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就业 > 正文

从事“新个体”也是真就业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0-07-28 11:53:52

从事“新个体”也是真就业


带货主播、电竞选手、公众号博主、微商电商……这些一度被不少人认为“只是临时干干,还没就业的”的事情如今“官宣”转正。

近日,国家发改委等部门联合印发《关于支持新业态新模式健康发展 激活消费市场带动扩大就业的意见》,提出鼓励发展新个体经济,开辟就业新空间。同期,教育部发布通知,明确统计高校毕业生就业数据时,在“自主创业”方面包括开设网店,在“自由职业”方面包括互联网营销工作者、公众号博主、电子竞技工作者等。人社部、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国家统计局也向社会发布了一批新职业,带货主播等成为“名正言顺”的职业。而这些创业就业的新行当,大多处于“新个体经济”的范畴之内。

7月份连续出炉的3项关于就业的新政策,引起社会关注。新职业能否得到年轻人特别是高校毕业生的广泛接受?哪些人会去干“新个体”?新业态、新个体对就业的带动有多大?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基于数字经济的新职业大多具有自主性和灵活性强的特点,有些没有严格的劳动合同,但收入不错,是较为典型的“新个体”

毕业于北京大学的“90后”小郭在北京朝阳大悦城上班,疫情防控期间,她的上班地点由线下转到了线上。“我在大悦城的APP上做直播,为实体商铺带货。”小郭告诉记者,今年直播带货火了,自己每做一场直播都能带出较为可观的销售量。“直播带货一直是我们销售的一种方式,听说最近互联网营销师‘转正’成新职业了,我们干这行的也很开心,希望这个职业未来有更好的发展前景。”小郭说。

此次,人社部、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国家统计局向社会发布了区块链工程技术人员、城市管理网格员、互联网营销师、信息安全测试员、区块链应用操作员、在线学习服务师、社群健康助理员、老年人能力评估师、增材制造设备操作员等9个新职业,这是中国自《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分类大典(2015年版)》颁布以来发布的第三批新职业。

“互联网技术发展,催生了多样化的创业就业模式。”人社部相关负责人表示,在商品市场领域,随着短视频、直播带货等网络营销行业的兴起,覆盖用户规模达到8亿以上,互联网营销从业人员数量以每月8.8%的速度快速增长,大量中小微企业也因网络直销方式激发出活力,直接带来的成交额达千亿元。“这些在数字化信息平台上运用网络的交互性与传播公信力、对企业产品进行多平台营销推广的直播销售员,已受到广大企业和消费者认可与青睐。”

之前,电竞选手等一批新潮职业已率先被纳入国家认证的新职业中。值得一提的是,这些职业大多具有自主性强、工作时长、工作场地灵活的特点,有的没有严格的劳动合同,但往往拥有不错的收入。

“我儿子从初中起就想做电竞选手,但我一直觉得这不是一个正经职业。”家住南京的潘阿姨告诉记者,儿子成绩优异,打游戏也很有天赋。“自从电竞选手成为一门新职业之后,儿子天天跟我科普,现在我觉得打游戏也是一项体育运动,儿子想做运动员,那我就支持他追逐梦想。”潘阿姨说,“毕竟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只要他努力,不论从事什么职业都有一番天地。”

在哔哩哔哩弹幕网上,小时是个有着60多万粉丝的职业“up主”。“我上大学之前,就利用课余时间做视频上传到网上,到现在已经5年了。一开始大家都是‘为爱发电’,没想过要靠做视频赚钱。”小时说,“现在我每一个视频的播放量、点赞数量、硬币数量等都可以转化为真实收益,如果一个视频播放量过百万,收益会有四五千元左右。”

目前,中国数字经济发展趋势良好,启动早、环境好、业态活、模式新,对于激活消费、带动就业的潜力巨大。国家发改委创新和高技术发展司有关负责人介绍,大量新业态新模式快速涌现,除了近期有关部门官宣“转正”的新职业外,还催生了大量就业机会,为人们开辟了新的创新创富渠道。国家将积极培育新个体,支持自我就业,包括支持微商电商、网络直播等多样化的自主就业、分时就业,同时鼓励商业银行推广线上线下融合的信贷服务,合理降低这些“新个体”的融资成本,引导互联网平台企业降低“新个体”使用互联网平台交易涉及的服务费。

得到“官宣”转正,凭啥?

——新职业不是人为设计出来的,而是自然产生的,是产业结构升级、居民生活品质提高的体现

近两年,新职业的发布加速。成为一个国家认证的新职业,需要什么样的标准和认定程序?

“新职业是在向社会公开征集的基础上,经职业分类专家评估论证、公示征求意见后,按程序遴选确定的。”人社部有关负责人表示。记者了解到,每一个新职业的“诞生”都需要通过多个维度的综合考量。其中,“技术性/独特性”一项的权重最高,这代表着职业是否足够新,是否反映了新产业、新业态的出现;权重次高的是社会性,这反映了职业是否能够带动更多劳动力就业、更有市场前景;职业的稳定性一项评判的是劳动者在新职业中的就业环境和发展空间;而职业的群体性则考量了这个新职业现有的从业人员规模和未来发展是否有活力。

人社部有关负责人指出,今年以来,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过程中,许多相关岗位的从业人员发挥了积极作用。其中,为有需求的老年人提供生活活动能力、认知能力等健康状况测量和评估的老年人能力评估师,运用卫生健康及互联网知识技能为社区群众提供就诊和保健咨询、代理、陪护等服务的社群健康助理员,运用数字化学习平台(工具)为学习者提供个性化、精准、及时、有效的学习规划、学习指导、支持服务和评价反馈的在线学习服务师等新职业应运而生。

新职业的不断涌现,是当代中国经济社会发展与变迁的生动写照。“新职业的产生是一个经济社会现象,更是一个自然历史过程。”中国就业促进会资深专家陈宇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新职业不是人为设计出来的,而是在历史变迁和社会发展中自然产生的。“当前,社会生产的平台在发生变化,数字化产业和产业数字化正在成为未来新的经济基础,大量新职业出现在这个领域,也就不奇怪了。”陈宇说,“新职业的诞生与发展不仅拓展了人们自主择业、追逐梦想的空间,也为社会注入了前所未有的活力。”

“未来,新职业将成为传统职业的一个重要补充。”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教授杨伟国认为,数字经济时代新就业形态的涌现,既是新产业、新业态不断发展的结果,也是人们的美好生活需求在就业领域的反映。“依托互联网新业态,未来必将有更多新职业陆续涌现,这些新职业将共同构成服务产业结构升级和居民高品质生活的中坚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