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民企 > 正文

消费金融行业正面临洗牌与重构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2-08-05 19:19:14

消费金融行业正面临洗牌与重构 


我将围绕消费和消费信贷的相关问题,从宏观、中观与微观三个层面谈谈消费金融行业的发展前景。


消费金融与消费高度正相关


消费作为消费信贷的基础,在国民经济中占有重要地位。在发达国家,消费在GDP中的占比达到80%,在我国占比为70~80%,包含政府、企业、居民三个部门的消费。


其中,居民部门的消费最主要,在我国总消费中占比高于50%。消费对经济的促进作用毋庸置疑,但消费金融对消费本身的作用在学术界有一些争议。争议主要存在于消费金融对当期的正向拉动作用比较明显,但是跨期平滑以后呢?消费信贷可能导致超前消费、过度消费,前期的过度消费对后期消费是一个挤出。从这点来说,消费信贷对总消费的刺激作用实际上是有限的。某种程度上,我们还是要靠总收入增长来拉动整体消费。


我最近看了很多资料,消费金融和消费之间虽然不是因果关系,但存在高度正相关关系。消费信贷增长对消费存在确定的正向作用,也可能是消费增长本身需要消费信贷的支持。


行业能走多远要从宏观判断


从宏观上来说,消费信贷对消费虽然有刺激作用,但有一定的上限,不可能无限进行消费透支。我最近让学生查了国外的资料,比较了中国和发达国家在人均GDP5000~2万美元之间的消费当中,有多少是由消费信贷拉动的。这个数据很有意思,基本上从48~60%。比如美国人均GDP达到2万美元的时候基本达到高点60%,消费有60%是用过或者是和消费信贷占比有比较稳定的关系。


但到今天为止,我们人均GDP是1.2万美元,美国人均GDP是4万多美元,是我们的4倍。不能简单说我们和美国之间的人均贷款差了5倍,因为我们人均GDP也是人家的1/4。换句话说,如果我国人均信贷达到了美国的1/4,我们的家庭负债率就已经达到了美国水平。


我们一直说美国是一个超前消费的社会,超前消费的背后其实有很多的社会保障条款支撑。而我国的社会保障在农村的覆盖率还较低,大量农村人口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保障。所以我认为,我们的消费信贷应该有一个比例,家庭杠杆率与收入有关。从宏观上判断,才能知道消费信贷未来能走多远。




消金行业面临洗牌或整合


从中观层面看,我想说的是行业面临的重构问题。以前消费信贷是单一主体,银行系自己做,业务模式是以银行为中心(信用卡或消费贷)的分散消费为主;在数字化时代,则是以平台为中心,线上消费为主的多元消费信贷主体模式。多主体竞争格局下,消费金融行业会面临洗牌或整合,从而出现新的业务模式。我本人不看好银行系消费金融公司,银行内部有这么多资源都做不好,成立一个独立公司就能做好?正是基于这样的考虑,我们才解散了华夏银行消费金融公司筹备组。我相信未来发展好的消费金融公司一定是那些有既有数据、流量,又有技术能力的专业性机构,并且要和商业银行错位发展。比如我们今天参会的一些科技公司就有这方面的优势。


传统消费金融早期是从住房开始的,然后是汽车。二战后,美国开始出现赊销赊购,这是最早消费金融的雏形。真正出现大规模消费信贷,其实是二战以后的婴儿潮时期到60年代末,在美国经济高速增长阶段,开始出现大量超前消费。尤其是401K条款出台以后,社会保障进一步增强,打消了消费的顾虑,消费信贷开始快速增长。所以说,消费信贷的发展实际上是有一些条件约束的。


如何识别核心客群


从微观层面看,消费金融呈现两个特征:一个是客户选择更加精准。数字化时代有数字化的手段来定位和选择客户。消费的重点领域从传统的住房、汽车、家电发展到现在的医疗等。这些消费总体上来说是跨期的安排。从经济学上来讲,跨期的安排能弥补短期预算不足,化解预算约束。另一个是消费的便利性。比如信用卡,刷信用卡有时候不是为了用钱,而是因为刷卡方便。


我最近做了一些研究发现,消费主力主要是18岁到64岁的人群,真正边际消费倾向比较高的是退休老人和刚成年的年轻人。步入退休年龄段的老人,没有储蓄,开始进入纯消费阶段。刚成年的年轻人,没有那么多收入,但预期收入比较多,所以会超前消费。


还有18、19岁没上学的人群,实际上也是消费的主体。有的人确实是要安排平滑跨期的消费,有的人习惯线上消费。线上消费会呈现透支、短期、小额、高频的特征。这些是客群选择的重点。



机构应自己承担起市场风险


市场现在还有需求,从政策层面上就应该鼓励。既然消费信贷还能够放出去,就让它去放。虽然在短期内有可能会提高一些家庭的杠杆率,但从长期来说,中国还有空间。


为什么?因为我们储蓄率很高,我们储蓄率原来高到50%以上,现在还有45%。2020年家庭储蓄率45.7%,目前还是全世界最高的,这给了我们一定的支撑。当然,家庭储蓄中高端人群的占比比较高,但是借款的人恰恰又不是他们,而是中低收入家庭居民。所以,不能完全看储蓄率高,因为储蓄率高还有很大的安全垫。


这个问题应该交由市场主体判断,风险应该由金融机构自己来识别、承担。宏观上还是观察家庭储蓄和家庭杠杆率,至于说每个家庭的具体情况,家庭杠杆率是否过高,应该由金融机构自己去调查。该交给市场去做的就让市场去做,监管过多关注风险不见得一定能够考虑到这些因素。我们还要鼓励创新和合作。平台机构有它的优势,比如数据、交易客户画像清晰,但是它们没有资金实力。金融机构有金融机构的优势,包括风控原则、理念、合规性等。所以还是要加强合作,各个市场主体发挥比较优势,才能提升交易效率。要发挥比较优势,就需要明确数据产权及产权使用和交易的规则。


监管不能不管,因为市场有可能会失灵。监管管什么?管消费者保护。针对个人消费者保护,第一是要保护个人隐私保护和信息,第二是要提供真正意义上的公平信贷,第三是防止欺诈。


此外,反垄断是一定要做的,平台机构是不是有垄断?在某种程度上,发展到大了以后确实会有,但不是说不能发展,而是要有一些机制约束。未来数字化时代,平台越来越集中肯定是一个趋势,也是提升效率的一种重要的形式。但是过度集中就会产生垄断,事实上,政府在反垄断方面也做了很多。


最后,在风险防范上,国家应该关注宏观杠杆率,监管部门要做到宏观审慎,金融机构则要做到微观审慎,更多地承担起相应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