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公司管理 > 正文

广州浪奇“洗衣粉跑路”真相大白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1-11-13 10:01:52

广州浪奇“洗衣粉跑路”真相大白 


2020年9月,广州浪奇突发公告称,公司存货离奇消失,引发投资者一片哗然。有投资者吐槽,不仅扇贝会跑路,洗衣粉竟然也会“长腿”。

该事件引发了监管关注,并于2021年11月11日公布真相。经广东证监局调查,2018年到2019年间,广州浪奇共计虚增营业收入128.85亿元,虚增利润4.11亿元,虚增了当时披露净资产过半数的存货超10亿元。在此期间,广州浪奇合计37.23亿元的资金遭关联公司占用。

最终,广州浪奇及相关人员共计被罚1405万元,时任董事长傅勇国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除了监管处罚,公司还将面临受损投资者索赔。

存货竟不翼而飞,监管调查:消失存货系虚增

广州浪奇始建于1959年,前身为广州硬化油厂,是中国华南地区历史最悠久的洗涤用品生产企业之一。1993年,经国家证监会批准,成功在深交所上市。

去年9月27日,广州浪奇公告,公司曾将价值为4.53亿元的货物储存在了江苏鸿燊物流有限公司(下称“鸿燊公司”)位于江苏南通的库区(下称"瑞丽仓"),将价值为1.19亿元的货物储存在了江苏辉丰石化有限公司(下称“辉丰公司”)位于江苏大丰港的库区(下称"辉丰仓")。

广州浪奇相关人员多次前往瑞丽仓、辉丰仓均无法正常开展货物盘点及抽样检测工作,因此于2020年9月7日分别向鸿燊公司、辉丰公司发函要求配合公司进行货物盘点及抽样检测工作。结果两家公司却否认保管有广州浪奇存储的货物。并且,辉丰公司还表示,广州浪奇所出示的《2020年6月辉丰盘点表》上的印章,与辉丰公司的印章不一致。

这还不是全部。10月30日,广州浪奇就此事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时披露,有问题的仓库除了瑞丽仓、辉丰仓外,还有四川仓库2、广东仓库2、四川仓库1、广东仓库3,共6处仓库的存货存在账实不符的情形,全额计提减值准备合计8.67亿元。

12月25日,广州浪奇再发公告,存储于会东仓的2428吨黄磷被被金川公司在未经公司正式确认的情况下销售,“账实不符”的金额又增加了0.32亿元,累计达到8.98亿元。

存货不翼而飞引发监管关注。

2020年9月,深交所下发关注函。

2021年1月,广州浪奇收到了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有关规定,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

1月末,广州浪奇获悉,公司前任副董事长兼总经理陈建斌、前董事会秘书王志刚因涉嫌职务违法,目前已被监察机关立案调查。次月,广州浪奇收到广州市公安局南沙区分局下达的关于公司员工的《立案告知书》:邓煜、黄健彬等人涉嫌挪用资金罪一案,根据有关规定,立邓煜、黄健彬等人涉嫌挪用资金案进行侦查。

11月11日晚间,公司公告了广东证监局调查结果。

经查明, 2018年1月1日至2019年12月31日,广州浪奇通过虚构大宗商品贸易业务、循环交易乙二醇仓单等方式,虚增营业收入、营业成本和利润。导致,广州浪奇2018年年报,虚增营业收入62.34亿元,虚增营业成本60.24亿元,虚增利润2.10亿元,占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518.07%。同时,广州浪奇在2019年年报中,虚增营业收入66.51亿元,虚增营业成本64.50亿元,虚增利润2.01亿元,占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256.57%。

同期,广州浪奇为了美化报表,将部分虚增的预付账款调整为虚增的存货。对此,广州浪奇2018年虚增存货9.56亿元,占当期披露存货金额的75.84%、披露总资产的13.54%、披露净资产的50.53%;2019年年报虚增存货10.82亿元,占当期披露存货金额的78.58%、披露总资产的12.17%、披露净资产的56.83%。

调查显示,2017年起,广州浪奇时任董事长持有广州钿融企业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广州钿融”)34%的股份。攀枝花市天亿化工有限公司(下称“攀枝花天亿”)和会东金川磷化工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会东金川”)均为广州钿融子公司,前者为全资子公司,后者为控股子公司。三家公司与广州浪奇构成关联方。

2018年和2019年,广州浪奇向攀枝花天亿和会东金川采购商品,金额合计3.36亿元的关联交易未披露。同期,广州浪奇以对外采购的名义通过多层公司过渡,最终支付到广州钿融、攀枝花天亿、会东金川的资金发生额合计为36.27亿元。广州钿融将占用的资金用于会东金川持有矿山资产的扩大生产和技术改造、偿还欠款等。

除上述董事长关联公司外,广州浪奇旗下控股公司同样存在占用上市公司资金情况。自2013年9月起,广州浪奇持有江苏琦衡农化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江苏琦衡”)25%的股份。2018年和2019年两年内,公司以对外采购的名义通过多层公司过渡,最终支付到江苏琦衡及其相关控股子公司的资金发生额合计为9623.03万元。江苏琦衡将占用的资金用于扩大生产和偿还银行债务等。

基于上述事实,广东证监局决定对广州浪奇给予警告,并处450万元罚款;对时任董事长傅勇国给予警告,并处以300万元罚款;对时任总经理陈建斌、董事会秘书王志刚、商务拓展部副总经理邓煜、子公司财务总监黄健彬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150万元罚款;对副总经理陈文给予警告,并处以50万元罚款;对财务总监王英杰给予警告,并处以5万元罚款。同时对傅勇国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将面临投资者维权

“现在看来,广州浪奇的存货堪比獐子岛的‘扇贝’;獐子岛试图利用海底扇贝跑来跑去调节利润,广州浪奇则想用存货灭失抹平财务数据。”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王智斌律师表示,广州浪奇已被证监会出具预罚单,正式处罚落地后,受损投资者可索赔。

据王智斌介绍,可索赔投资者范围是:2018年1月1日至2020年9月27日期间买入广州浪奇且截至2020年9月27日仍持股。

符合条件的投资者可将姓名、联系方式与股票交易记录(建议为Excel文件)发送至邮箱:ldcjwqy@163.com参与维权,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将协助投资者准备诉讼材料。

公司重整计划通过

在前述预处罚公告发布同日,广州浪奇还发布了公司重整计划及重整计划获批相关公告。

广州浪奇称,2020年9月广州浪奇披露存货账实不符,随后涉嫌信息披露违规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公司相关人员涉嫌刑事犯罪等,导致广州浪奇陷入严重的债务危机与经营困境。

公司2020年末经审计的净资产为-25.85亿元,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期末净资产为负值,或追溯重述后最近一个会计年度期末净资产为负值”的规定,公司股票交易于2021年5月6日起被深交所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截至2021年8月30日,广州浪奇及子公司逾期债务合计9.21亿元。

对于广州浪奇的全面债务情况,11月11日发布的重整计划中透露,截至2021年11月2日,共有150家债权人向管理人申报了债权,申报总额为68.51亿元。经审查,当前已确认债权的债权人为80家,确认金额为40.84亿元。

目前,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已裁定批准了广州浪奇的重整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