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权威解读 > 正文

水滴筹卷入中介筹款抽成风波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2-08-23 19:43:27

水滴筹卷入中介筹款抽成风波


大病众筹平台风波再起,近日“筹筹款中介抽成最高达70%”的话题冲上微博热搜,筹因第三方中介抽成事件陷入争议。

早在今年6月,筹就曾对第三方组织或个人冒充平台收取推广费的事件作出回应。彼时筹表示,平台从未授权任何第三方组织或个人向筹款人提供所谓的推广服务。


不过,筹并非对筹款人筹集的款项分文不收。自今年4月起,筹及第三方支付平台会分别收取筹款人筹款金额的3%、0.6%作为服务费及支付通道费用。


因为主营业务的属性,有关公司从事的是生意还是公益事业的争议一直未断。而公司在资本道路上的探索从未停止,在获得多轮融资后,公司去年成功赴美上市。


值得关注的是,屡陷争议的公司,一度连亏多年。在公司控制营销花费后,已实现盈利。


水滴筹筹款中介抽成最高达70%?


近年来,不少患者通过筹、轻松筹等平台,收到了来自亲人、朋友甚至未曾谋面的陌生人的帮助,顺利度过人生的难关。


以筹为例,截至第一季度末,筹累计捐款者数量超过4.03亿人,累计帮助患者数量近250万人,累计筹集医疗资金约509亿元。


然而,这些庞大的数字背后,却暗藏着许多见不得人的灰色产业链条,不少有心之人盯上了其中的生意。就在近日,筹筹款中介抽成最高达70%的话题再度闯入公众视野,一时间筹做的是公益还是生意的问题,再一次引发网友的讨论。


8月21日,筹通过官微对此次筹款中介在筹款过程中最高抽成达70%一事进行回应。筹表示,所谓的筹款中介是由部分恶意推广的第三方商业组织运作,为筹款人提供不正当筹款方式的服务,对于此伤害用户和品牌的行为,筹采取零容忍态度,坚决抵制和打击。


随后,筹创始人兼CEO沈鹏转发该微博表示,“因误解上热搜了”,他还强调筹对误导筹款者多收费的黑中介行为始终持坚决抵制和打击的态度。


实际上,有关筹的中介佣金风波最早可以追溯至今年的6月。彼时,有媒体报道,有第三方组织或个人会以帮筹款人推广筹款链接的名义,向筹款人索取高额佣金。


6月17日,对于第三方组织或个人冒充平台收取推广费一事,筹和轻松筹发表联合声明。声明中提到,两平台从未授权任何第三方组织或个人向筹款人提供所谓的推广服务。


筹和轻松筹还在声明中指出,筹款过程中,若出现恶意刷单或先捐后返等操作将触发平台风控机制,相关操作会被判定为违规行为,平台会停止筹款服务并将筹款人列入黑名单,退还已筹集资金给捐款用户。


6月27日,中国慈善家的一篇调查报道,再度深挖职业“筹款推广人”通过推广转发收取筹款人高额费用的乱象。报道中提到,在一些购物平台和社交平台上,能看到大病众筹的“职业推广人”,他们的抽成比例低至50%,最高则可以达到70%,有些“筹款推广人”甚至还会要求筹款人在筹款链接中填写由其提供的收款账户。


相关话题引发热议后,筹再度出面回应。筹表示,该报道在后续被其他媒体转载时,有些违背了原文标题的含义,让不少读者产生误解,认为筹款平台存在灰色链条,会从爱心筹款中抽取七成的费用。


据筹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7月,发生在筹平台上被查实的类似的筹款项目达20余起,在筹不断完善平台规则和风控体系的干预之下,类似的案例数量持续不断地减少。


雷达财经了解到,除了筹款中介帮推广赚高佣的事件外,筹、轻松筹这类大病众筹平台,还时常被指有伪造资料、虚假筹款的案例,如平台上发起筹款链接的筹款人,私聊时声称自己的大姨身患重病,但点开链接后,患者又变成了筹款人的母亲;为了给3岁的白血病儿子募集医疗费,同样的一个人名背后,同时有着优秀教师母亲和退伍父亲两个连性别都不一致的身份。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筹和轻松筹员工为争夺流量入口,甚至还发生过大打出手的斗殴事件。事后,双方各执一词,筹回应称,此事系因轻松筹员工言语威胁和污蔑,导致双方产生肢体冲突和斗殴,目前当事员工正在当地派出所接受调解;轻松筹则回应称,“筹多次对轻松筹员工恐吓、挑衅、主动激起冲突。我方员工已多次忍让,不料直接遭受暴力之苦。”


公益还是生意?


雷达财经注意到,在多次卷入争议后发布的声明中,筹明确撇清自己与收取推广费的第三方机构或个人的关系,但其实筹自身也会收取费用。


筹称,自2016年7月筹上线以来,筹在长达近6年的时间里,都是靠公司在全额补贴筹平台的运营成本。直到今年4月,筹宣布不再“免费”,为了维持平台的运营,筹开始向筹款人收费。具体而言,筹将试运行收取筹款金额的3%作为服务费;与此同时,第三方的支付平台会收取0.6%的支付通道费用。


在外界看来,不少人以为筹干的是惠及万千百姓的公益事业,筹也以“保障亿万家庭”、“让广大中国家庭病有所医”作为自己的使命和愿景。


但筹创始人沈鹏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公众把我们当公益组织,是对我们比较大的误解”。


事实上,公司自创立那天,其在资本道路上的脚步就未曾停下过。天眼查显示,公司成立的同年,便先后获得规模分别达到850万元、4000万元的种子轮及天使轮的融资。此后,公司又陆续获得6轮融资,其中A轮、B轮、C轮、D轮融资的金额分别为1.6亿元、近5亿元、10亿元和2.3亿美元。


筹官网上,也赫然展示着其背后阵容豪华的投资背景,腾讯、美团、博裕资本、高榕资本、IDG资本、创新工场、真格基金、中金资本等业内知名的明星投资机构都参与了公司的融资,其中腾讯、美团等参与了公司不止一轮的融资,公司最新的股东名单中,腾讯位列第二大股东,持股数仅次于创始人沈鹏。


值得一提的是,公司的多位核心成员都有在美团就职的经历,其中创始人沈鹏还是美团创业团队中的第10号员工,曾带领美团外卖实现市场份额第一的成绩,但原本可以享受到美团优厚待遇的沈鹏,放弃了在美团工作的机会出来创业,一手创立了公司。


去年5月,公司在资本市场上更进一步,成功登陆纽交所挂牌上市,拿下“中国保险科技第一股”的名号。


关于上市的举动,公司创始人沈鹏表示,当前还处于一个非常大的并且高速增长的市场中,对公司未来充满信心,希望获得更多的发展资金;其次,公司融资考虑的不仅是拿到钱,而是希望能够引进更多的优秀投资人,助力业务发展。沈鹏认为,欧美国家的很多投资人看好保险科技领域这个方向,他希望通过在美股上市,让有机会接触到来自全球的投资人。


靠节流实现盈利


屡获融资、又赴美上市的光鲜背后,公司其实很长一段时间里深陷未能盈利的困局。


招股书显示,公司的营收主要分为三块,分别为向保险公司提供保险经纪服务的佣金,通过实施互助计划产生的管理费,以及为保险公司等提供技术服务的收入。其中,向保险公司提供保险经纪服务收取的佣金是其营收的第一大来源,2020年该项业务贡献的收入占到同期总收入的89%。


2019年至2021年,公司分别取得15.11亿元、30.28亿元、32.06亿元的营收。然而,公司营收增长的同时,却是接连不断扩大的亏损。


2020年,公司的亏损从上一年的3.22亿元扩大至6.64亿元,2021年又进一步扩大至15.74亿元,三年间公司的亏损呈翻倍式增长,累计亏损达到25亿元以上。


不过,自去年第四季度开始,公司一改亏损的命运,开始走上盈利之路。去年第四季度公司的营收为6.039亿元,同期公司的经调整后净利润约为590万元。然而,公司首次实现经营层面的扭亏为盈,并非是找到了值得推广和延续的新的业务增长模式,更多的是通过控制成本来实现的。


财报显示,去年第四季度公司的销售和营销费用大幅缩减,环比下降69.2%。与此同时,该季度公司的运营成本和费用也环比下降47.5%。换言之,公司的扭亏为盈很大程度上是通过节流换来的。


今年第一季度,公司实现6.49亿元的收入,环比增长7.4%,归母净利润达1.05亿元,同比增长128.36%。第一季度,公司继续延续上一季度缩减费用的策略,本季度公司的销售和营销费用为2.04亿元,同比减少75.6%,运营成本和费用为5.32亿元,同比减少60.4%。


头顶“中国保险科技第一股”的光环,但公司在二级市场的表现并不能让投资人满意。自去年5月上市以来,公司的股价一路下行,至今已跌去约90%,最新市值不及5亿美元。


有观察人士认为,类似筹、轻松筹这类大病众筹项目的存在,很大程度上依赖的是捐款人的善意之举。若这类平台被别有用心的投机人士利用,平台的公信力会受到相应的影响。因此平台在灰产的打击上应不断加大查处力度,以维护平台在公众心目中的口碑。大病众筹平台的经营者只有落实好自己的责任义务,同时做好相关款项的透明、公开、公正,才能更有利于企业的长久运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