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权威解读 > 正文

2022年46家企业退市,44家徘徊“生死线”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2-09-16 14:54:11

2022年46家企业退市,44家徘徊“生死线”


2022年是被称为史上最严退市新规落地实施的第二年。今年以来,A股已经有46家公司退市,相当于过去三年的总和。其中42家为强制退市,占比超过九成。


A股市场过去常被投资者诟病“退市难”,不仅资产质量较差企业长期拖累市场整体表现,个别公司乱停牌、长时间停牌等问题也比较突出,例如退市新亿(600145.SH)曾停牌长达54个月。


随着退市新规的落地,“垃圾股”的快速出清将让这些“钉子户”成为历史。全面注册制的落地和退市渠道的进一步通畅,将大大提升上市效率和上市公司的整体质量。




2022年A股退市企业情况(制图:钛媒体平台运营部)


A股强制清退42家,前民营500强企业从云端跌落


据wind数据统计,截至发稿,2022年以来A股市场共有46家企业退市,较2021年增长130%,是近五年来清退公司数量最多、增长幅度也最大的一年。其中有42家企业为强制退市,占比超九成。




近五年A股退市公司数量变化(制图:钛媒体平台运营部)


这轮退市潮与2020年底出台的退市新规有很大关系。退市新规取消了暂停上市、恢复上市环节,对市值退市、面值退市、重大违法财务造假、规范类指标、组合类财务指标等一系列指标进行了优化调整。


其中,财务类退市指标的规定以2020年作为第一个会计年度,2020年被“*ST”的企业若2021年再次达到财务类退市指标,2022年就要被强制退市。因此,财务问题也是今年企业退市的最主要原因。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强制退市的企业中,超过8成属于财务类强制退市情形,规范类、交易类和重大违法类分别只占到7%、3%和2%。




今年企业退市的主要原因统计(制图:钛媒体平台运营部)


在退市的企业中,不少个股都曾有过辉煌的历史。例如前民营500强企业腾邦集团(300178.SZ)。机票与商旅服务,以及金融业务曾是腾邦集团业绩增长的两大驱动力,2012年-2017年,腾邦集团的营收由2.58亿元增长至35.30亿元,净利润也从0.66亿元攀升至2.84亿元。


在最炙手可热的时候,腾邦集团在2015年市值一度被炒至超300亿元,股价达到61.75元/股。


然而从2018年起,腾邦集团受到资管新规及金融去杠杆的影响,金融业务受挫。随后,核心业务机票代销网络也出现停摆。


此后经历了连续三年的业绩下滑,财务造假,以及破产重整申请被驳回后,腾邦集团被强制退市。其退市时股价定格在2毛钱/股,较最高点跌幅达99.7%,市值只剩约1.2亿元,是今年退市的企业中“摔得最疼的”。


老牌药店同济堂(600090.SH)也是从云端跌落。同济堂成立超过20年,曾拥有5000家连锁药店,营收一度突破百亿。2015年,其股价一度达到28.12元/股,市值接近400亿元。


此后,同济堂深陷财务造假旋涡。证监会调查结果显示,2016-2018年,同济堂通过子公司虚构销售及采购业务、虚增销售及管理费用等方式,累计虚增收入207.35亿元,虚增利润总额24.3亿元。2019年,同济堂再次虚增营业收入3.86亿元,虚增利润总额3.86亿元,虚增净利润2.99亿元。


此外,同济堂还在未经审议程序的情况下,多次向控股股东湖北同济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提供非经营性资金和担保。


证监会也因此对同济堂立案调查,并对公司实控人张美华、李青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


今年7月,同济堂被强制退市,股价定格在0.27元/股,较历史最高点跌幅达99.0%,市值仅剩3.9亿元。


花式保壳效果微,“最强钉子户”将深交所告上法庭


处在退市边缘的企业,也在想尽各种办法进行保壳,或通过业务重组实现重新上市,不过均效果甚微。比如今年退市企业中的“异类”德奥退(002260.SZ),其退市的直接原因是“恢复上市申请未获同意”。


德奥退被网友戏称为“A股最强停牌钉子户”,从“暂停上市”到退市,德奥退苦苦挣扎了三年。


德奥退最初的主营业务是家用电器,后来又发展起“烧钱”的通航业务。2019年5月15日,因2017、2018年度连续两年经审计的净资产为负值,德奥退被深交所实施“暂停上市”。


十几天后,公司便制定了恢复上市的计划,包括采取加强生产经营管理,恢复盈利能力等措施,并向法院申请重整。


2020年6月30日,德奥退发布公告称,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德奥通航重整计划执行完毕。同年7月,德奥退迫不及待向深交所提交了股票恢复上市的申请。


然而在此期间,因公司业绩不佳,且官司缠身,直接导致了其保荐机构联储证券停止为其恢复上市提供推荐服务。


今年4月德奥退发布的2021年年报显示,公司2021年归母净亏损6.25亿元,上年同期盈利2101.71万元;扣非净利润亏损1.01亿元,上年同期亏损2699.45万元。亏损进一步扩大。


联储证券在宣布终止保荐的通知函中表示,德奥退持续经营能力有较大的不确定性,不符合恢复上市条件。联储证券还认为,德奥退深陷与广州农商行约25亿元的资金纠纷中,该案件尚在审理中,存在重大不确定性风险;此外,公司重整引入的投资人迅图教育与曹升等已出现不合迹象,对后续公司经营存在较大不利影响。


今年4月22日,德奥退收到了深交所终止公司上市的决定。尽管其后德奥退又向深交所提交了终止上市的复核申请,但深交所最后还是维持终止上市的决定。


最后,山穷水尽的德奥退将深交所告上法庭,要求判令撤销深交所作出的《关于不同意德奥通用航空股份有限公司股票恢复上市申请的决定》;判令深交所停止对德奥通用航空股份有限公司股票终止上市自律监管决定的流程。同时,此前对德奥退终止保荐的联储证券也被德奥退告上了法庭。


许多被终止上市的企业都希望靠重组等方式恢复上市,但据wind数据统计,近五年来成功恢复上市的只有6家。


近五年恢复上市企业(图片来源:wind数据)


像德奥退这样赖着不走的“钉子户”在A股也并不少见。例如“最久钉子户”退市新亿(600145.SH)曾停牌长达54个月,创下中国证券史上最长停牌期限纪录,终于在今年退市;ST信威停牌近3年,15万股民被套,最终在2021年退市……


不过,随着退市新规的出台,以及暂停上市、恢复上市环节的取消,A股“钉子户”有望成为历史。据wind数据显示,截至9月10日,今年又有44家企业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几乎都涉及财务类强制退市的情形。




2022年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企业的行业分布(制图:钛媒体平台运营部)


其中,超过4成的企业分布在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专用设备制造业以及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而这三类也是IPO数量最密集的行业。


平安证券认为,退市新规的出台有助于建立“流水不腐,户枢不蠹”的有活力的资本市场。同时,分析认为退市新规也令壳公司进一步贬值,2021年借壳上市失败6例,仅2例成功,刷新了过去15年的新低。


退市常态化和注册制常态化,共同推动了二级市场进出通畅,有助于在长期提高上市公司质量,真正地扶优汰劣,推动资源优化配置,更好借助资本市场助力实体经济发展,也有助整个股市指数的长期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