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民企 > 正文

瑞思教育,告别资本聚光灯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2-06-21 10:31:41

瑞思教育,告别资本聚光灯 


上周,瑞思教育宣布正式与电动汽车服务商NaaS完成合并,公司名称由瑞思教育变为能链智电,并将以新的股票代码“NAAS”在纳斯达克上市。


6月10日,瑞思教育股价定格在3.41美元,这家老牌英语教育机构正式退出资本市场。


至此,瑞思成为“双减”后,第一家退出资本市场的教培机构。


国美“叛臣”的逆袭

瑞思教育前身是“瑞思学科英语”,创办于2007年。是名副其实的外国企业,由教育出版集团霍顿-米夫林-哈考特集团(HMHG)通过旗下互动学习品牌Riverdeep孵化。


最初,瑞思的发展顺风顺水。其引入“学科英语(subject-based learning)”的理念,将语言学习和素质教育融为一体,打造了独特的“浸入式英语”教育理念,受到市场追捧。与此同时,瑞思采用了连锁加盟的模式,用较低成本快速完成了规模扩张。据介绍,成立不到一年间,瑞思的直营+加盟中心便已超过30个,收入破2000万元。


在发展到一定体量后,瑞思学科英语进入瓶颈期,组织架构、加盟管理等问题不断涌现。此时,贝恩资本的出现,让瑞思迈上了新台阶。


2010年前后,贝恩资本接连吞下了多个教育标的。2008年,贝恩资本斥资13亿美元一举并购美国托育市场龙头Bright Horizons。2010年,贝恩资本斥资18亿美元,并购美国婴童用品+早教品牌金宝贝。


2013年,贝恩资本完成对瑞思学科英语的并购,还带来了一位关键人物——孙一丁。




孙一丁与贝恩的渊源来自国美。2009年6月,黄光裕身陷囹圄,贝恩资本借机“抄底”,国美内部掀起了知名的“黄光裕陈晓之争”。彼时,作为“托孤重臣”的孙一丁并没有站在黄光裕的阵营。而随着陈晓的落败,孙一丁也成为国美的“叛臣”,灰头土脸地离开了国美。


在接手瑞思教育之前,孙一丁已经参与了金宝贝的运营。成为瑞思CEO后,孙一丁将家电零售行业区域化管理的经验带入了瑞思。花力气打磨单校区模型,打磨成型后,瑞思开始推广扩张。将一线城市作为直营体系,其他城市加盟合作发展,采用“直营+特许合作”的业务模式进行扩张。


2014-2016年,瑞思学科英语营收分别达到4亿元、5.3亿元、7.1亿元。到2017年,瑞思成功上市,首日上涨14.55%。


三年乱局

孙一丁很好地完成了贝恩资本的任务,但其引领的过度扩张,也为瑞思的发展埋下了隐患。


上市两年间,瑞思旗下的学习中心由2017年第二季度的246家增长至2019年第三季度(截止9月30日)的451家。其中,87家为直营,267家为加盟。原本在上市初就已经大规模扩张,上市后进一步的扩张终于让瑞思陷入困境。


加盟校问题是最突出的。2019年,瑞思加盟校开始频繁爆雷。2019年11月,瑞思教育哈尔滨西万达校区出现停课事件。校区300多名学生被停课,涉案学费超429万元。


快速扩张的故事难以为继。截至2019年12月31日,瑞思英语股价仅余6.99美元,市值仅余约3亿美元,与16.45美元的上市开盘价相比已近腰斩。2020年1月,瑞思英语宣布孙一丁不再担任CEO一职,仅保留副董事长职务,当初的功臣被迫“下课”。


时任董事会主席的王励弘“接棒”成为新任CEO。


在当初国美控制权之争中,王励弘也扮演了一定的角色,一度被任命为董事。而贝恩资本入主瑞思后,王励弘就担任董事;上市后,王励弘被任命为董事会主席。


在走马上任的发布会上,这位新任CEO给出了新的增长方案:第一,在原有的规模体系里面,加强学校的拓展。第二,在瑞思3-18岁+的年龄覆盖中,3-6岁业务是最强的,后面也会继续把它做好、做得更有规模。第三,也就是收购。一方面加快加盟转直营,另一方面是在行业纵向上进行投资并购;还有一些科技相关的企业可能也会进行收购。


然而,王励弘并没有“挽狂澜于既倒”。由于疫情的冲击,瑞思艰难求生。整个2020年,瑞思教育的全年营收为9.59亿元,比2019年缩水了近4成。




而在克服困难的这一年间,瑞思的管理层持续动荡,特别是CFO这一重要且敏感的岗位。2020年4月,吕建东被任命为CFO。不到一年,CFO却变为王枫。然而到2021年9月,仅任职9个月的王枫又辞去CFO一职。同样在2021年,孙一丁辞去公司董事会副董事长职务。


转型,成为压在骆驼身上的又一根稻草。


台前到幕后

去年5月,瑞思教育正式宣布品牌升级,并推出“然点科学馆”、“瑞思海芽成长空间”和“瑞思研学”三大新品牌。未来将与旗下的瑞思英语和领峰教育,共同为用户提供多元综合的素质教育解决方案。


这一次的品牌升级,比“双减”早了一个半月,可依然为时已晚。


由于靠英语培训起家,此前也一直是以英语为主。瑞思转型素质教育并不容易,甚至不得不靠“打擦边球”试探。


此前,央广网发布《“变戏法”的英语校外培训》报道披露,励步、瑞思英语等一些曾从事学科类的校外培训机构,进行所谓的戏剧培训等升级和转型,推出一系列变相的学科类培训,引发关注。据相关报道,涉事机构有励步北京通州万达店、励步西红门店、瑞思英语北京西红门荟聚店、瑞思英语北京房山长阳校区、Adelais爱丽丝中英文戏剧演说学院、艾克少儿成长中心等。


事情被曝出后,曾有瑞思教育工作人员对媒体表示,目前该英语戏剧课程正在正常招生,课程以戏剧表演的形式,对孩子的英语知识进行测评和培训,以此提高孩子的英语水平。随后,大兴区教委社会教育科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在此前已经对两家门店约谈五、六次的基础上,及时对瑞思英语西红门荟聚店和励步西红门店再次约谈,并界定两机构门店“打戏剧擦边球”违规进行英语学科类培训,目前两门店均已闭店。


在资本市场,瑞思股价也一落千丈。2021年10月8日晚间,瑞思教育发布公告称,因连续30个工作日股价低于1美元,收到纳斯达克退市警告。



瑞思最终的选择是,从台前退到幕后。2021年12月1日晚间瑞思教育宣布,以瑞思体系内管理运营团队为代表的买方,与瑞思教育上市公司签署收购协议。由买方收购瑞思教育上市公司境内全部资产,以此实现瑞思教育境内业务与上市公司、境外资本剥离。在今年1月,瑞思上市公司主体被纳斯达克判定为“公共外壳”公司。


今年2月,瑞思最终找到了借壳上市的实体——仅仅在4个月间,就完成了与NaaS合并、变更董事会和管理层、股票代码更名的过程。到6月13日,NaaS正式在纳斯达克上市,瑞思退出资本市场的舞台。


虽然退到幕后,但瑞思教育并非消失,退费、合规等诸多议题依然需要解决。据中国网今年5月报道,有成都市的家长反映,在瑞思教育成都市成华区学校预交的学费,处于退费难的境地。另有位于合肥市的家长反映,合肥瑞思教育打着英语戏剧的名号,周六周日仍正常上课。实际授课内容仍为学科英语,违反“双减”政策。


兜兜转转,瑞思不再是上市公司,回到了原点。但历经15年发展后,当初打造的“浸入式英语”的教育理念不再有市场号召力。扩张后遗症、高管动荡、转型困难等问题并没有消失,瑞思教育恐怕再难重现过去的荣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