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国企 > 正文

拆解“媛宇宙”:要警惕毒流量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1-10-02 16:27:57

拆解“媛宇宙”:要警惕毒流量



佛媛匿迹不久,互联网又生新名词,曰“病媛”。

近日,报道称,继“佛媛”之后,网上还出现了一批“病媛”——总是在社交平台上,声称自己患甲状腺癌、甲状腺结节、乳腺癌、抑郁症。“病媛”们会先发一些配着自己带妆的精致住院图片的文字,介绍自己患有某种疾病;再过几天又称“已经痊愈”,开始分享自己的术后恢复心得。

精致妆容、安利产品,报道中“病媛”的每一步,都像此前的“佛媛”一样踩在了大众敏感点上。

近年来,“X媛”式名称屡见不鲜,日渐拼凑出了一幅互联网流量经济长卷。在这个过程中,关于“颜值经济”、“穿衣自由”、“媛的污名化”等讨论也不曾停歇。那么到底是什么促成了如今“媛宇宙”的形成,分享、指责和劝导的边界又在哪里?

佛媛匿迹后的报道:是病媛,还是病人?

9月28日晚间,健康时报发布名为《“佛媛”后再现“病媛”:精致住院照,生病不忘化妆》的报道。文章称,网红们“穿着病号服、化着精致妆容”躺在床上,声称自己患有癌症、抑郁症等疾病。有博主在术后分享祛疤等经验,并推荐某品牌的疤痕贴、手术贴和疤痕凝胶。

媒体对该报道的转载 /微博

文末借受访医生指出:“医学是一门神圣的学科,医院是救死扶伤的场所。这些人为了博关注、引流、涨粉、带货,声称自己身患重病,在医院里化妆摆拍,既是对医学、医院的亵渎,更是对承受病痛折磨患者们的不尊重。向消费者或病友们推荐某些未经权威机构认证过的产品,更是涉嫌虚假宣传。”

随后,有多家媒体在微博上转发了该报道,#佛媛后再现病媛#冲上热搜。有人指责虚假人设,也有人批判无良媒体。

网友评论/ 微博

次日上午,报道中所用照片的当事人之一在个人微博发文回应。该博主称,照片系家人拍摄,本意是告诉亲朋好友们手术很顺利。此外,博主否认了化妆和带货,表示发表相关产品的视频是为了与病友分享,且附上了医院报告“自证病情”。

当事人回应 /微博

评论里,该博主表示将会对此事维权,并贴出了报道里其他两名“受害者”的病例。顺着网线查阅,记者发现,除了“产品安利”,被“点名”的博主也会分享术后食谱、饮食习惯等。

当事人言论及术后笔记/ 微博

当部分当事人现身舆论场用病例自证清白,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为“被误伤”的博主叫屈。“媛”字的滥用,再一次引起了公众讨论。

一篇意在纠偏的报道,正朝着始料未及的方向被指责声淹没。

“媛宇宙”的形成:“颜值经济”和“美的自由”?

媒体的纠偏和网友的愤怒,都有其缘由——从拼媛到佛媛,“媛宇宙”的形成已透支了围观者的信任额度。

让我们把时间倒回一年前。2020年10月,《我潜伏上海“名媛”群,做了半个月的名媛观察者》一文横空出世。“上海名媛群”冲上热搜,“6个人拼酒店下午茶”、“40人团外滩景观房”、“一人300拼Gucci二手丝袜”成一时笑料。嘲讽假名媛们拼单耀富的“拼媛”一词就此问世。

但其实在那之前,热衷于晒包晒车晒名表的郭美美等人就已将原本代表学识、家世、相貌的“名媛”一词拉下神坛。名媛成为一个流水线上可以被模仿、被捏造的“符号”,在互联网语境下,它们可以被简化为“有钱”、“有颜”、“有闲”,最后转化为有流量。

仅管这篇关于“名媛群”的文章后来被扒可能是编造的,但凹人设炫富引流的现象客观存在,相关产业链业已成熟。在电商平台上搜索“朋友圈展示页”,就有大把的豪车、精致旅拍照片和手把手教你经营“小开”朋友圈的教程。关于炫富灰产,蓝鲸此前已有文章(《抖音炫富,没有出路》)详述。

“朋友圈展示页”相关商品/ 截图

颜值经济当道,消费主义盛行;虚荣心和窥私欲为各种人设在社交网站上的走红滋生了肥沃土壤。

于是我们看到了雪地里不畏严寒穿着比基尼凹造型的“雪媛”、乔装医生把白大褂穿成开叉裙的“医媛”和穿着低胸吊带披着开衫海青,带着精致妆容跪在蒲团上双手合十的“佛媛”……

此前曾惹争议的照片/ 网络

他们往往在社交网站上通过财富的露出、身材的展示快速走红,又在谴责、审视中快速销声匿迹。据塔门报道,这类名媛在积累到一定粉丝后,通常会进行有针对性的直播、或者卖同款衣服赚钱,受众群体一般是 00、05 后年轻女性,和短视频中下沉到三四线城市的男性。

假人设换来的往往是真生意。但与此同时,“媛”字也不可以避免地蒙上贬义色彩,误伤了许多人。

必须正视的是,“媛”的滥用助长了这一名词的污名化,损害了无辜女性群体的权益。但“媛宇宙”的形成本质上并非单纯的性别冲突,而是流量逻辑下人设迭代的缩影。

人民网在评价“病媛”现象时指出,“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无论什么媛,都应该遵守法律,尊重公序良俗,都应该葆有基本的是非底线。如果为了在平台上走红而剑走偏锋,这样的流量是毒流量,这样的人越红就越有危害。

围观者或许会为了姣好的容貌身材而驻足,因为他人的富贵悠闲而艳羡。但消费主义和颜值经济终归只是互联网的一个面向,不代表单一审美,也没有必要将其无限妖魔化。

因此,我们需要警惕的是虚假人设,是借机营销,是长歪了心思的敛财行为;而不是对相近的因素进行无差别扫射和标签式归类。人人都有追求美和欣赏美的自由,也有分享生活、展现自我的自由。

只是自由的边界何在,指责的尺度如何衡量。或许正是整个社会正在合力探讨、摸索的事情。