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商界纵横 > 正文

IPO观察|“好妹夫”带大舅哥创业板过会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1-09-10 11:37:29

IPO观察|“好妹夫”带大舅哥创业板过会


昨日(9月9日)晚间,创业板上市委发布公告:苏州翔楼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赣州腾远钴业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江苏纽泰格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纽泰格”)首发获通过。

其中,纽泰格主要从事汽车悬架系统、汽车内外饰等领域的铝铸零部件和塑料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包括汽车悬架减震支撑、悬架系统塑料件、内外饰塑料件等适应汽车轻量化、节能环保趋势的汽车零部件产品。

招股书(上会稿)显示,纽泰格此次拟募集资金2.56亿元,其中1.32亿元用于江苏迈尔汽车铝铸零部件新产品开发生产项目,0.94亿元用于江苏迈尔年加工4000万套汽车零部件生产项目以及0.3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不过,在谋求加码产能建设的同时,纽泰格面临的毛利率水平逐年下滑、客户集中度过高等诸多问题同样值得关注。

有意思的是,作为一个家族控制的企业,纽泰格上演了一出“好妹夫”带领大舅哥共同创富的大戏。

营收增速与毛利率下滑,客户过度集中

招股书显示,2018年-2020年,纽泰格营业收入分别为2.87亿元、4.13亿元和4.96亿元,2019年和2020年分别较上年增长43.96%和19.93%;调整后的净利润分别为5085.64万元、4299.87万元和5742.68万元,2019年和2020年分别较上年增长-15.45%和33.55%。

最近两年,纽泰格在营收增速出现下降的同时,毛利率水平也在下滑。2018年-2020年,纽泰格综合毛利率分别为42.23%、33.22%和28.74%,2019年和2020年较上年分别下降9.01个百分点和4.48个百分点。

招股书显示,纽泰格主要客户包括巴斯夫、天纳克、万都、延锋彼欧等国内外知名汽车零部件厂商。2018年-2020年,公司对前五大客户的销售合计占比分别为97.11%、91.16%和84.53%,客户集中度较高。其中,纽泰格对第一大客户巴斯夫的销售占比为66.25%、57.05%和45.19%,对巴斯夫存在重大依赖。

纽泰格表示,若未来公司与巴斯夫等重要客户的长期合作关系发生变化或终止,或主要客户因其自身经营原因或因宏观经济环境发生重大不利变化而减少对公司产品的采购,或因公司的产品质量、技术创新和产品开发、生产交货等无法满足客户需求而导致与客户的合作关系发生不利变化,而公司又不能及时拓展其他新的客户,将会对公司的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此外,纽泰格表示,公司主要产品均应用于汽车行业,因此公司的生产经营状况与宏观经济和汽车行业的发展状况、发展趋势密切相关。公司主要客户为国内外知名汽车零部件厂商,如果客户经营状况受到宏观经济下滑的不利影响,将可能造成公司订单减少、回款周期变长。

今年以来,汽车行业受全球芯片短缺影响,国内外主要汽车厂商先后宣布停产或减产计划。受下游客户汽车产量减少的影响,纽泰格今年7、8月份订单规模较上年末预测规模已呈现较大幅度减少。由于全球新冠疫情反复,芯片紧缺问题得到彻底缓解的时间仍存在较大不确定性,若芯片短缺情况持续,纽泰格可能面临因下游减产带来的订单取消或大幅减少的情形,从而对公司短期经营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应收账款与存货账面价值不断高企

尽管纽泰格采用的以销定产的模式,但其存货却在不断增加,近三年存货账面价值有进一步增加的趋势;另一方面,纽泰格也面临着应收账款不断增加且可能不能收回的风险。

招股书显示,2018年末、2019年末和2020年末,纽泰格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8533.79万元、1.17亿元和1.75亿元,2019年末和2020年末分别较上年末增加37.24%和49.60%;坏账准备分别为427.51万元、585.76万元和881.35万元,2019年末和2020年末分别较上年末增加37.01%和50.46%。

纽泰格表示,这主要系公司营业收入持续增长所致。不过,对比之后不难发现,纽泰格2020年营业收入增速为19.93%,远低于同期应收账款账面余额49.60%的增速。

报告期各期末,纽泰格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8106.28万元、1.12亿元和1.66亿元,占公司资产总额的比例分别为22.37%、22.39%和29.22%。纽泰格表示,公司与主要客户的合作情况良好,报告期内公司未出现大额应收账款无法回收的情形。截至2021年3月31日,2018年末、2019年末和2020年末应收账款期后回款比例分别为99.99%、99.71%和71.27%。但是,如果未来公司对应收账款缺乏有效管理,或者公司客户的经营情况发生了重大不利变化,公司可能面临应收账款回款不及时甚至无法收回的风险。

报告期各期末,纽泰格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3153.23万元、5957.84万元和8287.44万元,占公司资产总额的比例分别为8.70%、11.99%和14.55%。随着近几年纽泰格承接的汽车零部件新项目增加,报告期各期末公司模具存货金额逐年增加。截至2020年12月31日,公司模具存货的账面价值为2698.82万元,占同期末存货账面价值的比例为32.57%。纽泰格表示,如果公司产品销售价格大幅下跌、产品滞销或新项目开发失败,则可能导致存货出现减值风险,从而对公司盈利状况造成不利影响。

“好妹夫”代大舅哥掏405万认购股份

招股书显示,纽泰格实际控制人为张义家族,包括张义、戈小燕和戈浩勇,3人合计控制公司76.48%的股权。张义为公司控股股东,截至目前直接持有公司58.30%股份,并担任淮安国义的执行事务合伙人,通过淮安国义控制公司7.98%的表决权。戈小燕系张义配偶,目前持有公司股东淮安国义1%合伙份额。戈浩勇为张义配偶之兄,目前通过盈八实业持有公司10.2%股份。

需要指出的是,戈浩勇与公司第一大客户巴斯夫颇有渊源。

纽泰格成立于2010年11月,2011年开始与巴斯夫合作。戈浩勇则是自2000年9月至2014年8月,先后就职于巴斯夫聚氨酯(中国)有限公司、巴斯夫(中国)有限公司、巴斯夫聚氨酯特种产品(中国)有限公司,历任生产工程师、生产主管、销售主管、销售经理、市场高级经理、亚太区销售及市场高级经理职务,在巴斯夫工作了十多年。

值得一提的是,戈浩勇能成为纽泰格的其中一位实控人,全靠妹夫张义付钱。

2016年11月,戈浩勇通过他人代持的全资公司盈八实业,以1元/1元注册资本的价格认购纽泰格405万元的注册资本,在2017年年初占纽泰格15%的股份,直到2017年10月代持才解除。

实际上,戈浩勇这405万元全部由妹夫张义实际支付。张义与戈浩勇已确认,戈浩勇及盈八实业无需向张义归还前述款项,双方对此无异议。

对此,纽泰格在招股书中表示,因戈浩勇系张义妻兄,且其在汽车行业从业多年,拥有较多经验和资源,对纽泰格发展提供过一定建议和帮助,因而张义代戈浩勇进行支付。

受到增资扩股的稀释作用,盈八实业在2019年11月前拥有纽泰格11.97%的股份。当月,盈八实业将纽泰格1.77%股权进行转让,价格为1409.22万元。

除了这笔套现外,戈浩勇手中的股份也价值不菲。

按创业板注册制上市公司2021年9月7日收盘的53.78倍平均市盈率,和纽泰格2020年5742.68万元的净利润计算,纽泰格的估值或为30.88亿元。考虑稀释作用后,戈浩勇手中股份的估值约为2.36亿元。

不得不说,受益于妹夫张义代付款项获得股份,戈浩勇有机会大赚一笔。

而纽泰格在成功上市之后,将如何应对毛利率水平逐年下滑、客户集中度过高等难题,红星资本局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