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国企 > 正文

资金放大4倍,歌德盈香联手信托“炒茅台”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1-10-17 14:50:30

资金放大4倍,歌德盈香联手信托“炒茅台”


随着近几年白酒行业持续火热,飞天茅台的金融产品属性愈发明显。而随着金融资金入场“炒茅台”,尤其是加了杠杆的金融资金,对市场的影响更加不容忽视。

2017年,飞天茅台(本文中均指代“53度500ml飞天茅台酒”)市场价刚刚突破1500元,彼时便有业内人士指出,利益驱使下,大量渠道商通过囤货人为制造“稀缺”促使飞天茅台价格上涨。之后几年,白酒行业迎来高景气周期,飞天茅台的市场价格更是以平均每年递增500元的趋势,逐步站稳3000元价格带。

价格飞涨背后,经销商囤酒现象屡禁不止,黄牛炒酒盛况如火如荼,消费者“买酒不喝,喝酒不买”,飞天茅台俨然成为区别于其他白酒之外,同时占据饮用、礼品以及收藏三大市场的硬通货。为打击市场“囤货惜售”“只炒不喝”等现象,近年来茅台针对经销商、黄牛等亦多有举措,但为何飞天茅台的价格仍一路飞涨,居高不下?

10月5日,中国银保监会印发《关于服务煤电行业正常生产和商品市场有序流通 保障经济平稳运行有关事项的通知》,提出要严防银行保险资金影响商品市场正常秩序,其中特别强调了严禁挪用各种贷款包括经营贷、消费贷投机炒作茅台酒等高端消费品。

监管喊话杠杆炒酒,让多年来茅台酒价炒作背后的一股暗流露出了冰山一角。

2000万撬动8000万,飞天茅台成信托实物标的

2020年10月左右,大刘接到了一份信托产品代理邀请。产品发行方是山西信托,名为“品鉴2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投资期限为一年,认购起点是人民币100万元起,预期年化收益率为税后8.2%,委托人投资资金全部用于高档白酒采购。

“其实就是飞天茅台的采购,因为现在市面上,也只有飞天茅台真正具备投资价值。”大刘向AI财经社表示。而依据AI财经社查询到的该产品招募说明书中,大篇幅关于投资标的的分析也确实主要以飞天茅台为例。

最终大刘没有接下该产品的代理邀请,“因为产品风险大。近几年白酒火热,飞天茅台价格疯涨,山西信托显然想通过行情杠杆融资。但山西信托仅作为募集资金的人,最终由谁来采购飞天茅台,且如今市面上飞天茅台假酒横行,这中间便存在巨大造假风险。”

在大刘看来,山西信托此款产品的设计灵感主要源于,中粮信托自2017-2019年连续三年推出的“飞天系列贵州茅台酒投资信托计划”,也是通过信托渠道直接投向实物茅台酒。不同的是,中粮信托还拉来了业内知名酒类流通企业歌德盈香做信用背书。

以“中粮信托·飞天1号茅台酒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为例,该支产品成立于2017年7月6日,总资金规模一个亿。其中歌德盈香作为劣后级投入1000万元现金及货值1000万元的飞天茅台现货,剩余8000万元全部由社会资金募集而成。以2000万元撬动8000万元资金,中粮信托给予投资者6.9%-7.1%的预期年化收益率。

同时为吸引投资者购买信托产品,歌德盈香为投资者提供每年一次以当时市场指导价格(2017年为1299元/瓶,2018-2019年为1499元/瓶)购买飞天茅台的权利;若投资者认购金额超过100万元,则每100万元对应不超过2箱(12瓶)飞天茅台认购权利。据2019年3月清算报告显示,该产品累计投资收益为37.5%,年化收益率达17%。

此后2018-2019年,中粮信托与歌德盈香照葫芦画瓢,接连推出两款同类产品,并调高预期年化收益率至9.8%-10%。基于“飞天1号”产品的高收益率,后两款产品甫一推出便备受市场欢迎,其中“飞天3号”更是自推出之后不到两个月便预约爆满。

10%的高收益,赌茅台酒价只升不降?

有了歌德盈香做信用背书,中粮信托推出的茅台信托产品就一定安全了吗?

歌德盈香成立于2012年,业务包含老酒业务、拍卖业务、金融基金、贸易等多个方面。此前的2007年,歌德盈香成立拍卖公司,并于2010年5月率先开设中国名酒专场拍卖。首次名酒专场拍卖中,歌德盈香就创下单瓶茅台酒拍卖价格超过百万元纪录。

发展至今,歌德盈香已经是国内最大的名酒拍卖公司、国内知名酒业流通企业以及国内规模领先的酒类实物基金管理公司。据中粮信托计划推介书介绍,歌德盈香在高端白酒市场深度调整期间,通过积极的市场并购,目前已拥有茅台酒年度销售配额100吨以上,占据一定比例市场空间。

在某银行从业人士看来,同时拥有多重身份,并深耕酒行业多年的歌德盈香,“对茅台酒多年来的发展,以及市场价格的波动判断再熟悉不过。多年积累的市场操盘能力,再辅以近几年白酒行情整体向好的大势,歌德盈香联手中粮信托一手炮制了炒作茅台老酒的产品——‘茅台信托’。”

不过,“即便歌德盈香作为业内知名白酒流通企业,能一定程度降低以假茅台作为信托标的的风险,但仍然不排除这种可能。”前述银行从业人士向AI财经社表示,“且近10%的年化收益,在信托行业风险极高。”有信托从业人员表示,“目前市面上普遍在售的信托产品收益率在6%-8%,一般定10%收益率的会被业内认为是垃圾产品,基本不予考虑。”

为什么中粮信托敢定10%的年化收益?在业内人士看来,背后还是“囤货炒酒”的逻辑。通过引入社会资金加杠杆,加剧飞天茅台市场供需不平衡,从而炒高酒价稳赚不赔。据中粮信托发布的三支茅台信托产品管理报告显示,飞天2号信托计划持有包括飞天茅台、生肖茅台、茅台年份酒等在内的茅台酒合计44880瓶;飞天3号信托计划合计持有茅台酒45646瓶。亦即截至2019年10月,仅两期信托计划中,中粮信托联手歌德盈香合计囤酒高达9万瓶。

“同时,作为茅台酒厂,显然也有动力’纵容’这类产品的出现。一方面能够炒高价格提升飞天茅台的品牌度,同时还能刺激茅台酒销售。”前述银行业人士表示,“一般情况下,信托产品需要厂家与采购方进行实物交割,若以1499元/瓶价格计算,8000万货款对应着超5万多瓶飞天茅台酒销量;除此之外,投资者还可以通过行权购买茅台酒拉动销量等。”

在业内人士看来,“茅台信托”看似实现了包括茅台厂家、中粮信托、歌德盈香以及投资者在内的多方共赢,但实际背后需建立在飞天茅台酒价只升不降的逻辑上,具有巨大风险。同时,通过加杠杆的方式囤货炒酒,对于市场的影响力远大于一般“职业黄牛”或经销商,为市场带来一系列不良影响。

在茅台价格近年来持续疯涨的繁荣表象下,大量资金流入酒市,各种以茅台为抵押的银行资金亦大行其道。就在去年,贵州大型零售企业贵阳星力百货集团有限公司刚刚以16万余瓶飞天茅台,向银行借贷2.3亿元,平均每瓶茅台酒抵押价值约为1399元,债务期限自2020年3月至2023年3月。

茅台做抵押,其中还曾牵出假茅台骗贷等违法行为。2010年浙江杭州一茅台酒经销商将1400余箱假冒茅台酒,以质押或抵押物形式,向杭州多家银行、单位和个人申请贷款、借款或冲抵债务,涉案金额高达2亿余元。

针对联手中粮信托发行“茅台信托”产品,歌德盈香是否涉嫌变相炒作茅台酒价,以及金融产品可能面临的风险,AI财经社多次询问歌德盈香,未得到对方回复。

新董事长上台,茅台酒价能控住吗?

近年来,飞天茅台的价格一直是社会关注的焦点,而能否真正做到“控价稳市”也成为了贵州茅台掌门人不得不面对的棘手问题。2021年8月30日下午,贵州茅台突发公告换帅,上任仅一年半的高卫东被换下,由此前任职贵州省能源局党组书记、局长的丁雄军调任。

对于高卫东的离开,外界猜测颇多。其中有公开报道援引当地人士的分析称,因为茅台酒的价格问题一直控制不力,“大家意见很大”。

2020年3月,高卫东刚执掌茅台时,飞天茅台的单价大概在2000元左右徘徊。然而自2020年下半年疫情得到逐步控制后,飞天茅台价格一路上涨。至2021年端午节假日前,全国多地飞天茅台单瓶零售价格站上了史无前例的高位——3000元/瓶。

高卫东在位期间频频发力“控价”,但现实情况不容乐观,如“100%拆箱”、经销商集体宣誓等举措皆出自高卫东之手,但黄牛与经销商“囤酒惜售”之举仍普遍存在,甚至还一度出现“53度娃哈哈”之类天价矿泉水指代飞天茅台销售,以规避价格管控等情况。2020年底,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更是点名茅台,呼吁企业、经销商着力解决茅台酒市场囤货捂酒、哄抬价格等突出问题。

监管此次喊话杠杆炒酒,更是揭开了过往游走于企业“控价”举措之外,一股哄抬酒价、融资炒酒的重要力量。

9月24日,贵州茅台原董事长袁仁国以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后的第一个开盘日,丁雄军正式履新。当天下午,贵州茅台2021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上,丁雄军在回答投资者最关心的热点茅台酒价格问题上,强调“着力让茅台酒回归商品属性”。没有如以往掌门人遇到此类问题喜欢将酒价与“大局”挂钩,并强调稳定压倒一切等回复风格,丁雄军的回答让市场顿感茅台有了“破冰之相”。

今年国庆期间,飞天茅台酒价相比此前中秋前后非但未涨且略有下跌。国庆之后,贵州茅台更是再度推出组合拳,取消茅台国际大酒店住宿一晚即可预约平价购酒一瓶的资格,酒店的茅台酒直营店将被撤掉,而在酒店餐厅用餐的客人消费千元以上仍可申请以1499元购买一瓶飞天茅台,但仅供现场饮用,且餐后要回收瓶身和瓶盖。

对此,贵州茅台方面回应称,茅台大酒店制定“订房购酒”政策的初衷,本是为了让更多外来游客到茅台镇旅游的同时,能够买到茅台产品。但长期以来,倒卖茅台酒的“黄牛党”群体利用各种手段订购房间,搅乱电话、网络等预定系统,导致真正入住需求的客人无法预订房间,因此决定取消茅台大酒店“订房购酒”政策。

然而取消“订房购酒”仅仅只针对炒作茅台酒的部分如“黄牛”一类投机分子,针对于市场影响力更大的杠杆及贷款炒酒现象未有触及。对此,白酒行业专家肖竹青更是直言丁雄军上台后多番举措“治标不治本”,“而真正要治本,就是让飞天茅台出厂价大幅提升,从而大大压缩茅台的渠道利润空间,减少投机和炒作的动力。”

丁雄军上台后,关于“茅台提高出厂价”的呼声越来越高,“茅台上调出厂价或许只是时间问题”,酒业分析师蔡学飞向AI财经社表示,“丁董事长上台后,明确表示了要用经济手段来控制茅台酒价格,所谓经济手段,最重要的便是调整价格,通过涨价捋顺价格体系,增强对渠道的控制力,同时加强对飞天茅台整个市场价格监管。今年国庆飞天茅台整体下跌,也说明市场对这个预期是有反应的。至于调价政策什么时候出台,企业还是需要考虑整个市场对于飞天茅台临近春节期间消费的反应,维稳依然是茅台作为行业领袖企业的主旋律。”

从2017年的1500元到如今3000元单价,飞天茅台价格疯涨多次引发舆论关注。而969元/瓶出厂价格与市场价格之间存在的巨大价差也在近几年滋生大量乱象,引得各路寻租者入局。除消费者苦于“只炒不买”、“一瓶难求”外,各方皆在其中自得其乐。“控价”意味着重构利益链条,这也是茅台现任掌门人无法逃避的难题与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