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商界纵横 > 正文

张明:要保持适当的资本帐户管制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1-09-17 18:52:55

张明:要保持适当的资本帐户管制 


货币政策、宏观审慎监管和资本管制对一国经济稳定发挥着重要作用。我认为把握这三者之间的关系,要注意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资本异常流动会增加货币政策与宏观审慎监管政策间进行协调的难度。比如某经济体的资产价格正常,但通胀有一些上升,这种情况下就会采取宏观审慎监管不动、加息的方式应对可能的通胀。可是加息会导致巨大的资本流入,从而产生新的问题。一方面是资产价格可能会上涨,影响宏观审慎政策;另一方面,大量的资本流入加剧资本过剩,导致通货膨胀加剧。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资本流入会导致更加紧缩的货币政策和偏紧的宏观审慎监管。但是如果经济本身的基本面并没有那么热的话,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的双紧会导致未来经济增速加快下行。

第二,目前在全球范围内有一些新兴市场国家的宏观审慎监管政策也具备一定的资本管制功能,换句话说,宏观审慎监管政策和资本帐户管制存在一定的重叠。

第三,汇率应该更加具有弹性,因为相对而言自由浮动的汇率可以吸收一些内外部的冲击,尤其是外部冲击,保证货币政策有一些独立性的空间。在当前情况下,如果美联储要收紧货币政策,我们的货币政策放松,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就会有一个温和贬值,我觉得是完全可以接受的,没有必要一定进行干预。

第四,在当前环境下,保持适当的资本帐户管制是有必要的。过去十年,我一直在研究系统性风险。我认为对中国而言,防控系统性风险的一个很重要的前提就是要避免国内利率过快上行。中国目前的风险本质是债务问题,如果债务的国内利率能够控制在较低水平,我们就会有很多腾挪空间,包括展期。而保持适当资本管制是避免国内利率快速上行的一个很重要的前提条件。另外,目前国内各类主体对汇率剧烈变动的承受能力比较有限,需要一定时间适应。同时,过去两年,中国金融市场开放力度很大,进入了很多外资独资的金融机构,这种情况下也需要保持适当的资本管制。

虽然要保持资本帐户管制,但资本帐户管制的方式其实是可以调整的。一是资本管制的方式可以变得更加透明。二是可以有更多以价格为基础的资本帐户管制。三是资本管制本身也应该具有逆周期和前瞻性。比如,可以考虑对于资本的异常流入流出采取动态税率调整。当资本流动在一定规模内,税率是0;当资本流入流出的规模上升到一定规模以后,税率提升到0.5%;当资本流入规模进一步增大以后,税率会进一步提升。这样一种动态调整的机制会影响和改变市场主体的预期,一定程度上能够平滑掉跨境资本的异常流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