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权威解读 > 正文

百果园,5613家门店半年仅赚1.9亿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2-11-22 10:49:23

百果园,5613家门店半年仅赚1.9亿 


11月16日,港交所披露了深圳百果园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百果园”)更新后的上市申请书,摩根士丹利为其独家保荐人。


今年5月2日,该公司曾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书。更新后的招股书显示,截至最后实际可行日期,百果园共计有5613家线下实体门店,较上份申请书新增了262家。其中5594家为加盟店,仅有19家为自营店。


虽然坐拥近六千家门店,但百果园的盈利状况并不算好,2022年上半年盈利不到2亿。


渠道上依赖于加盟商,报告期内百果园超过80%的营收来自其管理的加盟店。按弗若斯特沙利文数据,百果园2021年水果零售额在所有的零售企业及水果专营零售企业中位列第一。


但公司也因为加盟门店占比高带来的管理、品控等难题而受到关注。另外随着门店数量越来越多,百果园的单店年均收入出现明显下滑,这也给其营收持续增长带来了挑战。


上市之路一波三折


天眼查显示,百果园成立于2001年,位于广东省深圳市,注册资本为15亿元,公司法定代表人兼董事长为余惠勇。


后来被媒体称为“水果大王”的余惠勇,1968年生于江西省,毕业于江西农业大学园艺系农业蔬菜专业。


大学毕业后,余惠勇被分配到了江西农科院,从事食用菌的研究培养工作。在这里他提出了采用承包制,然后仅用了一年时间就让这个濒临倒闭的基地重新焕发生机,并因此赚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


彼时,改革开放的号角吹响不久,余惠勇决定抛下“铁饭碗”南下深圳淘金。但此后却连续在股市和运输产业上折戟,一度赔光全部家底。


可即便如此,余惠勇外出闯荡的决心并没有被磨灭。1995年,他带着仅剩的几百块钱再次来到深圳,应聘成为一家食品零售公司的销售员。


由于经常与水果销售打交道,余惠勇逐渐摸索出了水果连锁方面的一些商机,于是便有了创业的想法。


2002年7月28日,余惠勇带着妻子徐艳林和一众员工,在深圳福华路开起了第一家百果园门店。门店开业第一天的营业额就达到了1.8万元钱,这让余惠勇信心大增,决心开出更多门店。


于是余惠勇趁热打铁又开了3家店,但他发现店里流水不错,利润却不高。为了扩大规模,加强与供应商的议价能力,进而增加利润空间,余惠勇决定放开加盟制度。


到了2007年,百果园的门店数突破100家。彼时正值国内城市化进程的初期阶段,人群和购买力开始向城市汇聚,这为连锁模式提供了生存土壤。


不过快速拓展加盟之下,百果园松散的管理使得水果品质参差不齐,品牌形象大受损伤。2008年,百果园宣布停止接纳新的加盟,并回购已有加盟店,全面转为重资产的自营模式。


随后的3年时间里,百果园通过向海底捞学习,让有经验的员工去开新店,并推出店长持股模式。新的模式下,百果园继续跑马圈地,2015年全国门店突破了1000家。


重回发展正轨的百果园,很快获得资本的青睐。天眼查显示,2015年9月份,百果园完成4亿元A轮融资,由天图投资领投,广发信德、前海互兴等机构跟投,创下彼时水果零售行业最高融资纪录。2018年,百果园又完成了高达15亿元的B轮融资。


2020年6月,百果园赴港上市获证监会批准,公司拟计划在港交所主板上市。但同年11月,创业板注册制改革成功落地,百果园转而计划在创业板IPO,并在深圳证监局进行了辅导备案。


一年多时间过去,2022年5月份,百果园向港交所提交了新一轮上市申请。最新招股书显示,余惠勇、徐艳林、宏愿善果、恒义利投资、汇智众享及深圳惠林为百果园控股股东。其中余惠勇及徐艳林直接、间接持股超35%,为百果园最大股东,而投资方共计持股约43.5%。


尽管百果园尚未实现上市,但余惠勇夫妇已经挣下了几十亿的身家。在2022年胡润百富榜中,余惠勇、徐艳林夫妇以55亿元财富排名1127位,财富较去年增加了25亿元。


并不性感的水果生意


从营收规模来看,百果园已然成为一个年营收百亿的水果帝国。


根据招股书,公司主要销售水果、同时亦销售果干、果汁等果制品,于2019-2021年的营收分别达到89.76亿元、88.54亿元和102.89亿元。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资料,按2021年水果零售额计,百果园是中国第一大水果零售商,占总市场份额1%。由于国内水果零售市场十分分散,前五大参与者合计占总市场份额也仅3.6%。因此,按水果零售额计,百果园亦在中国所有水果专营零售经营商中位列第一。


从收入细分来看,2021年,百果园的水果及其他产品销售在2021年营收为99.92亿元,占比97.1%,特许经营权使用费及特许经营收入为1.6亿元,占比1.6%。


虽然在规模上做到了行业第一,但百果园难言轻松,因为鲜果生意并不怎么赚钱。


据招股书,2019年至2021年,百果园分别实现毛利8.76亿元、8.07亿元和11.56亿元,对应的销售毛利率分别为9.76%、9.12%和11.24%。


但和同行对比来看,水果零售企业的盈利能力并非都很差。资料显示,洪九果品在2019年至2021年的毛利率分别为18.91%、16.58%和15.69%,明显要高于百果园。


而在净利润方面,百果园2019年至2021年净利润仅有2.48亿元、0.46亿元、2.26亿元,对应的销售净利率分别为2.77%、0.52%和2.19%。


2022年上半年,百果园的营收从2021年同期的55.25亿元增加7.0%至59.15亿元,净利润为1.9亿元,相较去年同期有所提升。同期公司的净利率为3.2%,毛利率为11.5%。


业内分析认为,百果园利润低的原因,与公司鲜果销售占比过高有关。招股书数据显示,2019-2021年,水果及其他产品销售收入在总营收中占比分别为97.5%、97.6%和97.1%。


据悉,鲜果作为高损耗的生鲜,从采购、加工、包装、仓储到运输销售,中间涉及链条广泛,各个环节都会形成损耗并花费大量成本,这造成了鲜果链条长、成本高、利润低的特征。


过低的利润率,或许影响到了百果园的上市进程。实用金融商学执行院长罗攀认为,百果园的业务现金流表现不错,上市之路不畅很大程度要归因于其商业模式过于传统,依赖自身的业务模式很难获得较好的利润回报。他指出,对于投资者而言,经营模式过于传统的项目,通常不是那么的有吸引力。


而面对供应链的高要求,洪九果品则采用了一套“端对端”的模式。该模式下,水果在原产地采购后,在当地工厂进行加工、分级筛选,并进一步分销至全国各地的客户,垂直打通行业,以此降低产品损耗,从而提升整体盈利能力。


对百果园而言,即便不怎么挣钱,但其卖的水果也并不便宜。在微博平台实时搜索百果园,可以看到“一个苹果23.5元”、“一个西瓜90元”的吐槽。据红星新闻,同样大小的软籽石榴,百果园相比永辉超市、朴朴超市价格最贵。


未来增长之路在何方?


加盟模式是百果园的扩张利器,余惠勇曾定下了万店目标,到2020年实现开1万家店、年销售额达到400亿元的目标。


目前来看,百果园距离这一目标甚远。根据招股书,截至最后实际可行日期,公司在共计5613家线下门店中,5594家为加盟门店、19家为自营门店。其中在2019年至2022年6月30日,百果园分别拥有5家、9家、15家及16家自营门店。


在所有加盟门店中,4556家由公司管理,而1038家由区域代理管理。实际上,加盟商和区域代理并非百果园的代理商,而是客户。公司在向代理商出售产品后,通常无法退货。加盟商除了向公司支付采购货款外,还需就各个加盟店支付一次性的加盟费和按月支付的特许权使用费。


但百果园的百亿营收并不依赖于加盟费,而是向加盟商销售水果的收入。2019年至2021年及2022年上半年,百果园收取加盟费获得的收入分别为1.72亿元、1.31亿元、1.60亿元与9521万元,占比均不足2%;同期的水果销售收入占比则均在97%左右。


通常情况下,加盟模式便于公司轻资产扩张。在百果园的加盟规则下,运输费用由代理商承担,百果园在坏果率内不承担损失。这种实质上稳赚差价的“买卖模式”,在业内看来,这种明显偏向企业的模式缺乏稳固的共同利益基础,或难长期维持。


更重要的是,过往业绩表明,百果园的收入很大部分来自加盟店,意味着公司未来的扩张也依赖于加盟商的数量。


但是,加盟店数量的增加,对于规模驱动的百果园来说是好事,对加盟商来说却未必。有媒体统计,2019年百果园加盟店为4302家,实现收入77亿元,平均单店的年收入为179万元;以同样方法计算,2021年平均单店的年收入下降至155万元,今年上半年仅为105万元。


可以想见,随着门店数量及网络密度的增加,单店年均营收下滑导致百果园依靠开店来维持增长也越来越难。


除此之外,更多的门店数量意味着管理难度增加。今年5月份,百果园被博主曝出食安问题的两家暗访门店均为加盟店。根据百果园发布的致歉声明,涉事门店存在故意躲避总部检查等相关问题。


卖水果之外,百果园已将产品供应范围扩展至其他大生鲜领域,并于2020年推出社区团购平台“熊猫大鲜”业务。目前,公司提供的其他大生鲜包括蔬菜、鲜肉及海鲜产品、粮油、乳制品及其他。


据招股书,大生鲜的销售收入于2019至2021年分别为3290万元、7670万元及2.03亿元,营收占比分别为0.4%、0.9%和2%。


据此判断,生鲜对百果园整体营收的贡献较低。百果园也在招股书中坦言,中国大生鲜零售行业高度分散且竞争激烈,为了有效竞争,公司可能会采取各种营销措施吸引用户,可能导致短期营销开支增长并降低利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