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就业 > 正文

鸿日达IPO:现金流失血、劳务用工违规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1-10-14 15:29:08

鸿日达IPO:现金流失血、劳务用工违规

今年6月,专业从事精密连接器的研发、生产及销售的企业鸿日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鸿日达)创业板IPO被深交所受理。鸿日达选择并符合的上市标准为:“最近两年净利润均为正,且累计净利润不低于人民币5000万元”。鸿日达本次IPO的保荐机构为东吴证券,审计机构为容诚所。

现金流失血、劳务派遣违规

招股书披露,2018年至2020年(下称:报告期),鸿日达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48,702.63万元、48,182.20万元、60,548.50万元,实现净利润分别为2,491.39万元、3,824.61万元、6,212.95万元。在营收净利双双增长的同时,应收款项也随之大增。报告期内,应收账款净额分别为16,495.74万元、16,415.38万元、20,615.76万元,应收票据分别为3,044.40万元、2,890.13万元、10,117.23万元,2020年末应收款项占营收比例达50.76%。

报告期内,鸿日达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2,096.64万元、6,062.99万元、-2,855.66万元,2020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负,出现了现金流失血。

同时,鸿日达应收账款周转率为3.24、2.72、3.04,存货周转率为3.27、3.01、3.07;可比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均值为3.66、3.90、4.15,可比公司存货周转率均值为5.88、5.69、4.96。可见,鸿日达周转能力与同行相比较弱。

同时,鸿日达的资产负债率(母公司)分别为66.31%、71.85%、72.19%,速动比率为0.60、0.51、0.62,流动比率0.89、0.72、0.85;同行可比上市公司资产负债率(母公司)平均值分别为35.67%、38.16%、40.88%,速动比率1.16、1.10、1.16,流动比率1.49、1.44、1.52。可见,鸿日达的资产负债率(母公司)远高于同行,偿债能力弱于同行。

自2016年11月起,鸿日达被认定为高新技术企业,截至2020年12月31日,鸿日达拥有授权专利104项,其中发明专利27项、实用新型专利77项。报告期内,鸿日达投入研发费用分别为2,105.93万元、2,489.91万元和3,383.20万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 4.32%、5.17%和5.59%,可比公司研发费用率平均值分别为6.61%、6.64%、6.34%,鸿日达的研发投入占比要低于同行均值。

报告期各期末,鸿日达有员工1,396人、1,290人、1,539人,劳务派遣用工人数为115人、362人、0人。2019年,劳务派遣用工人数占总用工人数达21.91%,违反了相关规定。鸿日达称,劳务派遣工主要从事组装、出货前检测等工作,对操作人员的专业要求不高,替代性较强。

实控人名下多家企业失手

鸿日达主要产品是精密连接器,工商执照显示的主要经营范围有:电子元器件制造;电子元器件与机电组件设备销售等。实控人是王玉田、石章琴夫妇,二人合计控制公司82.5550%股份比例。

《商务财经》发现,实控人王玉田、石章琴夫妇在电子元器件经营方面曾多次创办企业。

王玉田持股33.32%的昆山志一精密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志一电子)在2010年被吊销营业执照,原因不明。志一电子成立于2007年6月,注册及实缴资本50万元,经营范围:电子元器件、模具、五金配件、塑料配件的研发、制造、加工、销售。

此外,石章琴还曾两次开办五金行,均被以吊销营业执照收场。

另外,2020年9月,王玉田曾实控的东莞市澳鸿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澳鸿电子)注销,澳鸿电子经营范围也包括电子元器件及配件的产销;2021年5月,王玉田还注销了恩港有限公司(下称:恩港有限)和鸿日达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鸿日达集团)。恩港有限和鸿日达集团分别成立于2013年10月、2014年8月,注册地均在萨摩亚。因两公司在境外成立时未办理登记,王玉田被国家外汇管理局张家界市中心支局于2018年5月30日给予警告,并处罚款1.00万元。

报告期内,实控人夫妇还与鸿日达发生多次资金拆借情况。

(数据来自招股书)

除实控人夫妇多次创业失手、与鸿日达频繁拆借资金。

另据企查查,鸿日达在报告期内也曾被法院强制执行5次,执行标的超400万元。子公司东台润田精密科技有限公司还因此被冻结股权,2019年末方解除冻结。

委托加工商频遭环保处罚

除了鸿日达实控人夫妇名下多家企业被吊销执照外,鸿日达的合作伙伴也频频登上了黑榜。

翊腾电子科技(昆山)有限公司(下称:翊腾电子)是鸿日达2019年和2020年前五大外协加工商,采购金额分别为765.01万元、426.90万元,占外协加工比例7.14%、6.91%。2018年,翊腾电子因“违反水污染防治管理制度”被昆山市环境保护局处以罚款7.00万元。

苏州市华婷特种电镀有限公司(下称:苏州华婷)是鸿日达2019年第一大外协加工商,采购金额2,552.31万元,占外协加工比例23.83%。2019年,苏州华婷因“超标排放大气污染物”被苏州市生态环境局处以罚款人民币贰拾万元整。同月,又因“违反固废制度;违反水污染防治管理制度”被处以罚款人民币贰拾万元整。

普瑞迅金属表面处理(苏州)有限公司(下称:普瑞迅)和深圳市顶豪五金塑胶有限公司(下称:顶豪五金)是鸿日达2018年第三和第四大外协加工厂商,采购金额分别为402.76万元、364.28万元,占外协加工比例4.14%、3.74%。

2018年,普瑞迅因“以逃避监管的方式排放大气污染物”被苏州市吴江区环境保护局处以罚款。

2020年,顶豪五金因“未按照排污许可证规定排放污染物”被深圳市生态环境局处以罚款人民币70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