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权威解读 > 正文

跨境互联网券商的寒冬突围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2-09-27 10:45:08

跨境互联网券商的寒冬突围


“内地团队很多都裁了,包括客户经理、运营、pr。”


一位跨境互联网券商员工近期与内地团队一起“毕业”了,她的老东家是一家总部位于香港的第二梯队互联网券商,此时距离其在内地招聘展业尚不足一年。


在她看来,两点因素促成了这次大范围的裁员,其一是融资受阻,“有一笔上半年本来应该到位的融资最后不了了之”,其二则是监管压力,“年初开会的时候老板信誓旦旦说不受到监管的影响,没想到过了一个月,为了规避监管风险,老板就说要发力to B业务(向券商提供系统和SaaS服务)了。”


这不是个别困境,整个跨境互联网券商行业都在面临深度调整。


以富途证券(Nasdaq:FUTU)和老虎证券(Nasdaq:TIGR)两家行业内头部公司为例,其经营业绩也明显承压——富途:上半年营业总收入33.9亿港元,同比上涨10%;净利润12.14亿港元,同比下降28%。老虎:上半年营业总收入1.1亿美元,同比下降25%;归母净亏损677万美元,Non-GAAP净利润152万美元,同比下降92%。


即使获客与营收稳居首位的富途,也不得不改变过去的扩张策略,转而强调海外获客,加码企业服务与财富管理。流量巨头字节跳动则在布局证券板块5年之后,选择将旗下证券App出售给了华林证券。


水大鱼大,潮起潮落


大约十年前,在国内超一亿股民中,港美股交易者处于边缘地带,伴随着中概股的兴起,这一投资群体有了明显的增加,市场需求旺盛。但问题是,彼时的港股证券市场产品体验较差、交易流程复杂。


腾讯18号老员工李华有感于此,决定创业解决这一问题。其他几家互联网券商的创业背景也与其类似。


此后,凭借着体验的提升和投资门槛的下降,富途、老虎证券从2014年后吸引了一大波用户,2019年两家公司登陆纳斯达克。上市近一年内,富途股价走势长期不温不火、徘徊在10美元上下,老虎证券股价甚至经历数度“腰斩”、继而长期“躺平”,徘徊在4美元左右。


时间进入2020年, 疫情引发了全球央行的货币宽松政策,美国股市在经历了史无前例的四次熔断后,连攀高点。与此同时,美股2020年上市企业数量创此前10年新高,达到480宗,其中中国新经济企业占据35家。在港股市场,一大批优秀的互联网、生物医药公司选择港交所作为其上市地,美团、小米、君实生物、以及二次回归的网易和京东等等。


淘金热潮之下,正是美港股“卖水者”面对的历史性机遇——毕竟,每一笔交易的发生,都会给富途带来佣金和手续费的收益,这也是其第一大收入来源。


2020年,富途证券营收33亿港元,同比增长212%,三项费用(营销费用、管理费用和研发费用)合计11.47亿港元,同比增长93.78%,而净利润达到13.26亿港元,同比增长700%。一年市值翻了3倍多,总市值达62亿美元,2021年5月更是一度达到近300亿美元高峰;


老虎证券当年营收10.79亿港元,同比增长136%,净利润为1.48亿港元,同比增长422%,开户客户数达110.4万,同比增长70.1%。老虎证券也再次超越摩根士丹利、高盛等大行,连续第二年登顶中概美股承销榜单。股价从3美元涨到了30美元。


截止2021年上半年,两家开户客户数逼近400万(富途232万,老虎证券165万),入金客户数超过150万(富途100万,老虎证券53万)。同一时期,以Robinhood为代表的美国在线股票交易商,则推动散户投资者组织了一场轰轰烈烈的“空头阻击战”,名声大噪。




富途与老虎上市后的股价走势


但是很快形势发生了变化。


以7月24日“双减政策”的出台为标志,中国对互联网新经济的监管开始趋严。当天,慧辰资讯董事、恒业资本创始合伙人江一发了条朋友圈,“2个月前就说了,中概股8成以上会凉,9成以上投资者全面亏损,美股中概股绝大部分会退市,中概股相关的集体诉讼会大面积展开,持续1.5-2年。”


中概股情绪不稳,冲击IPO的公司也锐减。包括小红书、哈喽出行在内的大批拟上市中概公司终止上市进程,赴美上市的公司数量急剧下滑,自8月份的连续三个月归零,仅有11月份上市的独一家公司联拓生物(LIAN.US)。


伴随二级市场由热转凉,淘金热潮退去,“卖水者”股价开始从高走低。




美国市场的中概互联网指数(KWEB)延续颓势


体现在业绩上,日前发布的2022年中报显示,上半年的总交易规模同比均出现了大幅下滑。


老虎证券2022 年上半年公司实现佣金收入0.59亿美元,同比下滑了30%,上半年总交易规模1765亿美元,同比下降22%;富途上半年实现经纪佣金收入20.0亿港元,同比下滑了6%,总交易规模2.7万亿港元,同比下降24%。


争议从未停止


如果说以上的变化动摇了跨境互联网券商业绩和估值的天花板,进入2021年下半年,来自监管的一连串表态则动摇了其能否在内地展业的地基。


10月14日,人民网刊文《个人信息保护法施行在即,跨境互联网券商何去何从》,点明富途控股、老虎证券存在用户信息泄露风险,且在用户信息合法化、合规化方面存有隐忧。 次日,《证券时报》撰文,称接近监管部门人士表示,按照所有金融活动均应全面纳入监管的要求,证监会等监管部门正着力完善相关监管规则,将依法对此类活动予以规范。


10月27日,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稳定局局长孙天琦在演讲中半公开点名富途和老虎证券,称其“无照驾驶”。


孙天琦称,部分境外证券经营机构在未取得境内相关牌照、仅持有境外牌照的情况下,利用互联网平台,主要专门面向境内投资者提供境外证券投资服务,例如,美股、港股交易服务,属于“跨境交付”范畴。而除特定金融服务外,我国未承诺其他金融服务可通过“跨境交付”方式提供。


孙天琦特意点出,跨境互联网券商客户快速增长,多来自我国境内。


这一表态对于借助中国用户快速崛起的富途、老虎证券们,无疑是一个重大打击。按照这一说法,老虎与富途证券目前从事的境内证券业务,直接被定性为“非法金融活动”。发言次日,富途控股一度跌30%,老虎证券一度跌超22%。


“无照驾驶”行为,其实自上市以来就一直被列为富途和老虎证券的主要风险之一。在其财报中,均写有“并未持有在中国提供证券经纪业务的任何执照或许可证”的风险提示。


与此同时,内地出金也变得更加困难——办境外银行账户是在跨境互联网券商开户入金的必要环节,因为外汇管制,内地卡出入金很不方便。


一位接近监管层的人士向钛媒体App表示,伴随着“无照驾驶”的发言,彼时曾有相关具体监管规则准备出台,但最后在多方考虑之下并未落地公布,此后一直延宕至今。


上述人士表示,按照现在的法规,哪怕跨境互联网券商通过收购等方式获得了内地的券商牌照,也只能为内地的用户提供A股的交易服务,并不能为其提供美港股的交易服务。目前并没有一张既可以发展境内客户,又可以发展港美股业务的特殊牌照。


在他看来,“跨境互联网券商目前要想在内地合规展业,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前途分化


国际化,成为跨境互联网券商应对当下危机时不得不选择的道路。


纵观整个行业,经过近十年的发展,衍生出了以富途、老虎为代表的上市券商梯队,以华盛、长桥、微牛等为代表的尚未上市但有一定规模与影响力梯队,此外,还有艾德期货证券等小型券商。


无一例外,他们宣称的基本盘都在境外市场,包括中国香港、新加坡、美国、澳洲以及日本等国家和地区。


海外故事早已经是富途与老虎证券在财报中讲述的重点内容——富途:2022年第一季度,超过80%的新付费客户来自中国香港和其他海外市场;二季度,富途的香港注册用户数在当地成年人口中的占比超4成。老虎:二季度新增入金客户60%+来自新加坡,10%+来自澳大利亚和新西兰,20%+来自中国大陆,专门提到澳大利亚二季度新增注册客户环比增加80%,交易量环比翻倍。


此外,富途与老虎也都在逐步发展非经纪业务,比如货币基金等财富管理业务、B端金融服务包括中国企业在港美股市场的IPO承销和ESOP(员工股权激励)解决方案等多元业务。


在天风国际证券财富管理中心董事总经理朱云鹏看来,虽然两家也都面临种种压力,但是好在已经抢占了足够多的市场和客户,并且有能力在海外客户群体中继续发展增量,已经能够靠经纪业务盈利,“活下去不是问题,只是发展快慢的问题。”


相较之下,二三梯队的公司则面临更大的危机。


朱云鹏认为,“其他互联网券商很遗憾还处在富途和老虎的上两个甚至上三个阶段,没有丰富的业务生态,没有极致的用户体验,没有足够让自己盈利的客户群体,也没有2019年的故事可讲了,这些投资人都看在眼里。”


一位日前离职的跨境互联网券商员工向钛媒体App讲述了其老东家纠结的转型历程——


2021年,这家公司在没有内地券商牌照的情况下,曾冒险尝试在内地小范围开展C 端证券业务,但“最后吸引了很多羊毛党”;在香港市场,虽然有牌照加持,但是入局较晚,“证券经纪业务同质化严重,现在都是恶性竞争,获客成本超过2000港币,吸引来的可能还是羊毛党。”


即使是在监管风险较低的to B市场,“由于本身专注于港美股,这家券商的系统难以直接卖给内地同业”;而在香港市场,广大中小券商自身就面临困境,正在收缩零售经纪业务。据统计,今年1-5月已经有31家券商结业或暂停零售业务。


也有玩家选择就此停手,布局已久的字节跳动证券App就在此期间最终被打包出售。


2015年,字节跳动内部开始组建金融业务团队,最开始做一款模拟炒股产品,此后“纳镁股票”于2017年面世,到了2019年,纳镁股票正式更名为海豚股票。2020年初,海豚股票开始向客户提供开户与实盘交易功能,盈利模式主要为提供付费的股票投资课程与股票咨询推荐等增值服务。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钛媒体App,“在这段时间内,字节已经在深圳准备好了办公楼,开始大规模招兵买马,但监管也陡然收紧,最后也并未能获得牌照。”


字节金融一位内部员工向钛媒体表示,“目前字节的金融业务包括支付、保险、消金都依托于字节商城,服务字节的店铺,唯独证券是一棵独苗,业务没有优势。”


2022年2月,字节跳动最终选择剥离证券业务,华林证券以2000万元买下了字节跳动旗下海豚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