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国企 > 正文

榴莲分销老大 摘下“水果第一股”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2-09-12 10:51:50

榴莲分销老大 摘下“水果第一股” 


抢先一步,洪九果品成为“水果第一股”。

9月5日,洪九果品(06689.HK)登陆港交所上市,每股报40港元,盘中涨幅最高达3.00%,截至当日收盘,报40港元,与开盘价持平,市值为186.8亿港元。

洪九果品原计划在A股上市,2019年11月,洪九果品开始接受中金公司的上市辅导,但在2021年9月,它改变主意,并于次月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2022年4月,在招股书失效后,洪九果品第二次递交港股上市申请,并于7月26日顺利通过港交所聆讯。

我国的水果销售区域分化明显,南有百果,北有鲜丰,西有洪九。鲜丰水果和百果园是依靠加盟制发展起来的水果零售商,洪九果品则是水果批发商,三家企业都想要上市。今年2月,鲜丰水果开始接受中信建投的上市辅导;5月,百果园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最终,洪九果品拿下了“水果第一股”的称号。

01

从重庆“棒棒”到榴莲分销商一哥

洪九果品的创始人邓洪九最早在重庆朝天门码头当“棒棒”,专门用扁担给人搬运货物,后来他在批发红橘时尝到甜头,便顺势做起了水果批发生意,2005年,邓洪九对进口水果批发产生兴趣,先是将中国台湾的水果纳入业务版图,后来,2011年,他又涉足泰国水果,泰国此后成为洪九果品最大的水果采购基地。

对洪九果品的水果批发生意感兴趣的投资人并不少,在上市之前,洪九果品已经获得6轮共计20.98亿元融资,最后一轮融资是在2020年9月,阿里巴巴以5.91亿元认购了洪九果品8%股份,阿里由此成为洪九果品最大的外部股东。

根据灼识咨询的数据,洪九果品是我国目前第二大的水果分销商。洪九果品从原产地直接采购水果后,会在当地水果工厂进行加工、分级筛选,再进一步分销到中国的各个销售渠道。

榴莲、山竹、龙眼、火龙果、车厘子、葡萄被洪九果品视为其六大核心水果产品。招股书显示,2021年,洪九果品来自这六大核心产品的收入为59.10亿元,占比高达57.5%。洪九果品的其他水果产品主要有柑橘、苹果、芒果、猕猴桃及其他,同期,其他水果产品营收为43.70亿元,占比42.5%。

榴莲是洪九果品当之无愧的大单品,去年一年收入34.82亿元,占营收比例达33.9%,年销量达9377.42万千克。根据灼识咨询的报告,洪九果品是我国榴莲最大的分销商。2021年,其榴莲销售收入占中国榴莲分销市场的比例达8.3%。

此外,榴莲也是洪九果品销售毛利率最高的单品,2021年,洪九果品的整体毛利率为15.7%,而榴莲的毛利率则达到20.7%。洪九果品卖的榴莲主要从泰国进口,2021年,其榴莲、山竹、龙眼采购自泰国的总额约占比82.8%,而其六大核心水果产品来自泰国的采购比例为56.4%,来自中国的采购比例为35.5%,剩余的8.1%则采购自越南。

洪九果品的非核心水果多采购自中国,2021年,洪九果品分销的非核心水果有96.5%在中国采购,1.9%在泰国采购,1.6%在越南采购。

02

从百果园手中抢下“水果第一股”

洪九果品、百果园、鲜丰水果都想在二级市场上市,最终拿下“水果第一股”的是洪九果品。鲜丰水果尚未对外公布财务状况,跟百果园相比,洪九果品更强吗?

单从营收规模来看,洪九果品直到去年才勉强能跟百果园并驾齐驱。2019年-2021年,洪九果品分别实现营收20.78亿元、57.71亿元、102.80亿元,同期,百果园分别实现营收89.76亿元、88.54亿元、102.89亿元。仅仅用了三年时间,洪九果品就从营收不到百果园的1/4到追上对手,过去三年,洪九果品的年复合增长率高达122.42%,而百果园仅为7.06%。

不仅如此,在2021年,洪九果品的净利润还反超了百果园。2019年-2021年,洪九果品分别实现净利润1.63亿元、275.4万元、2.92亿元,同期,百果园分别实现净利润2.48亿元、4565.8万元以及2.26亿元。

尽管都是卖水果,两个品牌的生意逻辑却不太一样,洪九果品做的是水果分销,主要面向B端的批发商、商超客户;百果园做的是水果零售,直接面向消费者。终端批发商是洪九果品最主要的收入来源,2021年,其来自终端批发商的收入占比达53.3%。而百果园主要依靠加盟门店的收入,其来自加盟门店的收入占比为78.99%。

资深零售专家王国平告诉南都·湾财社记者,百果园上市是希望通过做大C端,获得足够大的话语权,倒推完善链条构建,进一步构建护城河。洪九果品则侧重于完善供应链,有利于果业行业提高周转率,降低损耗,补足行业短板。“两者都需要资金来助推,洪九先上市,可以提前领跑,同时获得更多关注。”王国平认为,百果园没有拿到水果第一股,财务压力会大一些,投资人变现时间会拉长。

而灵兽传媒CEO陈岳峰告诉南都湾财社记者,洪九果品先于百果园一步上市,主要是因为两者递交上市材料以及与审批进度有关。

03

上市后能否提高市场覆盖率成焦点

洪九果品和百果园一个卖给B端,一个卖给C端,但有一点两者是比较相似的——它们的毛利率均不高。2021年,洪九果品的毛利率为15.7%,百果园的毛利率为11.2%。这主要是受到水果销售成本高所拖累。

陈岳峰告诉南都·湾财社记者,对于水果品牌而言,想要推动净利润提高,很依赖营收规模的提升。一方面,我国的水果市场规模庞大,根据灼识咨询的数据,按零售额计算,中国鲜果零售市场的市场规模已由2017年的9390亿元增至2021年的1.34万亿元,复合年增长率约为9.2%。按销售收入测算,中国鲜果分销市场规模已经由2017年的7451亿元增长至2021年的1.07万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9.5%。但是另一方面,我国的水果分销高度分散,根据灼识咨询的数据,水果分销市场前五大参与者的市占率合计不到5%,目前我国拥有不同经营规模的鲜果分销商约30万家。然而,大多数参与者通常是地区性的,这使其难以跨地区扩张。

尽管洪九果品2021年在水果分销市场的市占率位居全国第二,仅较第一名少了0.1%,不过,洪九果品的区域性特征也比较明显。其销售区域主要集中在华东、西南和中南。上市之后,洪九果品是否有望扩大市场覆盖范围呢?在陈岳峰看来,洪九果品的销售区域主要跟它的供应链布局、仓库位置以及配送半径有关系,关键还是要看它的业务能力能不能跟得上,以及是否能把握好未来的消费需求。

王国平则表示看好,洪九果品未来的渗透率提升,一方面可能来自其原有合作渠道端客户的发展而被动跟着发展;另一方面来自拓展新的渠道客户。像其合作的盒马鲜生如果向更多区域进行渗透,洪九果品的产品也会跟着渗透,洪九募集到资金后,也有能力进一步跟进渠道端发展,会自动享受站队带来的红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