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经济政策 > 正文

凯格精机冲刺创业板,股东能否“大丰收”?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1-09-18 14:16:27

凯格精机冲刺创业板,股东能否“大丰收”? 


9月23日,东莞市凯格精机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凯格精机”)将创业板IPO(首次公开发行股票)上会,公开发行不超过1900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25%。

IPO日报发现,凯格精机存在突击入股的现象。

突击入股

据了解,凯格精机成立于2005年,由邱美良、彭天寿出资设立。

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邱国良直接持有凯格精机48.25%的股份,通过余江凯格、东莞凯创、东莞凯林间接控制凯格精机11.4%的表决权,同时,邱国良之妻彭小云直接持有30.7%的股权。

也就是说,邱国良、彭小云夫妇合计控制凯格精机90.35%的表决权,为凯格精机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

对此,凯格精机表示,虽然公司通过建立较为完善的公司治理结构,制订并实施三会议事规则,建立独立董事制度,成立董事会专门委员会,聘任职业经理人作为公司高级管理人员等一系列措施,不断完善公司法人治理结构,但如果未来邱国良、彭小云存在滥用控股股东地位或其他不当控制的情形,则可能对公司及公司其他股东的利益造成不利影响。

需要指出的是,IPO日报发现,凯格精机存在突击入股的现象。

招股说明书显示,2020年6月,凯格精机进行了两次增资,第一次由东莞凯创、东莞凯林对凯格精机进行了增资,第二次由平潭华业、鑫星融、中通汇银、世奥万运及朱祖谦进行了增资。

另外,广东证监局官网显示,2020年7月,凯格精机在广东证监局办理了辅导备案登记。

也就是说,平潭华业、鑫星融、中通汇银、世奥万运及朱祖谦刚对凯格精机进行了增资,凯格精机就已开始准备IPO。

除了上述情况之外,上述突击入股的股东对凯格精机的这笔投资收益或将较为可观。

据了解,上述突击入股凯格精机的股东,均是按照凯格精机5亿元的估值进行的入股,而此次凯格精机欲发行不超过25%的股权,募集51287.52万元。

也就是说,若凯格精机成功募集资金后,其估值将达到20.5亿元,换言之,若凯格精机成功过会,上述突击入股凯格精机的股东,其持有凯格精机的股权价值在短短的一年多的时间将至少增长300%。

富士康是客户

业务方面,凯格精机主要从事自动化精密装备的研发、生产、销售及技术支持服务,其生产的自动化精密装备主要应用于电子工业制造领域的电子装联环节及LED 封装环节,凯格精机主要产品为锡膏印刷设备,同时经营有点胶设备、柔性自动化设备及LED 封装设备。

2018年-2020年和2021年1-6月(下称“报告期”),凯格精机分别实现营业收入43361.63万元、51519.69万元、59521.92万元、38280.69万元,净利润分别为3720.29万元、4868.92万元、8418.64万元、5855.34万元。

可以看出,在上述时间段内,凯格精机的业绩呈现持续上升的趋势。

IPO日报注意到,凯格精机的利润中每年至少有2成是来自税收优惠。

招股说明书显示,报告期内,凯格精机获得的税收优惠合计金额分别为1609.39万元、1721.9万元、2708.36万元、1417.08万元,分别占当期利润总额的35.47%、30.27%、28.23%、21.61%。

对此,凯格精机表示,如果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发生变化,或其他原因导致公司不再符合相关的认定或鼓励条件,导致公司无法继续享受高新技术企业所得税税率优惠等政策,则公司的经营业绩将受到不利影响。

除了上述情况之外,凯格精机的前五大客户名单中出现了一家知名的企业。

报告期内,凯格精机向富士康产生的销售收入分别为3246.25万元、2401.5万元、3281.86万元、5211.26万元,而富士康也始终位列在凯格精密的前五大客户中,特别是2021年上半年,富士康更是凯格精机的第一大客户。

需要指出的是,凯格精密与富士康之间还存在一个“小插曲”——凯格精机的员工曾经向富士康的员工进行了行贿。

2021年4月14日郑州航空港经济综合实验区人民检察院于向河南省郑州航空港经济综合实验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经郑州航空港经济综合实验区人民检察院依法审查查明:“被告人刘勇军(凯格精机前销售总监)为了自己的业绩和提成,先后用自己在公司的提成款于2015年9 月、2018年4月、2018年6 月分别向鸿富锦精密电子(郑州)有限公司IDPBG 事业群MLB-PE 资深副理王志军行贿94万元、50万元、50万元,共计194万元;于2018 年9月向鸿富锦精密电子(郑州)有限公司IDPBG 事业群MLB制造工程处经理李西航行贿50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