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权威解读 > 正文

报喜鸟超8亿定增遭“追问”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1-10-22 09:54:06

报喜鸟超8亿定增遭“追问”

10月16日,报喜鸟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报喜鸟”,002154.SZ)发布了第三版非公开发行股票的公告,发行对象为公司实控人吴志泽。一般而言,大股东购进自家股票,能彰显其对公司发展的信心,对二级市场而言可谓利好消息,但公告发布后,其股价却仍持续阴跌。

实际上,报喜鸟股价自7月份达到约7元左右的高点后,就开始低迷。截至10月20日收盘报收4.67元/股。

而且围绕本次增发,证监会与不少中小投资者均提出一定的质疑。

增发计划被质疑

报喜鸟是一家发源于浙江省的著名服装企业,一直以来,其在国内市场有着较高知名度与优良口碑。公司男士西服产品较为亮眼,其全毛衬西服,半毛衬男西服引领行业标准,拥有18项西服专利。随着企业扩张,目前报喜鸟也代理其他服装品牌,例如哈吉斯、乐飞叶、东博利尼、宝鸟等。

报喜鸟产品分布(数据来源:同花顺)

据公告,报喜鸟本次增发股票数量,约在1.8亿股至2.7亿股之间,募集资金总额达约8.2亿元。值得注意的是,本次增发由公司实控人吴志泽认购。查阅公司股权结构可知,截至2021年上半年,公司前两大股东分别是吴婷婷、吴志泽,吴婷婷是吴志泽之女,也是其一致行动人,父女合计股份比例略超25%。

数据显示,截至 2021 年 6 月 30日,报喜鸟货币资金 7.97 亿元、交易性金融资产 4.1 亿元、财务性投资约3.7亿元。公司资产负债率 31.9%,低于可比上市公司平均资产负债率 40.5%。

另外,公司2021年首次半年度分红,且金额高达约2.6亿元,而2019年仅约1.2亿元,2016-2018的三年时间内,每年的分红规模仅仅略超1000万元。

9月17日,有投资者在同花顺平台质疑,“上市公司已经不缺钱,为何一边给大股东分红,大股东拿钱再参与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大股东在董监高里面有几个人?”另有投资者质疑,“难道上市公司为了让大股东赚钱,要损害中小股东合法权益?”

投资者的质疑并非无的放矢。实际上,报喜鸟2021-2023年的回报方案,已在董事会、临时股东大会通过,未来有进一步分红的可能,实控人也有可能获得更多回报。此外,增发之后公司总股本数量增加,如果净利润没有较大提升,很容易摊薄每股收益,令中小股东受损。

与同业相比,报喜鸟的每股收益并不突出。2020年,公司每股收益约0.3元,根据最新的三季报预告,预计三季度每股收益在0.29元至0.3元之间。而同为服装企业的雅戈尔,半年度每股收益达0.36元,海澜之家为0.38元。森马服饰预计三季度每股收益约为0.33元至0.36元。

证监会对本次增发也提出问询,称“大额融资用于补充流动资金,是否摊薄公司每股收益,是否侵害中小股东利益?”要求报喜鸟“说明大额募集资金用于补充流动资金的必要性和合理性,是否有利于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

不过,报喜鸟方面并不回避本次增发对大股东的影响,公司称:“吴志泽先生与公司长期利益休戚与共。”吴志泽父女,以及由吴志泽控股超70%的“上海金纱”公司,合计持有报喜鸟股权25.8%,“处于较低水平”,本次增发有利于提升实控人表决权,增强公司控制权稳定。

募资如何拉升业绩

相比于股份比例变动,投资者更关心超8亿元的募资如何使用,对现有业务有何拉动作用。

据报喜鸟增发预案显示,募得资金主要有三大流向,其中“企业数字化转型项目”拟投入约2.4亿元;“研发中心扩建项目”约9297万元;补充流动资金4.97亿元。

在数字化转型项目中,首先值得注意的是“工业互联网建设计划”。

从目前国内服装消费大环境来看,“定制业务”是发展趋势。传统的服装企业由于存在一定的服装制作周期,追赶潮流变化较为吃力,所生产服饰也需要进入市场,才能获得较为全面的反馈。如销售不达预期,难免造成一定的损耗和浪费。

工业互联网能够沟通消费和生产两端,连接订单和设备,整合供应链上下游,提升消费者满意度。报喜鸟已经拥有“云翼智能制造平台”,在此基础上进行互联网化整合,能促进“定制业务”的生产效率进一步提升。

其次,报喜鸟也拟提升终端门店的数字化水平,利用AI技术,3D仿真渲染技术,来提升消费者的参与感。并通过该技术,将产品标签与顾客偏好标签相匹配,开展精准营销。另外,公司拟打算强化“私域营销平台”,例如微信小程序商城,使得产品更好全面的触达客户。

观察同业数据不难发现,近年来,不少服装企业都进行了智能化、信息化转型。例如2018年,海澜之家发行可转债,将约7亿元资金投入信息化系统项目;2021年,太平鸟同样发行可转债,将约7.1亿元投入数字化转型项目;此外,2021年申报IPO的万事利、爱慕股份两家也有计划将募得资金用于相关用途,其中爱慕股份拟投入约1.5亿元,万事利投入约3418万元。

除了数字化转型之外,报喜鸟用将近5亿元补充流动资金的举动同样值得瞩目。从服装企业生产方式看,其支出主要为购买商品、原材料,以及人工支出,现金支出具有刚性,为保安全,一般而言,企业需留足4-6个月的资金。

截至上半年,报喜鸟可支配资金近12亿元,而维持日常经营所需的流动资金约为11亿元。此外再加上扩产、翻新房屋,以及未来分红预留资金,其资金缺口约为6.8亿元。

10月20日,公司回复证监会称:补充流动资金能“降低经营风险”,“有利于增强公司的资本实力”。

市值与行业龙头差距明显

从报喜鸟经营状况看,公司近年来规模不断扩大,营收、净利润双双走高。

公司营收从2018年约31亿元,攀升至2020年近38亿元;归母净利润从2018年约5184万元,攀升至2020年约3.7亿元,预计2021年前三季度净利润在3.5亿-3.9亿元之间。

报喜鸟净利润(数据来源:同花顺)

报喜鸟目前市值约57亿元,相比海澜之家市值超300亿元、雅戈尔约298亿元、太平鸟约183亿元等龙头企业仍有很大差距,

对于未来公司的成长机会预期,浙商证券认为,线上渠道和线下门店,均是报喜鸟未来利润增长点。疫情期间,公司线下门店逆势增长,如今疫情好转,线下门店有望再加速。随着公司不断加码电商,“线上渠道大有可为”。而此两点,也与定增中提升门店数字化水平,打造私域营销平台相呼应。

华西证券预计,报喜鸟2021-2023年营收分别约为46亿元、58亿元、69亿元,归母净利润约5亿元、6.6亿元、8亿元,高于现有水平,但也提示了风险,例如“开店进度不及预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