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权威解读 > 正文

安逸酒店集团“抄底”背后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2-10-31 14:30:55

安逸酒店集团“抄底”背后


润米咨询创始人刘润今年的年度演讲题目是“进化的力量”。他提到,如何扒开2022的不确定性,找到2023的确定性,就是要从意外里,看到周期;从周期里,看懂趋势;从趋势里,看清规划,穿越周期。


这对于酒店行业具有很大的借鉴意义。


四川旅投在去年底刚刚成立的安逸酒店集团,正在计划投资西藏、四川等地的三个项目。若放眼整个行业,疫情压抑出行需求的大环境下,我国一直不断涌现出类似于安逸这样的新酒管集团。这种整合原有酒店资产,尝试品牌化运作的趋势,似乎在对抗现阶段酒店巨头出现巨额亏损的现实。面对疫情防控带来的市场萎缩,很多新锐酒店集团都在“疯狂”扩张,试图拿当下赌明天。


这种看似逆商业化的动作,实质上与刘润的演讲高度契合。酒店连锁化率仍有很大提升空间(确定性)带来的市场诱惑,远比正在常态化且极有可能很快放开的防控形势带来的不确定性大的多得多。而原本客观存在但松散独立的酒店资产,通过更加市场化的运作(自身不断进化),或许能够更进一步,甚至可以从配套角色变成盈利的资产。


毕竟,行业混沌期,只要肯变革,谁都有可能抓住那把斧子,然后开天辟地。


新势力对外出击


四川旅投在去年底成立的安逸酒店集团,开始了新一轮的扩张动作。


该公司正在对三个拟投资项目选聘财务尽职调查服务机构、资产评估服务机构。这三个项目分别在西藏主要城市(拉萨市、日喀则市、林芝市、山南市、波密县、当熊县等)、四川省广安市、四川省峨眉山市等。


其中:


项目一:调查对象包含主体公司及股东、12家子公司、5家孙公司,出具相应报告;


项目二:调查对象为单体酒店建设主体和酒店经营主体,出具相应报告;


项目三:调查对象为单体酒店建设主体和酒店经营主体,出具相应报告。


上述投资如果成行,意味着安逸酒店开始收购之路。


安逸酒店集团是含着金汤匙,且带着使命出生的。


该集团在2021年12月揭牌成立,注册资本30 亿元,背后是四川旅投。


该集团整合四川直部门、省属企业经营性酒店资产,以及省旅投集团旗下金牛宾馆、锦江宾馆、四川宾馆、总府皇冠假日酒店、花园宾馆等酒店企业,目前管理167家酒店、超3万张床位。2020年位列“中国饭店集团60强”的第20位。


国资(央企)控股的旅投公司或相关部门成立酒店集团,在这两年频频出现。浙江的雷迪森集团、河南的河南中州集团有限公司、融通集团的融通旅发等皆是案例。这大多与三年国企改革密切相关。


这类酒管集团优劣势明显。优点是它们旗下的酒店资产大多为老品牌,酒店物业位置极佳。缺点是各个酒店品牌各自为战,融合难度极大。一个新的自有品牌想要完成从0到1,在当下的环境下难度极大,且市场不会给予它们太多时间。


收购成为一条捷径。安逸酒店集团此次拟投资的项目一,从披露的信息来看,极有可能是一家酒管集团。项目主要位于西藏主要城市,即拉萨市、日喀则市、林芝市、山南市、波密县、当熊县等,调查对象包含主体公司及股东、12家子公司、5家孙公司。


四川毗邻西藏,旅游资源丰富,走出四川布局川藏区域,也是一条正确的路径。《酒管财经》根据上述信息进一步推测,安逸酒店集团的投资对象极有可能是一家具有明显藏族特色的酒店集团,定位为度假精品酒店。若以此为条件检索,安逸酒店集团拟投资的标的,大致可圈定某几个品牌。


这种猜测是有所依据的。安逸酒店集团此前发布的“改革发展十大行动”提到,在发展路径上,加快收并购、战略投资、引战混改,迈进中国饭店集团10强。


在定位上,要“布局全川、拓展全国、面向全球,加快形成覆盖豪华、中高端连锁、精品民宿、度假康养等多元化品牌矩阵。”


如何进化自己?


在《酒管财经》看来,安逸酒管集团的改革步伐应该更快一些。除了在优化存量资产外,也要加大增量市场的开发力度以及自有品牌的推新速度。


路径1:发力自有品牌。


推出更加适宜市场化、连锁化的自有品牌,是酒管集团最终实现品牌输出的必然路径。


央企融通旅发已经开始筹划类似动作,并且将第一个自有品牌放在了成都。


该公司日前以成都金河宾馆商务楼为试点,改建为融旅自主新品牌——“融羿”酒店。这是融通旅发打造自主品牌体系的开山之作,也是融通旅发向市场化运营管理转变迈出的重要一步。


雷迪森集团在这一道路上走的更远。目前已经构建有13个品牌矩阵,覆盖两个高端品牌群和两个终端品牌群。


路径2:收并购。


通过收并购谋求自身快速扩张的案例,在我国酒店行业屡见不鲜。


锦江酒店的前身上海新亚,成立于1993年,经营酒店、餐饮、旅游等业务。2003年更名锦江酒店,突出酒店业务,并置入锦江之星在内的经济型酒店。至2015年,收购法国卢浮集团;2016年收购铂涛集团和维也纳集团,终发展成国内头部酒店集团。


诸多OTA平台向线下布局,也是通过这一模式。


对于安逸酒店集团而言,这种收并购窗口正在打开。于公,政府层面的调控,让其对本地相关国有酒店资产的整合提供很多便利。于民,疫情防控常态化的大背景下,部分民营酒店集团经营出现困难,估值处于洼地,它们可趁机收割市场。


除此之外,安逸酒店集团在资本市场或可翻出更大浪花。


该集团背后的四川旅投,在2019年8月斥资4.8亿元拿下思美传媒控制权,欲借上市公司平台,打开文旅融合产业发展的新篇章。但直至当下,四川旅投并未对上市公司进行相关资产注入。未来并不排除时机成熟后,四川旅投以思美传媒为跳板,将相关资产装进上市公司。而在四川旅投的官方网站中关于业务板块的排序中,酒店位居第一位。


路径3:牵手国际巨头合作。


必须要承认的是,我国酒店领域的市场竞争早就呈现白热化。新旧酒店集团必须以市场化的思维介入经营管理。安逸酒店集团现有酒店资源,政务角色偏强。若想做大做强,必须加大商务领域的开发。


安逸酒店集团地产四川,后者在我国西南地区版图的位置举足轻重。安逸酒店集团可以牵手国际巨头,引入新的国际酒店品牌,深耕四川以及西南片区市场。


国际集团负责品牌输出,国内集团负责市场的运营——这种模式在我国非常常见。雅高与尚美雅高与尚美合作引进瑞士高端品牌、希尔顿与铂涛集团合作落地希尔顿欢朋酒店、凯悦酒店集团与首旅如家等均是例子。


这种路径较为讨巧。一方面是借助原有国际酒店品牌的背书,市场更容易打开。二是合作期间也是不断学习的过程,可积蓄经营发力自有品牌打造。


行业曙光初现


在《酒管财经》看来,包括安逸酒店集团在内的新锐区域性酒管集团,在此时选择扩张,可能恰逢其时。


疫情让酒店苦不堪言,但行业曙光已在龙头身上乍现。酒店上市公司已经披露的三季报数据显示,第三季度基本上实现扭亏。


在酒店连锁化率仍有很大提升空间带来的市场诱惑面前,正在常态化且极有可能很快放开的防控形势带来的风险,显得不足为虑。


而对于新锐集团而言,原本客观存在但松散独立的酒店资产,通过更加市场化的运作,或许能够更进一步,甚至可以从配套角色变成盈利的资产。


或许这才是众多酒管集团“不管不顾”极力扩张的底层逻辑。这种看似割裂的背后,存在的诸多合理性。而这种状态极有可能在未来较长的一段时间内存在于酒店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