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权威解读 > 正文

蓝思科技难解苹果依赖症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2-11-07 10:40:20

蓝思科技难解苹果依赖症 


净利润回升,重在“节流”

股价持续低迷近2年之后,的20万小股东似乎看到了一丝曙光。


10月27日晚间,披露公司2022年三季度财报。财报显示,2022年1-9月,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315.76亿元,同比下降6.9%;实现净利润7.59亿元,同比下降77%。




其中第三季度,实现营收123.93亿元,同比减少1.13%;实现净利润10.64亿元,同比增长7.61%;扣非净利润为10.32亿元,同比增长36.79%。


不难看出,尽管前三季度营收规模及净利润均处于大幅下滑状态,公司第三季度净利润已经开始好转。这也是自2021年三季度以来,净利润首次同比正增长。


2021年下半年以来,受收入结构变动以及原材料成本上涨等因素影响,毛利率水平持续下滑,经营业绩不断缩水。2021年O4-2022年Q2,公司扣非净利润连续三个季度出现亏损。尤其是去年第四季度,单季度亏损金额高达12.27亿元。


不过,蓝思科技三季度净利润的同比增长却并非来自于毛利率提升。财报显示,三季度毛利率为21.59%,已经连续四个季度实现环比增长,但仍低于去年第三季度同期的毛利率水平(25.01%)。


事实上,三季度净利润的回升主要得益于费用的控制。数据显示,三季度期间费用支出为12.68亿元,同比大幅减少41.49%。今年前三季度,期间费用率为14.1%,较去年下降1.0个百分点。


作为曾经的“果链”明星股,总市值曾一度接近2000亿元。其中,2019年1月-2021年1月期间,公司股价最大涨幅超过7倍。但随着业绩的下滑,在二级市场上也遭到投资者的无情抛售。截至2022年11月1日,股价报收于10.09元,相比高点跌幅达到75%,总市值已经缩水至500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季报业绩公布之后次日(10月28日),股价高开低走,全天跌幅达到3.63%。显然,依靠压缩费用实现净利润增长的利好,并没有得到投资者的认可。




此外,消费电子需求的持续低迷也是蓝思科技不被看好的一个原因。由于今年苹果新品提前发布,“果链”公司三季度业绩普遍受到提振。但由于最新的iPhone 14系列出货量表现不佳,有消息称苹果已经放弃了原定的增产计划,同时减少71%的iPhone 14产量。


随着全球经济的进一步恶化,数码消费类产品需求呈现持续萎缩趋势。今年第三季度,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为2.98亿部,同比下降9%,这是智能手机销量连续第五个季度出现同比下滑。尤其在iPhone 14系列手机后继需求乏力的背景下,四季度“果链”公司业绩无疑将面临挑战和压力。


业绩起伏不定,苹果依赖症难解


成立于2003年,主营业务为研发、生产、销售中高端视窗防护玻璃面板、外观防护新材料、电子功能组件、整机组装。公司主要产品有玻璃、蓝宝石、精密陶瓷、精密金属等材质的外观防护零部件和组件,以及模组、贴合和组装等配套增值服务。


视窗防护玻璃面板即为手机屏幕盖板,属于的起家业务。资料显示,最早为摩托罗拉V3提供屏幕玻璃,后来又成为第一代iPhone的盖板供应商。


背靠苹果这棵大树,于2014年成为全球最大的触控功能玻璃面板生产商,占据了全球一半以上的市场份额。2015年3月,成功在创业板上市,市值一度超越1000亿元大关,公司实控人周群飞也由此登上当年的中国女首富宝座。


不过,来自苹果的大订单对于来说却是一把双刃剑,导致公司不可避免地患上了“苹果依赖症”。数据显示,2017年-2020年,苹果订单所在营收中的占比基本维持在50%左右,2021年度这一占比更是达到66%。


考虑到苹果订单的毛利率更高,经营业绩对苹果的依赖度还要更大。在此背景下,经营业绩也随着苹果的订单而起伏不定,尤其是净利润数据波动性非常剧烈。


2018年第四季度,苹果手机受到国产手机冲击,出货量同比下降11.8%。受此影响,当季大幅亏损4.28亿元,亏损状况一直延续到了2019年第二季度。


2019年下半年以来,华为手机由于受到美国制裁出货量持续下滑,苹果手机市场份额开始提升。此外,自iPhone X以后,苹果开始恢复双玻璃设计,对玻璃盖板的需求量开始增加。


与此同时,随着在曲面玻璃技术层面的不断突破,公司所占苹果供应链中的份额不断上升,2020年上半年已经达到75%左右,公司业绩扭亏为盈,进而实现爆发。2018年-2020年,净利润由6.37亿元大幅增长至48.96亿元,三年涨幅接近8倍。


随着经营业绩的大幅改善,顺势抛出了再融资方案,并于2021年1月份成功增发5.896亿股,发行价为25.44元,共募集资金150亿元。


然而,募集资金到手后,业绩却迅速变脸。2021年全年,实现营业收入452.68亿元,同比增长22.55%,净利润为20.70亿元,较上年减少57.72%。其中第四季度,单季度大幅亏损12.27亿元,让众多投资者大跌眼镜。


值得关注的是,与净利润的大幅波动明显不同的是,营业收入基本保持着稳定的增长势头。数据显示,2011年-2021年,营收由60.3亿元增长至452.68亿元,10年期间涨幅超过7倍,仅有2016年出现过同比下滑。


营收规模与净利润水平的迥异表现也令外界对的投资价值产生了较大的争议。显然,很多投资者都被持续下跌的股价所伤。截至9月末,股东人数仍然高达19.38万人。那么,“手机玻璃大王”的投资价值为何不能被二级市场真正认可?


重资产运营,定价权缺失


通过进一步分析可知,在屡屡增收不增利的背后,既与公司重资产运营的弊端有关,也反应出公司缺少定价权这一深层次问题。


近年来,在深耕手机盖板玻璃业务的同时,也在不断拓展金属、蓝宝石等多种材料的外观件、结构件,并积极布局下游的组装业务。其中,2020年,耗资94亿收购了智能手机金属机壳厂商可胜科技与可利科技,由此获得了金属结构件供应能力。


从产业链角度上看,盖板玻璃属于智能设备外观结构件中的一种,而金属结构件以及显示触控模组则是进入手机最后组装较为重要的能力。例如,就是通过收购铠胜旗下的日铠电脑,进入苹果手机显示触控模组,从而获得了制造结构件的能力,并为切入iPhone结构件供应提供了重要支撑。


2021年,整合了可胜科技与可利科技相关资源并成立蓝思精密,进一步提升了公司玻璃加金属的一站式供货能力。此外,还陆续布局原辅料市场、专用设备、智能制造等上下游产业。


不过,伴随着的业务拓展,公司固定资产也在一路攀升,并给公司带来了沉重的折旧成本和资产减值损失压力。数据显示,2015年-2021年,固定资产由108.49亿元一路飙升至324.19亿元。刚刚过去的2021年,公司资产减值损失金额高达8.86亿元。


除了折旧压力之外,重资产商业模式还存在因为投资资金过大产生出大量的借贷利息支出,进而吞噬利润的问题。自上市以来,先后两次进行定增募资和一次可转债募资,总计募集资金超过245亿元。但截至9月末,公司有息负债仍高达156亿元。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利息费用支出达到4.41亿元。


不难看出,虽然号称是一家高新技术制造企业,实质上却更像是一家重资产运营的周期公司。此外,尽管公司在产业链上做了延伸和整合,但本质上仍没有摆脱对苹果这一核心大客户的依赖度,进而导致了公司出现缺少核心定价权的问题。


事实上,在与合作中,供应商始终处于劣势地位。凭借其强大的议价能力,不断将上涨的成本压力转嫁至下游供应商。除了之外,另一家果链龙头公司也深受其害。


数据显示,2021年度,向销售额为1140亿元,同比大增78%,营业收入同比增长高达66.43%。但由于苹果的压价,公司毛利率由上一年的18.09%下滑至12.28%,在营收高增长的背景下,公司净利润却出现了2%的同比下滑。


此外,果链公司与苹果的合作模式中,需要根据苹果滚动预测的订单而安排生产,但滚动预测并不具备约束力,一旦出现风险事件,将由供应商全权承担。如此以来,资产减值损失也是果链公司难以回避的经营风险之一。


为了摆脱对的过度依赖,也积极向新能源汽车业务以及光伏新能源业务等领域布局。财报显示,第三季度公司新能源汽车业务实现销售收入10.15亿元,同比增长超过八成;今年前三季度公司新能源汽车业务收入达到24.87亿元,同比增长超过六成。


资料显示,自2015年以来,就开始布局新能源汽车领域。公司在汽车电子领域的产品主要有中控屏、仪表盘组件、B柱组件、新型汽车玻璃、充电桩等,目前与蔚来、理想、比亚迪、小鹏等车企均有合作。最新消息显示,总投资金额高达45亿元的“长沙(二)园车载玻璃及大尺寸功能面板建设项目”预计将于2022年年底达产。


但从营收占比来看,目前新能源汽车收入占比约为8%,短期尚难对整体业绩形成支撑。同时,汽车业务募投项目的投产又将给公司带来沉重的固定资产折旧压力。未来,只有真正摆脱对苹果的依赖症,把握好企业固定资产投入与利润产出的平衡点,才能走出经营业绩“大小年”的周期困境,而这也是公司股价真正走出低谷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