700万个扩建项目”“年产吸痰管4800万支、引流袋1000万个、单向阀2500万个新建项目”“医疗器械营销网络项目”和“医疗器械研发中心建设项目”,2019年伟康医疗更新了招股书,原来计划投入的“医疗器械研发中心建设项目”变更为“医用高分子材料研究院建设项目”。也就说本次募集资金计划投资的四个项目中,有三个早在2019年就已提出。其中增产项目“年产4800万支吸痰管、1000万个引流袋新建项目”从2017年首次提出至今是否还具备必要性呢?就此,记者致电致函伟康医疗,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应。

《华夏时报》记者翻阅2017年招股书,以及2021年创业板IPO招股书发现,吸痰管系列2018年至2020年每年产能在3960万件,这期间产能利用率均未饱和,最低仅78.07%,引流袋2018至2020年每年产能在180万件,这期间产能利用率仅2020年达到99.36%,最低仅81.82%。另外报告期内,公司因滞销、近效期的退货占以前年度对应发货金额比例总体较高,大多超过5%。到“年产4800万支吸痰管、1000万个引流袋新建项目”建成达产后,按照2020年产能数据,吸痰管系列将拥有年产8760万支产能,引流袋年产1180万件产能。

这不仅将给伟康医疗销售带来压力,对管理也带来更大挑战。作为一家医疗器械生产企业,伟康医疗屡因产品质量问题遭罚,报告期内,伟康医疗因“一次性使用吸痰管真空控制装置不符合标准规定”“一次性使用换药包环氧乙烷残留量不达标 ”两次遭处罚,上月伟康医疗又因一次性使用鼻胃管紫外吸光度不合格被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