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民企 > 正文

“最惨”二代接班不满一年 刚要“摘帽”又遭问询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2-06-04 10:39:13

“最惨”二代接班不满一年  刚要“摘帽”又遭问询


如果要在A股市场上评选出一个“最惨”创二代,那贵人鸟的“二代”林思萍大概率会榜上有名——与别的“二代”继承的是巨额财富相比,他正式全面接手公司时,面对的是公司数十亿元的债务。因连年亏损,公司被戴上了“ST”的帽子。今年4月,林思萍接班不满一年,贵人鸟刚要完成“摘帽”,又接到了上交所的问询函,要求其补充公司开展农副产品贸易业务的主要考虑,是否存在转型风险等。

市值曾超400亿元 接手时却已连年亏损

林思萍系贵人鸟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人鸟”)创始人林天福之子,现任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董事、法定代表人。

公开资料显示,贵人鸟始创于1987年,是一家集运动鞋、服及配套产品研发、生产、营销于一体的综合性企业,于2014年成功登陆沪市,成为国内首家体育用品上市公司,总市值最高时超过400亿元。林天福2015年曾以190亿元身家登顶“泉州首富”,比当时的安踏体育董事局主席丁世忠还高。但这也是贵人鸟和林天福的巅峰,此后几年,贵人鸟发展每况愈下。

到了2021年7月,林思萍从父亲手中接过管理权时,公司的状况惨淡:总负债高达35.26亿元(截至2021年3月31日);因为连年亏损,被戴上了“ST”的帽子,刚刚完成破产重整;而到了今年5月25日,距离林思萍正式接班仅不足一年,公司便完成了“脱帽”,股票简称由“ST贵人”变更为“贵人鸟”。

在短短的时间里,林思萍靠什么使公司逐步走上了正轨?接下来他还能否继续带领公司重拾辉煌?

投行经历收获人脉 助力公司上市

林思萍于贵人鸟创立的同年出生,后来毕业于美国堪萨斯大学,获金融学士学位。跟很多“二代”一样,当年,刚毕业的林思萍没有直接回到公司,而是先在北京的瑞银投资银行部学习锻炼了几年。

据公开报道,林思萍在投行工作期间,先是从打印资料、翻译材料、整理会议纪要这些基础工作做起,慢慢到招股说明书编写。那段能经常接触不同行业的不同公司、且能够深入去了解它们运营模式、企业文化的经历,不仅让林思萍积累了相关经验,而且也让他收获了金融圈的人脉和朋友。

虽然林思萍2017年才接任公司董事、副总经理,但有报道称,2014年贵人鸟IPO时,林思萍就曾参与相关工作,也是贵人鸟得以成功登陆主板的功臣之一。其中,或许就得益于他在投行的工作经历。

盲目多元化 公司逐渐掉队

但上市后的贵人鸟并没有预想中的更上一层楼,反而逐渐掉队,可以说,林思萍回归的4年,正是贵人鸟迅速衰落的4年。

在那期间,贵人鸟押宝在“全能体育”的大战略上,共进行了十余次收购,行业横跨互联网+体育、体育经济、赛事主办、体育保险、体育游戏、体育健身等多个领域。比如,以2.39亿元入股虎扑体育,入局体育经纪业务,1.5亿元收购湖北胜道体育45.45%的股份,投资康湃思、收购AND1等。据称,主导这一系列资本运作的,正是由林思萍和公司高管组成的团队。

不过,不断地盲目收购和多元化布局,忽略能够稳定贡献利润的运动服饰业务,使贵人鸟在日渐强大的对手前节节败退,甚至最终走上了破产重整这条路。

调转船头 “三把火”朝实业再出发

2021年7月2日,贵人鸟宣布公司重整计划执行完毕,同时新一届董事会成员敲定,创始人林天福退出管理一线,林思萍被推举为董事会董事长,并被聘为公司总经理。

经历完重大危机并正式开始接班的林思萍不断复盘企业走向破产重整的原因,并对媒体坦言:“还是要踏踏实实地做实业,步子不要迈得太大。”

于是,从那开始,林思萍开始了“新官上任三把火”——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

首先,第一把火是砍掉生产线,降低贵人鸟的人员开支成本。由自主品牌加工变身运动品牌及渠道运营商。目前贵人鸟已经采取了轻资产运营模式,2021年下半年,公司将运动鞋产品以自主生产为主转变为外协加工采购。

降本增效是林思萍的第二把火。上任第13天,林思萍就将无实际经营业务的14家分公司全部注销。因为目前贵人鸟的产品销售已由经销商完成,这14家原先负责直销业务的分公司并无实际经营业务。

“第三把火”便是对河南灾区进行的“破产式捐赠”。2021年7月,河南发生水患灾害,贵人鸟因低调赈灾获消费者大力支持,连小米创始人雷军都在微博亲自晒鞋助威。同时,贵人鸟还受到资本市场的关注,当年7月26日至7月30日,连续收获5个涨停板。

目前来看,这三把火都颇具成效的,尤其是最后的“低调捐款”,让原本几乎沉寂的贵人鸟重新回到了大众消费者面前。林思萍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言,这次事件最大的收获不是销量的增长,而是感受到消费者对贵人鸟的厚爱。

保壳成功 转型探索又遭问询

虽然,贵人鸟如今已经成功保壳,但它的生存与发展依然面临不小的挑战。首先,贵人鸟旗下子公司的经营数据情况和整体的经营战略转变,仍旧是资本市场和监管部门的关注重点。

去年7月,贵人鸟公司成功破产重组时,引入了泰富金谷作为股东,该公司背后是主营业务为粮食贸易的和美集团。同月,贵人鸟也迅速以5000万元自有资金设立了全资子公司米程莱,主要批发大豆、玉米等农副产品。

贵人鸟2021年年报显示,米程莱仅4个月就实现收入超2亿元,占比17.31%,毛利率为11.1%,这一数据也引发了上交所的质疑。问询函中,上交所要求贵人鸟补充公司开展农副产品贸易业务的主要考虑,未来经营战略是否发生调整,是否存在转型风险等。

对此,贵人鸟回应,根据重整计划的安排,公司推动运动板块和粮食贸易业务协同发展,以增强公司核心竞争力。

危中有机 如何借力国货风潮待考验

另外,在贵人鸟的主业运动鞋服上,其面临外部环境的更大竞争。根据欧睿数据统计,中国运动服饰品牌业务规模前五名和前十名公司所占的市场份额分别由2014年的50.6%和63.9%,上升到2019年的63.3%和81%,2021年中国运动鞋服市场份额前五名分别是耐克中国、安踏、阿迪达斯中国、李宁与斯凯奇中国,占比分别为25.2%、16.2%、14.8%、8.2%与6.6%,合计占比超过70%,呈现明显的头部集中格局。

虽然目前来看,运动鞋服业务占据目前贵人鸟主营业务的60%,但该品牌还处于恢复期,依然面临收入下降的局面。

年报显示,2021年贵人鸟运动鞋服收入8.57亿元,占比60.39%,同比减少14.65%,主要为贵人鸟品牌产品收入下降所致。贵人鸟对此表示,其中一个原因便是国内运动鞋服市场马太效应对中小品牌运动鞋服企业市场份额的挤压。

不过,危中也有机。艾媒咨询CEO张毅曾对媒体表示,近年来受国潮风持续影响,2020年底至2021年国产运动品牌整体爆发,而贵人鸟品牌也面临难得的发展机会。“从去年鸿星尔克的爆红事件可以看到,得益于国内巨大消费市场和新一代的年轻群体崛起,贵人鸟品牌后续的运营可以挖掘更多‘超车’机会。”张毅表示。

在国潮风兴起与企业“双业务协同发展”的转型探索下,贵人鸟后续会交出怎样的答卷,将持续考验着林思萍的接班能力,对此,我们可以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