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国企 > 正文

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正式揭牌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3-05-18 10:01:49

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正式揭牌



b0e7ead0c2cce50f50fb946b0cd567de_2d382ae88ede4411981f387f8b4375be.gif

5月18日,上午9点,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下称“国家金监总局”)在北京金融街15号正式揭牌。这意味着,运行了5年的银保监会正式退出历史舞台。


《华夏时报》记者8:00左右抵达现场,此时已有多家媒体在此“蹲点”拍摄,现场工作人员在做揭牌前最后的测试和准备。上午9点整,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正式揭牌。现场举行了升旗仪式,时不时有民众路过围观拍照。一市民表示:“特意前来记录这一历史时刻。”


国务院副总理何立峰、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证监会党委书记、主席易会满,以及国家金监总局党委书记李云泽、相关领导、工作人员出席揭牌仪式。


与此同时,“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官方网站也正式启用。昨晚20:47分,“中国银保监会”官方公众号显示出:已更改名称为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


至此,我国金融监管体系从“一行两会”迈入“一行一总局一会”新格局。


国家金监总局改革推进,突出中小银行改革化险


今年3月7日,根据国务院关于提请审议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的议案,组建国家金监总局,统一负责除证券业之外的金融业监管,强化机构监管、行为监管、功能监管、穿透式监管、持续监管,作为国务院直属机构。


国家金监总局是在银保监会基础上组建,将央行对金融控股公司等金融集团的日常监管职责、有关金融消费者保护职责,以及证监会的投资者保护职责划入其中。


此后,央行与国家金融监督总局各司其职,央行更聚焦货币政策等宏观调控手段,其它事情都将交给国家金融监督总局和证监会。


“合并同类项。”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经济政策委员会副主任徐洪才如此概括。他提到,原来一些交叉业务、不同部门监管的业务进行梳理整合,监管条线更清晰。此后“非证券类金融业务都归它管了”。


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副院长张伟曾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组建国家金融监督总局正是要落实‘依法将各类金融活动全部纳入监管’这一目标。”


张伟提到,这一改变总体而言延续了从2017年以来从“分业监管”向“合业监管”的发展趋势,有利于解决金融领域长期存在的突出矛盾和问题,减少监管套利,保护金融消费者和投资者权益。


此后,3月28日,银保监会官网发布《2023年度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银保监会)部门预算》。这是国家金监总局首次公开发文。其中披露,2023年银行机构专项检查工作将开展一系列综合性检查、专项检查和线上检查等,预计派出银行机构检查组约2000个,检查银行机构约2500家次。


《预算》中还指出,2023年将“突出中小银行改革化险”。《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今年以来,中小银行改革化险的节奏加快。截至今年5月,浙江省、河南省、辽宁省、甘肃省、四川省、山西省、海南省等7个省提出了省联社改革方案。


金融监管改革任务艰巨


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的“一把手”已正式落定。5月10日下午,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召开领导干部会议。中央组织部有关负责同志宣布了中央决定:李云泽同志任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党委书记。


5月18日,李云泽出席国家金监总局揭牌仪式。李云泽出生于1970年9月,山东烟台人,现年52周岁。1993年7月参加工作后,曾在金融系统工作25年,直至2018年9月调任四川省政府副省长、党组成员。


与他在工作上有过接触的人对其评价颇高。曾有媒体报道,李云泽为人低调踏实、勤奋敬业,拥有较强的沟通能力和学习能力。


2018年9月6日晚间,在李云泽离任工商银行副行长之际,工商银行发布的离任公告表述:“李云泽先生自2016年加入本行以来,恪尽职守,勤勉尽责,在本行业务发展与管理、转型创新、智慧银行建设、大零售战略和综合化战略推进等方面做出了重要贡献。”


2022年底,现出任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的郭树清曾提出,站在新的历史起点,金融监管改革任务非常艰巨。


他认为,现阶段金融监管面临诸多挑战。当前,百年变局和世纪疫情交织叠加,国内外经济金融环境发生深刻变化,不稳定不确定不安全因素明显增多,金融风险诱因和形态更加复杂。我国发展进入战略机遇和风险挑战并存时期。


例如去年的河南村镇银行事件,将农村中小银行普遍存在的公司治理、股权结构等问题暴露无遗。此外,从2022年年报中看出,商业银行净息差亮起红灯,营收增速面临较大回撤,同时,房地产冲击仍在,去年多家银行房地产贷款不良率明显上升。


在中国政法大学法与经济学研究院院长李曙光看来,此次金融监管机构改革中,最重要的考虑是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和系统性风险。他曾提到,现行金融监管体制依然是板块性,没有建构起穿透式监管,加之部分金融领域监管主体不明确,甚至出现监管空白等,跟不上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的需要。


植信投资首席经济学家兼研究院院长连平认为,此次金融监管部门改革将对中国金融市场产生一系列重要积极影响,包括进一步增强金融监管工作科学性、合理性和有序性;有效调整中央和地方政府金融监管职责,规范金融市场运行秩序,更好地支持金融创新与控制金融风险。


这都将是李云泽就任后的新任务。而实际上,李云泽此前曾多次在公开场合提及金融改革。


2017年6月,时任工商银行副行长的李云泽在陆家嘴论坛上表示,资源配置过程中要坚持市场化原则,充分发挥市场看不见的手的作用,做好加法和减法,应该充分调动市场主体的积极性配置资源。


“货币中介、信用中介、信息中介既是金融机构的根本功能和属性,同时三者之间互为依托、互为促进,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并不能完全离开以上三中介功能的作用。”李云泽称。


这无疑是“一行两会”格局形成5年后,中国金融监管机构最重要的一轮改革。在暌别金融系统五年,李云泽任职国家金融监管总局备受市场关注与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