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宏观 > 正文

又一家工业软件企业扣响IPO大门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2-07-18 10:44:58

又一家工业软件企业扣响IPO大门 


IPO果然是一些工业互联网企业的“卸妆水”,无论宣扬的多么高大上,宣称拥有多少客户,财务数据一公布,持续盈利能力就成为难以掩盖的问题。


前段时间,又有一家工业软件企叩响IPO大门:北京神舟航天软件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航天软件) 宣布科创板IPO获上交所受理,本次拟募资5.51亿元,国信证券为保荐机构。


招股书显示,成立于2000年12月的航天软件是航天科技集团直接控股的大型专业软件与信息化服务公司,构建了自主软件产品(基础软件、工业软件)、信息技术服务(金审信息化服务、 商密网云服务、信息化运维服务)和信息系统集成(主要面向航天及党政军领域) 等三大主营业务。


航天软件此次募资拟用于产品研制协同软件研发升级建设项目、神通数据库系列产品研发升级建设项目、航天产品多学科协同设计仿真(CAE)平台研发项目、ASP+平台研发项目、综合服务能力建设项目。


从航天软件招股书来看,有哪些看点?


看点一:持续盈利能力存疑


持续盈利能力似乎已经成为多数工业互联网企业最受质疑的地方,航天软件也不例外。财务数据显示,航天软件2019年、2020年、2021年营收分别为9.51亿元、9.50亿元、15.02亿元;同期对应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6173.84万元、-2429.00万元、4498.04万元。


事实上,航天软件在招股书中也提示了在未来一定期间内可能无法持续盈利或进行利润分配的风险,并表示,所处的基础软件、工业软件及自主信息化领域在产品及技术研发方面需要大量投入。


看点二:“硬核”背景


据招股书显示,航天软件是航天科技集团直接控股的大型专业软件与信息化服务公司,实际控制人为国务院国资委。股权结构上,航天科技集团直接持有12132.00万股股份,占发行前总股本的 40.44%,并分别通过航天投资、航天电子、上海航天、火箭研究院、动力研究院、西安航天、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及系统研究院等8位股东间接控制23.37%股份,合计控制航天软件63.81%股份。


此外,除航天科技集团以外,持股 5%以上股份的股东还包括澜天信创、航天投资和宁波星东。


看点三:研发投入占比骤降


在招股书中,有一个值得注意的地方:2021年,航天软件研发投入占营收比骤降。2019-2021年,航天软件研发投入费用分别为1.15亿元、1.95亿元、1.16亿元,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12.12%、20.50%、7.75% 。


根据官方的解释,2020年航天软件研发投入占比显著高于可比上市公司平均水平,主要系神舟通用“核高基基础软件集群平台研制应用”项目在2020年投入较大所致;而2021年公司研发投入占比显著低于可比上市公司平均水平,主要系2021年公司营业收入同比增长较快,大幅摊薄了研发投入占比所致。


看点四:客户主要集中于航天及党政军领域


从客户方面来看,报告期内,航天软件客户类型主要为国有企业及事业单位、政府部门、民营企业及其他三类,主要向政府部门、大型国有企业(如航天科技集团、航天科 工集团、中国电子科技集团等)及事业单位提供产品或服务,2019-2021年来源于上述客户的主营业务收入占比均达 90%以上。


看点五:毛利率远低于同行


毛利率方面,2019-2021年,航天软件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 15.09%、18.88%和 18.55%,总体呈上升趋势,主要受各期主营业务收入结构变化及各类产品或服务毛利率在报告期内有所波动所致。


而与同行相比,航天软件综合毛利率低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平均水平,主要系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业务结构和经营规模存在一定差异所致。


看点六:高度依赖政府补助和母公司输血


招股书显示,2019-2021年,航天软件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金额分别为4312.47万元、1.26亿元和 4056.58万元。2019-2021年,航天软件利润总额分别为-7250.05万元、-2946.65万元和 4702.44 万元,可以看出,其经营业绩对政府补助存在较大的依赖,如未来无法持续承担或参与国家重大科技专项导致政府科研项目资金投入缩减甚至取消,将对盈利能力产生不利影响。


除了依赖政府补贴之外,报告期内,航天软件还存在从航天财务借款的情形,其中2019-2021年分别借款2.62亿元、2.76亿元和5400万元,截至2021年末有5400万元借款尚未到期。据悉,航天财务主要为航天科技集团下属各单位提供存款、贷款及其他金融服务。


看点七:让利获客


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1年,航天软件信息系统集成业务毛利率分别为7.37%、8.86%和10.02%,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对于此,航天软件方面表示,公司开展信息系统集成业务主要是基于支撑航天及党政军信息化需求、维护公司在软件和信息化服务领域的经营规模和市场地位、维持良好的客户关系以利于业务的整体开展等综合性考虑,因而项目报价相对偏低。


需要靠让利获客,并且高度依赖政府补贴和母公司输血的航天软件,科技含量真的够吗?这是业内人士普遍质疑的问题。


国企数字化破局


从航天软件客户群体来看,主要是一些国企和政府部门,国有企业需要在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浪潮中发挥引领作用,成为推动数字化智能化升级的“排头兵”。


国企的数字化转型与一般企业相比较,有其特殊性,但也有很多难点需要突破。德勤的报告显示,互联网、电信和媒体资讯行业数字化水平较高,而汽车、电力、机械、油气、化工等国企集中的传统行业,仍处于数字化转型的爆发起点或企业转型发展的关键节点。


用友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高端BG总裁王勇此前就提到,央企国企数智化转型主要存在两大挑战:一方面,传统信息化阶段,央企国企更多依赖国际厂商,现在面临自主可控的问题和困难。另一方面,在数智化转型过程中,国企硬件基础、云平台建设已初步到位,基于这种先进的技术架构去构建上面的应用,并基于企业发展战略重构商业模式和业务场景的难度也不小。


虽然困难重重,但国资委对于国资央企数字化信心满满,部署明确。


为鼓励国有企业充分发挥引领带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中坚力量,进一步推动数字经济蓬勃发展,国资委早在2020年8月印发了《关于加快推进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工作的通知》,就推动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作出全面部署。


2月28日,中央深改委第二十四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推进国有企业打造原创技术策源地的指导意见》,提出“推进国有企业打造原创技术策源地”,“加强原创技术供给,超前布局前沿技术和颠覆性技术,在集聚创新要素、深化创新协同、促进成果转化、优化创新生态上下功夫”。


3月中旬,国务院国资委科技创新局、社会责任局成立。科技创新、原创技术,与中央企业两化融合和数字化转型密不可分,还有工业互联网。一方面发展工业互联网需要突破一些原创技术短板;另一方面,工业互联网的发展,对于提供原创技术场景、促进融合应用是一大助力。


6月17日,在“中国这十年”系列主题新闻发布会上,国务院秘书长、新闻发言人彭华岗表示,以智能制造为主攻方向,开展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行动计划,我们中央企业有70%以上搭建了高水平工业互联网平台,40%以上的中央企业设立了人工智能技术研发机构,推动柔性生产、实时制造等先进生产方式加快落地。


彭华岗指出,国资国企在新型基础设施布局快。近70家中央企业超过700户的子企业在新基建领域加大布局,2021年投资超过4000亿元,“十四五”期间规划投资项目1300多个,总投资超过10万亿元。


前段时间,25家央企发布了在数字化转型上的重要战略部署,以中国商飞为例,其目标主要在搭建数字化的协同建模仿真平台和构建集成统一的采购数字化管理平台,推动大飞机制造产业采购数字化转型,打造更高效敏捷的数字供应链;此外,打造一批数字化领军人才和创新团队,初步形成“数字飞机”产品和服务;建设大飞机数字港生态圈,实现共享业务智能化,努力发展成为世界知名的数字化商用飞机基础能力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