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商界纵横 > 正文

拆解华夏幸福债务重组方案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1-10-08 09:46:09

拆解华夏幸福债务重组方案


在自救与被救中,华夏幸福用7个月的时间交出债务解决方案。华夏幸福债务重组方案通过6种方式安排清偿2192亿元金融债务,其中依靠出售资产将解决约1070亿元。

传闻了几个月的华夏幸福债务重组方案终于出炉。9月30日晚,华夏幸福发布了债务重组方案以及股票复牌的公告。

根据债务重组方案,华夏幸福2192亿元金融债务将通过以下方式妥善安排清偿,包括卖出资产回笼资金约750亿元;出售资产带走金融债务约500亿元;优先类金融债务展期或清偿约352亿元;现金兑付约570亿元金融债务;以持有型物业等约220亿元资产设立的信托受益权份额抵偿;剩余约550亿元金融债务由公司承接,展期、降息,通过后续经营发展逐步清偿。

6种方式清偿2192亿元债务

在2月初承认“爆雷”后,华夏幸福官宣“相关化解方案将于5月公布”,但是并未兑现。8月初,网传华夏幸福重组方案曝光,但是并未得到确认。直至9月23日,华夏幸福发布公告称,拟与债权人就综合性风险化解方案的相关内容进行沟通,有了进一步的消息。

具体来看,2192亿元金融债务的清偿方案具体分为7个部分,通过“卖、带、展、兑、抵、接”等六种方式妥善安排清偿债务,其中依靠出售资产将解决约1070亿元。

在出售资产方面,可出售资产预计能够回笼资金约750亿元,华夏幸福表示,回笼资金中拟安排约570亿元用于现金偿付金融债务,剩余部分用于落实住宅开发和交付责任,恢复产业新城及其他业务板块的正常运营,以保障经营债务及承接金融债务的清偿;出售资产带走金融债务约500亿元,出售项目公司通过债务置换方式,有条件承接相应的由公司统借统还的金融债务,置换后的债务展期、降息,具体置换方式由公司、可出售项目公司的收购方、相关金融债权人具体协商。

除了出售资产外,华夏幸福其余债务将通过展期、降息等方式来解决。其中,优先类金融债务展期或清偿约352亿元,应收账款质押和实物资产抵押的金融债务展期留债,维持原财产担保措施不变,展期期间利率下调;如若实物资产抵押相关担保物被处置或出售的,所担保债权可在担保物处置或出售价款范围内优先清偿;应收账款质押的,按年度分期按比例偿还;与房地产开发建设等业务相关的开发贷,由相关金融机构维持开发贷余额不变,利率下调,存量项目逐步销售偿还,新增项目逐步投放。

此外,以持有型物业等约220亿元资产设立的信托受益权份额抵偿,剩余约550亿元金融债务由公司承接,展期、降息,通过后续经营发展逐步清偿,展期届满后,根据企业后续经营情况,可协商直接清偿或继续展期。

华夏幸福还表示,由于企业经营困难,债务重组计划项下的金融债务,已发生未支付的利息豁免或利随本清,如选择利随本清,则利率下调;已发生未支付的罚息、违约金、复利及其他违约责任予以豁免。

出售资产清偿债务,谁走谁留?

出售资产清偿债务,哪些资产将被出售?谁走谁留?

债务重组方案显示,经过资产及业务重组后,华夏幸福将保留孔雀城住宅业务、部分产业新城业务、物业管理业务及其他业务。其中,孔雀城住宅业务板块,多措并举缓解资金压力,有序运营,落实交房责任,通过成立专门的住宅开发和交付运作平台,由“政债企”三方共同监督,努力恢复孔雀城品牌形象,提振去化速度和销售价格,逐步恢复孔雀城板块融资功能,探讨以滚动拿地开发等多元化手段,更好地完成房地产开发与交付任务。产业新城业务布局过于集中的问题将明显改善,抵御区域政策和市场风险的能力显著提高。

值得关注的是,华夏幸福过去两年较为重视的商业地产业务,重组方案并未明确去留。

据了解,2019年,重金挖来华润置地重磅老臣吴向东后,华夏幸福建立南方总部,加码商业地产、城市更新等业务布局,两年时间拿下不少优质地产项目。

对于资产出售以及债务重组,华夏幸福表示,公司通过债务重组、持续运营,在地方财政、税收、土地政策的支持下,将逐步完善经营状况,恢复“造血”能力,积极争取修复资信,及早恢复融资能力,保障公司经营债务和公司在现金清偿及信托受益权份额抵偿后承接的金融债务的稳定清偿。

危机下自救与被救

受宏观经济环境、行业环境、信用环境叠加多轮疫情影响,华夏幸福的流动性出现危机。

2月1日,华夏幸福发布公告首次对近期的债务问题做出披露。华夏幸福在公告中称,公司发生债务逾期涉及的本息金额为52.55亿元,但公司的可动用资金仅为8亿元。

与此同时,华夏幸福召开债权人沟通会,华夏幸福董事长王文学承认“公司确确实实发生了流动性问题,不能再回避了。”

对于流动性危机原因,王文学归结为四个方面,错误研判环京形势,投资过于集中,环京住宅市场量价齐跌,规模腰斩;新拓展区域尚在培育中,效果不及预期,船大难掉头,调动效果不够显著;前期扩张激进,管理不够精细,超出公司自身能力,拓展区域过多过散,质量参差不齐,有限资源难以满足众多产业新城的开发建设需求;多轮疫情冲击使经营困境雪上加霜,接踵而来的疫情导致环京市场断崖式下降,公司经营更加困难。

王文学透露,2020年下半年,当意识到公司经营出现以上问题,首先立刻采取系列措施,积极自救。并及时与股东沟通,寻求支持。在公司想尽了一切办法,用尽了最后力量之后,危机仍未得到有效解除。

除了向政府求助、股东齐心协力全力救助外,华夏幸福继续自救,包括出售部分资产、加速销售与回款。但是在重组方案出炉与落地前,华夏幸福的情况并没有好转。

今年上半年,华夏幸福实现营业收入约210.68亿元,同比减少43.6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约94.8亿元,同比减少256.37%;实现销售额139.68亿元,同比下降66.69%。截至7月30日,华夏幸福未能如期偿还的债务本息累计已达815.66亿元。

在自救与被救中,华夏幸福用7个月的时间交出债务解决方案,相比于其他同样深陷债务泥潭的同行企业来说,进程加快了不少。

在业内人士看来,华夏幸福履行了“不逃废债”的承诺,按照市场化、法治化、公平公正、分类施策的原则,稳妥化解债务风险,有较强的前瞻性,善于化解复杂矛盾,节奏较快,效率很高。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华夏幸福债务重组方案仍存在诸多不确定性。据华夏幸福方面称,债务重组计划目前尚未经公司董事会审议,债务重组计划涉及相关事项尚存在不确定性;债务重组计划涉及的资产处置事项尚未确定收购方,收购方能否确定、确定的时间以及最终能否达成收购协议,尚存在不确定性;债务重组计划涉及的资产处置如构成重大资产重组,需相关决策机构审批,相关事项能否取得上述批准以及最终取得批准的时间存在不确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